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华人电动车企投资者的逻辑

2012-07-20 16:07:48来源: 经济观察报

  美国时间7月6日,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参加了其职业生涯中第一个私人公司的产品推广活动——密西西比州一款电动车的下线仪式。在为解决密西西比州就业而达成协议的民主党、共和党两党前主席的共同簇拥下,克林顿发表了“如果我们不创立这个企业,那肯定是个错误”的演讲,其中,“与中国分享未来”被一再强调。

  由克林顿引领下线的电动车叫“MyCar”,后者的创意诞生在香港理工大学,生产公司为GTA(GreenTech Automotive),创始人之一是美籍华人王晓麟。三年时间内,两个中国因素在高效的商业资本模式和全球技术整合两支催化剂下,诞生出美国本土第一款低速电动车。

  2009年,因为对美国混合动力汽车公司(HKAC)的归属权问题产生分歧,曾合作造车的王晓麟与仰融在美国对簿公堂,官司打得热火朝天之时,私人资本进入新能源汽车的创业路径也开始在美国启蒙。到MyCar下线时,奥巴马政府“2015年100万辆电动车上路”的目标计划已在全美掀起节能环保车的热潮。

  “一个好的技术、一个聪明的商业模式”,王晓麟的合作伙伴——美国民主党前主席、现任GTA公司董事长泰瑞·马可利夫(Terry McAuliffe)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再三强调。即使对于这位14岁便开始创业的美国政商两界的传奇领袖而言,GTA在其投资过的30家公司中也是最富有挑战性的。

  从被大汽车公司忽略的低速电动车入手、通过收购和外包完成整车的研发生产、利用4500万美元的投资移民项目融资撬动9亿多美元的股权投资,最终在没有一分钱负债的情况下完成整个电动车项目,这是GTA的创业融资思路。

  而在“一个美国公司要成功,必须在中国有业务”的共识下,中国市场的开拓将成为GTA的下一个尝试。亲自签下GTA鄂尔多斯合资公司协议的泰瑞·马可利夫表示,接下来,“如何形成对中美都有利的双赢商业模式,将是通过这家合资公司要进行探索的。”

技术模式:并购与外包

  2009年7月,在以和解方式结束与仰融的复杂诉讼后,王晓麟将HKAC公司并入他和泰瑞·马可立夫合伙创立的GTA汽车公司。泰瑞·马可立夫担任董事长,而他担任总裁兼CEO。高管团队中,仅有他和负责财务的执行副总裁唐轶为中国人。

  当年9月,GTA宣布在密西西比州图尼卡(Tunica)郡建立一个全新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借此平台,王晓麟开始实践他的全新造车理论:低成本技术整合,而实现途径就是收购和外包。

  Mycar的创意诞生在2002年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次设计作业项目中。后经香港理工大学引入合作伙伴成立了电动车公司EuAuto进行运作。2010年5月,GTA宣布并购EuAuto,并开始对Mycar进行重新设计。

  “Mycar走的是技术整合的路线”,王晓麟表示。这款微型电动车的设计公司横跨欧美,除了来自乔治·亚罗的原型外观设计外,底盘和车身模块化设计来自美国顶级跑车公司潘诺驰(Panoz);电子系统设计由阿斯顿·马丁的设计者摩提沃公司操刀;电池控制系统则使用了美国的BMS设计公司佛拉科施(Flux Power)的技术;最后的整车优化则交由英国莲花汽车公司完成。

  在通过欧美关于低速电动车的上市认证标准后,Mycar在去年11月正式投产。从建立工厂到第一款电动车产品下线,GTA只用了两年多时间。

  在技术路线上,Mycar选择了主流汽车厂商不愿投资但市场空白的低速电动车领域。“在低速电动车行业,GTA是第一家实现量产的公司”,泰瑞·马可立夫相信,这将为GTA的新能源汽车事业开一个好头。

  据GTA产品开发总监史蒂夫·伍立(Steven Woolley)介绍,Mycar最高时速80公里,使用的是8千瓦的电机,如果换成15千瓦的电机,则可以达到100公里时速。明年年底,升级为全速电动车的Mycar第二代产品也将正式推出。

  在冲、焊、涂三大工艺环节全部外包后,投产Mycar的霍恩湖(Horn Lake)工厂仅引入了一条总装线。实际上,连该工厂都来自对当地一家电梯公司的收购和改造。而无论在人工成本还是从工会力量上,与拥有制造业传统的北部工会州相比,密西西比都是一个低成本洼地。

  这使得Mycar的价格优势凸显,与售价在4万美元以上的TESLA高档电动跑车相比,Mycar仅售1.8万美元,同时还可以享受美国每款车1500美元的优惠。这意味着只要卖出3000辆,该电动车项目即可达到盈亏平衡点。

  此外,由于销售对象主要锁定公司客户,Mycar甚至省了网络渠道的建设费用;订单式生产的经营模式则再度将Mycar的盈利风险降低。依靠来自丹麦和多米诺披萨店的订单,霍恩湖工厂今年的5000辆产能已经全部售罄。

  让王晓麟感到惊喜的是,在7月6日举行产品下线和销售仪式当天,Mycar就收到了数千辆的订单,其中包括感兴趣的私人用户订单2000辆。回到华盛顿的王晓麟在之后的一周内连续与四个国家的总经销商签署了销售合同,分别在中东、北美和欧洲,算下来,明年产能的一大半也已经销售出去了。

  根据规划,明年霍恩湖工厂的产能将达到15000辆,同时在图尼卡将增加第二条生产线,后年总产能会达到3万辆。

  Mycar 并不是GTA仅有的收购内容,在亚特兰大,GTA与世界上著名的低产量手工超级跑车制造商帕诺兹(Panoz)汽车公司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并收购了其旗下两款跑车——最新发布的限量版跑车Abruzzi和美式性能跑车PanozEsperante作为GTA的产品储备。此外,在弗吉尼亚的混合动力发动机工厂也在筹划中,它将成为GTA旗下技术含量最高的板块。

  在密西西比落定后,王晓麟规划的新能源汽车业蓝图也初现雏形:三家上市公司和一个金融公司。“第一步是要把密西西比的电动车公司做好走稳;第二步,是将中国的合资企业做好;第三,将美国的核心零部件源源不断地供应到中国。”

资本杠杆:从4500万到9个亿

  在王晓麟构建的商业模型中,“没有一分钱负债”是首要原则。他声称,“作为一名投身汽车制造业的金融界人士,我一开始就为公司制定了一个保守的金融结构:在公司投产销售之前,绝不负债”。

  尽管GTA摈弃了风投、银行借款、政府救助等融资路径,但王晓麟清楚,投资界的趋利性本能是根深蒂固的。“当我和泰瑞把自己的钱拿出来一部分进行投资,并找到PE进行融资时,他会问,你的其他融资渠道是什么?虽然泰瑞是亿万富翁,但如果只有自己投资,风险还是很大的,有其他人投资才能证明你的项目是被认同的。”

  在泰瑞看来,GTA成功融资的关键在于采用了一个非常聪明的商业计划——即用投资移民计划EB-5作为撬动更多资本杠杆的支点。

  王晓麟两年前回国做第一起EB-5项目时,曾向美国移民局申请了100个指标,但当做到60个时,王晓麟已经向其他投资人展现了他通过EB-5进行融资的能力。JPmorgen的财务报表显示,GTA在两个月内有3000万美元流入,且融资成本很低,因为“投资人在意的是拿到绿卡,而不是投资回报率”。

  随后,通过两期共90个EB-5移民指标、4500万美元融资额的四两拨千斤之力,GTA从私人和基金投资者手中融到9亿多美元。

  “我们没有向任何人借钱,也没有向联邦政府伸手,所有资金需求完全是通过私人投资、基金投资等股权投资的方式来解决的。而EB-5在整个项目总投资中也只占5%左右,并不是主要融资渠道。”王晓麟说。

  不过如果没有另一个股权转换的环节,即EB-5的退出机制,这个商业计划并不算完整。根据规划,在GTA上市后,EB-5投资者将直接变身为GTA的股东。

  “按照美国移民局的限制,只要拿到了永久绿卡,他们手中的股票就可以抛了。”目前,GTA已经在做上市前的准备,预计下个月投行和会计师开始入场,在明年上半年将完成上市。

  王晓麟的EB-5项目由其合作伙伴——作为GTA融资平台的美国海湾基金全权打理。为了满足上市公司的负债结构需求,今年3月,海湾基金总裁Tony Rodham和王晓麟一起来到北京,启动了第三批50个EB-5共计2500万美元的低成本发债计划。

  如果说EB-5撬动了GTA的股东资本,那么接下来,通过资产证券化手法展开的电池租赁业务,则是GTA的流动资金来源。

  电池是电动车中最大的成本单元和风险变数。为此,在华尔街做资本证券化律师出身的王晓麟设计了一套电池租赁模式,具体思路是:出售一辆裸车的同时,附带出售5到10年的电池租赁,电池租赁的费用可以稍低于每个月的油费。

  “一年几万个这样的电池租赁合同,可以打包形成一个资产值,我们把它卖给一家银行,银行又把这个资产值打包通过债券发行到资本市场,而我只需要45天的周转期,就可以一次性把未来8到10年的电池租赁费拿回来了。”这是王晓麟所熟稔的“租赁合同证券化”操作模式,也是他的另一个资金增长点。

  王晓麟称,为了电池租赁业务的展开,GTA下一步将进入电池管理技术领域,投资电池厂。

商业政治平衡术

  与每个资本故事一样,王晓麟的电动车资本骨牌之所以能顺利推动, 商业政治机缘及强大的人脉资源都不可忽视。与仰融在其洛杉矶的会客室内挂上多张和基辛格的合影一样,王晓麟的造车梦同样需要仰仗美国当地的政治及商业力量。而泰瑞·马可利夫就是这家公司最重要的无形资产。

  王晓麟与泰瑞·马可利夫在2006年的北大演讲中认识,随后共同展开了新能源汽车的合作。除了叱咤商界外,被誉为美国“国王缔造者”的泰瑞·马可利夫还对美国政坛影响深远,作为资深的美国民主党政治领袖,他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现任总统奥巴马的重要幕僚以及希拉里·克林顿总统竞选时的选委会主席。而就在为Mycar和清洁能源摇旗呐喊的同时,泰瑞·马可利夫还在参加2013年弗吉尼亚州的州长竞选,最新的美国公共政策民意调查显示,他是民主党下任州长的最热门人选。

  此外,专业的团队是GTA的另一筹码。华尔街任何的金融创新都是没有专利的,对于那套高深的结构金融理论和操作手法,王晓麟表示,确实有EB-5的同行前来咨询,但他也并不掩饰对资源占有的成就感,“要运行这个商业计划,需要有团队,要有非常懂金融和投资的专业人士。”

  在王晓麟的团队中,其自身的经历已为国内熟知,作为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相当成功的律师,他在担任纽约顶尖律所凯威莱德的资本市场合伙人和亚洲事务部主任期间,完成了亿万美元的融资交易。除了王晓麟之外,主管金融部的唐轶也是GTA商业模式的操盘手之一。在加入GTA之前,唐轶曾任职世界最大金融机构之一的资本市场部,带领其团队管理数十亿美元的证券组合交易。

试水中国

  “2011年全美国的电动车销量不到1.8万台,今年预期会达到6万辆”,据负责GTA市场营销的执行副总裁玛丽安·麦卡莱尼介绍,在目前美国主要的电动车份额由通用Volt、日产Leaf、丰田普瑞斯Plug-In、特斯拉(Tesla)、福特福克斯电动车所瓜分。其中,作为新兴汽车制造商的代表,特斯拉(Tesla)有信心达到5000辆的销售量。

  可以看出,由于传统汽车公司把持了份额最大的中高级电动车市场,以特斯拉(Tesla)为代表的新兴电动车制造商普遍向上选择了做高端电动轿车或电动跑车。而Mycar的产品定位和商业模式则使其在该细分市场取得了进一步领先的优势,但它也必须开拓更大的市场。

  毫无悬念地,中国市场已被定格为下一步。不过,在与民营车企合作还是与独立投资人合作的权衡中,王晓麟选择了后者。“这家公司毕竟是美国文化”,王晓麟坦言其对于国内汽车投资环境的忐忑。

  2011年4月,在内蒙古自治区在香港的招商会上,GTA与中国中瑞投资集团签约成立中美合资公司——鄂尔多斯积泰汽车公司。4个月后,积泰公司在鄂尔多斯装备制造基地举行了项目奠基仪式。王晓麟透露,明年一期将建成,希望在投产5年后达到30万辆的产能。投产车型可能为房车、SUV以及Panoz跑车。

  值得注意的是,鄂尔多斯工厂将只承担组装功能,其车型的关键零部件都将在美国生产,然后运到国内组装。王晓麟解释,这主要是因为包括微涡轮在内的核心技术尚不具备在国内生产的条件。

  但这必须要获得政府的审批。未来GTA手中的资本骨牌能在中国推多远,作为投资客的王晓麟将面临新的考验。

关键字:华人  投资者  逻辑

编辑:鲁迪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qcdz/2012/0720/article_566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华人
投资者
逻辑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