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创业后他成了华为客户,用上了自己当初研发的芯片

2017-12-21 11:05:48来源: 上观新闻 关键字:盯盯拍  华为
“双11”过后不久,走进位于深圳南山科技园一幢大厦内的盯盯拍办公室,“大战”的硝烟仍未散去——随处可见写有“最强一战”的火红色标语:“战斗来袭,拼搏到底!”“双十一带着奖金来战啦!”

这是创业后,罗勇的第三个“双11”,成绩喜人,公司勇夺行车记录仪品类的全网销量亚军,全平台销售总额突破2500万元。

那天,公司长桌上堆满了咖啡、红牛、可乐和各色零食,39分10秒过后,销售额突破500万元,包括罗勇在内的公司高层,开始为奋战正酣的员工们下起了“红包雨”。

“从华为出来之后,成为团队的头狼,才更加理解任老板当初说的话,才明白他的意图。”华为10年,罗勇坦言,虽然每每听到任正非的发言,总是心潮澎湃,深受鼓舞,却“不懂”:“毕竟我是做技术的,那时还不能宏观理解公司的发展,为什么这样说?为什么这样决策?现在就不一样了。”



罗勇(后排右七)与公司员工在“双11”时的合影。

见证“海思”世界领先

2003年,研究生毕业的罗勇迎来了自己第一份工作,他第二次与华为签订了合同。

这并不是笔误。2001年本科毕业时,恰逢电信行业扩张期,学习电路系统的他想要找到一份工作,并非难事。当别家公司普遍开出的月薪都是三、四千元时,华为给出的是五、六千的优厚待遇。“这公司比较‘壕’!”冲着高薪,罗勇与华为签了合同,得到了一个全球技术服务的岗位。

但全球技术服务是个啥?罗勇心里却没个概念:“不知道要干啥。没感觉。”思来想去,他选择放弃工作,继续读研,直到研究生读完,他才与华为再续前缘,这次,他进入了华为的基础业务部。

对华为或半导体行业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名字——“海思”,这家成立于2004年10月的半导体公司,多年来集中在芯片领域的研发,并借着智能手机的东风走进大众视野,不仅生产手机处理器,还有光网络、无线芯片、视频编解码芯片等产品,既用于华为内部产品,也用于外销,市场占有率很可观。海思的前身,正是罗勇所在的部门。

那时,罗勇被分进多媒体产品线,这里不做通讯相关的产品,而是主要研制视频编辑芯片,这是用于机顶盒、电视机的芯片。刚毕业的他,也成了这个被称为“小海思”、起初仅有5个人的部门的“元老”。

“刚开始只能根据别人的芯片模仿,还要打市场,琢磨怎么控制成本、提升效率。”罗勇回忆,“万事开头难”,启动阶段的布局是最困难的,基本的业务和模块都要具备,只能边建团队边进行技术开发:“每个周末都要加班,几乎每天晚上也要加班到9点以后。”

“做芯片比做产品更难。”但在团队年复一年的艰苦奋斗中,罗勇参与并见证了“海思”从最开始的模仿者,实现了自主创新,成为了行业的领跑者。

这期间,他曾主导完成了芯片中负责进行视频处理的图形子系统,还主导了IP摄像机芯片的立项,到现在,第一款芯片已累计售出超过3亿颗。

这些经历,都为他日后的创业埋下了伏笔。



罗勇在2017云栖大会介绍自己的产品。

创业后,用上自己当初开发的芯片

从事研发工作6年后,罗勇转任营销工程部高级营销经理,从事市场工作。

在全球奔走的过程中,他发现了物联网芯片的广阔市场,想要通过app、手机与可连接的相机,改变传统行业的生态,行车记录仪成为“落脚点”。

“大家都知道安装行车记录仪可以用来防‘碰瓷’,保障行车安全,但身边没有任何人装过,或是打算安装一台。”选择这个行业,是因为罗勇发现原有行车记录仪的使用体验并不令人满意,只能录视频,但自带的低分辨率小屏幕却没法看清楚,也很难导出内容,更没法分享。“如果不遇到碰瓷基本上就是一个摆设,可能在挡风玻璃上一挂就是几年,坏了都不知道。”

这使他联想到,自己参与开发的IP摄像机,整体上也正从工业相机向消费级相机过渡,“如果将两者合二为一,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联合另外7位华为老员工,罗勇的创业公司很快就开张了,他们推出的行车记录仪所使用的芯片,正来自华为“海思”,当初罗勇开发的芯片,则是它的前身。

原先他从芯片开发者的视角揣摩客户的想法,如今则站到了另外一侧,作为客户使用芯片,有时还会把建议反馈给海思:“相当于现在是在帮他们探路。”

有了核心技术,似乎就是有了基石,在罗勇看来,后面的一切也应当水到渠成。公司成立之初,配备了硬件工程师、软件工程师、App工程师、产品规划,却没有结构工程师。他曾觉得,盯盯拍的当务之急是只做一款产品,请朋友帮帮忙足矣,暂时还不必专门招聘全职的结构工程师。这一决策,直接导致了产品在设计和生产上的严重滞期,直到一年半后,他们的第一款产品才姗姗来迟。同样地,由于坚信“酒香不怕巷子深”,公司甚至没有安排销售,而将销售任务全都交给了代理商,导致前两年的销售状况并不理想。“后来我才意识到,一个企业如果没有销售,就不叫一个商业组织。”

虽然嘴上不说,但华为人锲而不舍,不惜一切代价“攻山头”的精神,在罗勇身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他将解决困难比喻为“解方程”:“题做不出来,焦虑有什么用?要多打草稿才行。”

创业路上一次次碰钉子,但在他看来,创业却一直是种享受:“都说创业苦,但我觉得,创业是个很‘high’的过程,如果觉得苦,索性就不要创业了。”他说,创业是“从0到1”孵化一个生命体,即便受挫折,也是成长必须的:“每天我都在学习,认知在不断升级。创业重要的是有远见,我相信自己做的东西可以成功。”

前不久,一段视频登上了人民日报的微博:一位老人载着老伴骑三轮车过马路,突然无力蹬车停在了马路中央,一位车主见状,立即下车推着三轮车帮老人过了马路。

微博下方,网友纷纷为车主点赞,罗勇也转发了,因为这条视频就出自盯盯拍的行车记录仪,这一场景正是他创业之初所期望的——让行车记录仪成为人眼在车上的延伸,随时发现生活中的美好。



离开后更爱读任正非的文章

距离罗勇办公室所在的大楼不足百米,是腾讯刚刚投入使用的全球新总部滨海大厦,同样作为深圳的代表性企业,华为与腾讯,一个深耕苦干、专注质量,一个则锐意创新、立足前沿。

或许近朱者赤,除了华为的基因,盯盯拍的血液里,还多了一点活力。公司100多名员工里,多数都是“90后”,1979年出生的罗勇,已是公司里的老大哥。而华为出身的员工,则有20多位。

“我们现在的企业文化,和华为有很多一样,又有很多不一样。”

“一样”的是对品质孜孜不倦的严苛追求。罗勇微信朋友圈的个人介绍中,只写了两个词,“专业”与“专注”,他说,华为严谨的态度、开发和经营管理的制度,都是他创业至今企业的立身之本:“这可以保证我们做事是规范、高效的,是‘靠谱’的。”

另一方面,随着“80后”、“90后”逐渐成长为消费的主力军,他们的消费习惯,也影响着公司的战略规划。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青睐能满足个性化需求的产品,延续着“以客户为中心”的传统,罗勇在公司中投入了大量研发人员,目前公司的研发人员在全球该行业公司中是最多的,诞生出不少富有创意的好点子。

同时,以“90后”员工为核心的盯盯拍,则因年轻文化而多了一些感召力和品牌张力,公司内部氛围也轻松活跃。“这两者不冲突。我们做品牌,和华为是不一样的,华为是修信息高速公路,我们则是在做细分领域。”时至今日,罗勇仍把华为的那段经历视作人生最宝贵的财富,站在了企业经营者的角度,他才能理解,自己当初看的任正非的文章,究竟有何深意,现在这些文章他反倒更爱读了。



“双11”期间,公司内部的场景。

“明年的‘双11’,我们希望冲到第一,还是有机会的。现在我们是第二,360是第一。”

采访期间,罗勇接了一通电话,不经意间说起了自己的雄心壮志。华为离职后,还能迅速成为行业领先者的并不多,今年公司的销售额已超过1亿元,基本每年都能实现翻番。处于快速增长期,罗勇觉得公司还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却不希望太高调。

“先做事,再说话。像埃隆·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那样,领先别的公司3年,他可以提前讲,但当你仅仅领先半年的时候,不能提前1年说大话。

关键字:盯盯拍  华为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qcdz/article_2017122120910.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特斯拉决定要自行研发智能芯片,理由为何?
下一篇:蔚来李斌:汽车行业犯了四宗罪,未来汽车的关键词是“智能电动车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全部
盯盯拍
华为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