乐观悲观争论无意义,人工智能需要的是发展模式思考

2017-12-07 10:37:56编辑:冀凯 关键字:人工智能

最近,在乌镇惹足眼球的互联网大会除了大佬聚餐吃什么的花边新闻,关于人工智能的一系列“谈话”又成了舆论关注重点。

库克、马云等大佬都直白地表达出对人工智能的乐观态度。库克表示,并不担心机器人会像人一样思考,却担心人像机器一样思考,马云则认为“人类有灵魂、有信仰、要自信可以控制机器”。

事实上,老生常谈的乐观与悲观只是表象,多年争论、怀疑的背后,本质上是人工智能的两种发展路线之争:以Google、特斯拉为代表的“替代”阵营,他们推出的技术大都都是用AI去模仿人最终替代人;以苹果、阿里为代表的“协作”阵营,他们的技术侧重于让机器做人做不了的事,形成人与机器的“协作”关系。

看似都在人工智能的统一旗帜之下,发展路线却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派别。

Google、特斯拉,极客理工男的“替代”关键词

极客们大多都对技术有着疯狂的执着,用它来形容“替代”阵营中的领头羊Google和特斯拉再好不过。

挑起这一波很可能持续一个年代的人工智能风潮的AlphaGo,从1.0到2.0到Zero不断爆发式进化,到Zero已经可以通过左右互搏而非吃棋谱成长,并以100:0碾压上一代。

如此创新、如此极致,很符合极客定位。但无论如何,Google打磨的AlphaGo也只是在“替代”人进行“下围棋”这个活动。

Google另外一个举世瞩目的人工智能项目当然是自动驾驶技术。谷歌旗下的自动驾驶项目——Waymo日前测试里程又创下了新的记录,其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里程已超过400万英里(640万公里),这个里程普通美国人要开300年。在这之前,Waymo已经在虚拟系统中模拟行驶了25亿英里。

不止于此,这400万公里也分段体现了极客对技术追求的进化,每个100万公里,达成速度是递增的,分别是18个月、14个月、8个月、8个月。

Waymo说,公众很快就能用它的无人驾驶服务上班、上学、购物或去更多的地方。这句颇有些得意的话也反映一个现实:再厉害的自动驾驶,其AI技术所做的,也只是在模仿人的行为,“替代”人类司机开车。除了Google之外,还有更多从事无人驾驶的企业,产品思维莫不如是,用激进的方式去推动技术的发展。

比如马斯克,一边大放厥词要警惕人工智能,一边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方面层层加码,先是与Mobileye合作,出了几起车祸后移情Nvida,装配Drive PX2,后来Nvida在AI浪潮下春风得意股价暴涨,不愿意受制于人的特斯拉又在最近爆出要联合Nvida老对头AMD自主开发自动驾驶芯片。

显然,悲观的马斯克先生,在用人工智能替代人更好地驾驶这件事上比别人还要更上心。

离开自动驾驶,还有更多以“替代”为主题的技术:AI翻译替代人工翻译,AI助手替代手动操作,AI算法推荐替代人工推荐……不只是Google翻译、Google助手,在模仿人类思维、替代人类执行这条路上,聚集了大量的AI“极客”。

阿里、苹果,情怀文科男的“协作”世界观

都说苹果的AI发展有点落伍,不过,其一鸣惊人的ARKit却带有极强的深度学习烙印,为ARKit提供动力的主要技术SLAM(通俗地讲就是把摄像头放置入陌生环境,机器能够马上识别环境概况并模拟,从而决定AR如何成像)是典型的人工智能产物。

ARKit所做的,显然不是人能够完成的事,也不是在替代人的行为。另一个持乐观态度的公司阿里也是如此,ET城市大脑、ET工业大脑都是以“协作”为为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理念基础,其成果都体现人与机器的合作而不是替代。

大概是因为老板马云的武侠情怀,阿里这种“协作”体现出某种文科男的情怀气质,用协作而非狂热的技术“替代”来实现人工智能改造世界的梦想。

本次互联网大会,阿里云ET大脑不出意外地从来自中国、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瑞典、爱尔兰、芬兰、韩国等国家和地区近千项互联网领域创新成果中露出,获得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奖,成为那1/14,同等地位的还有颠覆传统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华为/高通5G成果、神威太湖超级计算机应用成果等划时代项目。

其实说来说去,这个玄乎的、创新地位颇高阿里云ET大脑本质上是一个协作式人工智能项目,是让机器去做人做不了的事情,更像一个人类合作伙伴而存在。

例如,ET大脑中的城市大脑做的就是原来仅靠人脑难以做到的实时交通路线规划问题,将道路监控、红绿灯等设施每天产生的海量数据统筹协同,计算出实时的交通优化方案,智能调节红绿灯,在萧山试点中,该技术让道路车辆通行速度平均提升了3%至5%,部分路段提升11%。

除了针对拥堵的智能红绿灯日常调节,在一些特殊的、对交通时效要求极高的场景,城市大脑的“协作”价值更为凸显。例如在获奖成果阐述过程中,CEO张勇现场展示了正在萧山发生的真实场景,ET城市大脑自动调配红绿灯为患者开出一条“绿色生命线”,让120到达现场的时间缩短一半。对于危重病患来说,这一半的时间可能不能简单用经济价值来衡量。

除了城市大脑,ET大脑还有另外一个脑子——工业大脑,其模式类似,运用数据驱动来提高企业运作效能,做人做不了事。例如在全球最大的光伏切片企业协鑫光伏案例中,ET工业大脑为其提升超过1%的良品率,在这光伏切片领域已经十分可观,带来的经济效益超亿元;在中国最大的轮胎生产企业中策橡胶案例中,使用ET工业大脑让良品率最高提升了5%。

区别于“替代”的极客思维,阿里云ET大脑这些表面的“成绩”,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只有AI、云计算、大数据能力与垂直领域知识结合,依托多维感知、全局洞察、实时决策、持续进化才能实现的复杂局面下快速最优决策,靠人类自身来做有点天方夜谭,唯一只有依托于智能机器的协作。毕竟,下棋、驾驶、翻译、内容推荐这些东西,没有机器,人同样可以干得不错。

正因为如此,带有某些理想主义色彩的阿里云ET大脑专挑那些人类无法完成的复杂全局问题,例如城市治理、工业制造、社会安全、医疗健康、环保、金融、航空、物流等垂直领域,对外宣称要寻找最优解决方案,要让个人、企业、城市共享技术红利。

由此,以Google、特斯拉为主的“替代”派,和以阿里、苹果为主的“协作”派,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人工智能发展路线。

人工智能悲观乐观之争,不如说是替代与协作之争

过去几十年,人工智能的发展形势一阵阵的并不明朗,乐观也好悲观也罢,做做谈资也没什么。

如今,数据、计算力、算法三大人工智能要素的充足度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人工智能的发展大势已经不可避免,所谓乐观悲观都只是在揣测,在不可改变技术革命面前,把讨论焦点转移到“如何让人工智能最终走向乐观”显得更有价值。

1、强弱之争错了,AI威胁与强弱无关

在人工智能威胁论调中,不少人认为在弱人工智能阶段(按设定逻辑推理、解决问题,但没有自主意识),我们要持乐观态度,只有在强人工智能或超人工智能阶段(智能自主解决问题,具备自主意识,甚至超越人类),我们才要持悲观态度。

其实,AI是否威胁,不在于其发展到哪个阶段、是否形成了对抗人的能力,而在于其和人类已有的秩序是否冲突。

就算是弱人工智能,有冲突存在也算是一种客观威胁,比如2013年牛津大学马丁学院的 Michael Osborne 和 Carl Frey发表了一篇题为《未来职业:工作有多容易被机器取代?》的论文列举了数十个领域上千份可能会被取代的工作,几乎整个社会都会被替代,这种社会结构的剧烈变革、对大多数阶层的冲击,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十足的威胁。

因此,也许我们更该聚焦于如何避免冲突的讨论上。对于“替代”阵营来说,一味地模仿人类行为、代替人类操作的技术极客之旅中,也必须配套思考如何让这种“替代”不产生冲突。

例如,特斯拉发布了无人驾驶卡车,Uber马上推出Uber Freight,配合无人驾驶卡车,可以实现简单、冗长的长途运输过程由无人驾驶完成,上路、下路的精细化运输过程则由目前的卡车司机完成,使得原本的“替代”式人工智能并不会产生冲突。替代式人工智能还需要更多这种“配套”技术与创新。

2、控制/失控之争错了,控制既无必要也无可能

相应的,在强人工智能或超人工智能阶段,人工智能威胁论无非认为人类会失去对人工智能的控制从而造成社会风险。这种想法从一开始就假定人和人工智能之间是冲突的、不相容的。

而既然威胁论本身就带有科幻色彩,不如就用科幻的逻辑来揣测人工智能。就像人寻找上帝是为了找寻自己的意义一样,倘若人工智能真的想要威胁,其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确认和证明自己的存在。因为一开始就被设置在与人协作、各自分工的位置上被尊重,而不是与人争利的冲突地位,就算有一天苹果ARKit、阿里云ET大脑变成了有自主意识的强人工智能,它们也没有任何理由要来挟制人类。人类依赖人工智能带来的交通疏导、产业运营效率提升,AI的存在自有意义,不需要再通过威胁的方式获得意义。

也即,在阿里云ET大脑这样的项目上,机器有智能,人类有智慧,机器做了人做不了的事情,没有冲突也就不会有威胁。只有那些本身就没有把AI放在平等的位置上,以统治阶级控制平民的思路来谈AI的人,才会感受到切实的威胁。

技术极客的“替代”思维很容易陷入AI和人类文明的冲突的境地,它们往往强调从对算法的绝对把握中获得安全感。在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的时候,这种控制还行得通,而引用自然科学中的名言:More is different(也是P W Anderson1972年发表于Science的论文标题),当人工智能普遍采用的、看似简单的神经网络模型的层数变多之后,例如10*10的神经网络就可以复杂到没人可以完全理解其深度学习过程,最终的人工智能必定是无法预知的。

所以,要让AI的未来走入乐观,首先要抛弃的恰恰就是那些对如何控制人工智进行各种研究的行为(它本身也不会成功),专注用协作、伙伴等平等态度来发展人工智能。

3、AI商业化没有优劣,只有短期长期之分

毫无疑问,直接对传统的、人所能做的事的进行替代,大都带有颠覆色彩,具有很强的震撼效果,容易博得市场价值。例如,富士康在位于昆山的工厂开始裁员接近6万人,将由超4万台人工智能机器人取代人力,未来富士康宣布将引进一百万台机器人,代替大陆雇佣的一百万工人,这种人工智能的变现十分可观又立等可取。

因此,尽管我们认为协作式人工智能更能契合“乐观未来”,但像阿里ET这种项目在变现的速度上仍然不及替代式人工智能(工业大脑会比城市大脑好些,但短期内也比不上大规模人力替代来得震撼)。

不过,既然这里讲的是未来,从更长远的角度,只是对人工的替代,本质上对社会财富的增长只是“量”的改变,那些人不能从事的领域还是空白。而协作式人工智能帮助解决人解决不了的难题,看似商业化慢热,最终解决的是人与AI分工共存的根本问题,对社会财富的增长将是“质”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商业价值也将会是自然而然的事。

例如,阿里云ET工业大脑目前已经同协鑫光伏、天合光能、固德威、中策橡胶等制造业大户合作,随着在工业领域的渗透,最终改变的可能是整个工业生产运营;城市大脑在短期体现的是交通疏导,未来可能让喊了几十年的智慧城市不再是一句空话。作为建设者,阿里云的商业化获益肯定不会比生产线机器人、交警机器人这些同领域的替代式人工智能少。

总之,就像马云在大会上说未来30年互联网将变得无处不在一样,作为互联网的下一代,人工智能的未来也必将成为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协作式人工智能的发展路线似乎更能让人工智能有个乐观的未来,但更需要企业有长远的眼光。

【钛媒体作者: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

关键字:人工智能

来源: 钛媒体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qrs/article_2017120741916.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投资者结构更新
下一篇:全球封测业三大阵营已定 国内企业如何“内外兼修”?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人工智能会替代多少人力劳动?

一双眼睛的局部细节图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小慧对着放大的眼睛,一步步地做好标记点。 一眼望过去,一排排的电脑屏幕上,都是类似的画面。也许是因为窗帘的遮光效果太好,略显昏暗的办公环境加上电脑屏幕上被放大的各种物体细节,颇为惊悚。 在某人工智能研究院看到这一幕,不觉惊叹即使是头部的AI创业公司,最关键的一环依然是从数据标注员开始的。 而这是一群被称作第一批被AI累死的人。 AI的老师:画框的这些人伴随着AI兴起的最关键的技术莫过于深度学习,作为深度学习的基础,神经网络是一种以输入为导向的算法,其结果的准确性取决于接近“无穷”量级的数据。 所以摒除那些复杂的中间环节,深度学习最关键的就是需要
发表于 2018-07-20 19:27:04

机器人进入安防市场,底气何在?

从1920年捷克作家雷尔·恰佩克的科幻小说《罗萨姆的机器人万能公司》中的"robot"一词开始,机器人就从单纯的文字变成了现实。 在现实生活中,以服务机器人为代表的机器人穿梭在人类世界的各个角落里,逐渐成为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但也正因为诞生于科幻小说之中,人们对机器人一直充满着幻想,从工业机器人到扫地机器人,再到教育机器人和快递机器人,人类的双手正在扶持一个新行业的诞生——安防机器人。 从安防机器人谈起安防机器人又称安保机器人,是机器人行业的一个细分领域之一。 和其它服务机器人类似,安防机器人内置摄像头,GPS技术,机器视觉和语音交互等人工智能技术。但光从称呼出发,我们就能了解安防机器人
发表于 2018-07-20 19:25:44

AI不稳定,就业有风险,所以要招本科生?

上个礼拜,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主办了国内首届人工智能本科专业研讨会。会上清华大学、南京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国内26所大学共同发布了《关于设置人工智能专业建议书》,呼吁尽快设置本科人工智能专业。 毫无疑问,这个高考季当中,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伴随着知名高校的呼吁,我们还可以看到各个名牌大学的人工智能学院、人工智能研究院如雨后春笋一样成长起来。中国科学院、南京大学、清华大学,都已经在一年内成立了类似研究机构。 而政策层面,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建设人工智能学科。人工智能要发展,需要人才和学术建设应该是毫无争议的问题。  但关于人工智能是不是要在今天就成为本科专业
发表于 2018-07-20 19:22:43
AI不稳定,就业有风险,所以要招本科生?

人工智能会导致经济危机?

理论上来说,人工智能的普及,会带给整个人类社会极大的冲击,包括但不限于会有大量人失业,并由此引发经济危机。 伴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从怎样克服物资不足,正逐渐转变成如何合理分配我们生产出来丰富物资。如果人类可以处理好这个问题,那么人类就有可能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整个社会按需分配,人们不再需要争夺资源,因为资源过剩。但是,如果人工智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整个人类社会陷入一场浩劫,一场巨大的动荡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不管人类最后怎么处理人工智能带来的生产力飞跃,现有的经济运行模式一定会出问题。在人工智能普及的过程中,或者初步完成普及之后必然会出现一个极其容易出现经济危机的阶段——生产过剩/产能过剩
发表于 2018-07-20 19:22:09

为什么说人工智能普及会造成经济危机?

理论上来说,人工智能的普及,会带给整个人类社会极大的冲击,包括但不限于会有大量人失业,并由此引发经济危机。 伴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从怎样克服物资不足,正逐渐转变成如何合理分配我们生产出来丰富物资。如果人类可以处理好这个问题,那么人类就有可能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整个社会按需分配,人们不再需要争夺资源,因为资源过剩。但是,如果人工智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整个人类社会陷入一场浩劫,一场巨大的动荡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不管人类最后怎么处理人工智能带来的生产力飞跃,现有的经济运行模式一定会出问题。在人工智能普及的过程中,或者初步完成普及之后必然会出现一个极其容易出现经济危机的阶段——生产过剩/产能过剩
发表于 2018-07-20 19:20:27

服务机器人如何在风口到来前活下去?

两大方向就是,消费级机器人、机器视觉与机械臂的结合应用。”国富投资副总裁苏亮在公开场合给出了自己作为投资人的视角。 终于,人类还是一步一步迈入科幻电影里的世界了。 然而,尽管人工智能大热、服务机器人雨后春笋般冒出,产品与人类的需求“不匹配”却是当下不争的事实。 中国消费级机器人市场发展的困境在哪里? 用户信心和体验被“投机者”伤害2017年,与其说消费级机器人的困境在于整个市场没有被完全培育起来,不如说是C端市场用户对服务机器人的认知不准确,以至于对现有机器人产品还存有盲目否定的情况。那么2018年,经过了一年的市场熏陶,已经有众多消费者对机器人的态度有所转变。 年初,汉威士集团
发表于 2018-07-20 19:05:00
服务机器人如何在风口到来前活下去?

小广播

何立民专栏

单片机及嵌入式宝典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20余年来致力于单片机与嵌入式系统推广工作。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