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明意外“死亡” 员工自我救赎之战

2008-05-06 10:45:59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五一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连续几日不曾熟睡的凯明员工王卫(化名)将自己的MSN名字改成了“自己救赎自己”。

  事实上,他的救赎之战已经持续了两周,而且不知何时才有结果。对此,王卫很迷惘。

  十多天前,在公司一位部门总监的倡议下,王卫连同公司另外四名员工,成立了凯明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明”)有史以来第一个略带工会性质意味的“五人维权小组”,踏上了艰难的讨薪之旅。

  他们顶着来自家庭和公司内外部的各种巨大压力,奔走在公司管理层、股东、政府以及媒体之间,呼吁各界重视凯明的问题,及时解决员工欠薪问题。

  这场突如其来的维权行动,源起凯明的意外“死亡”。

  4月23号下午五点,凯明公司总裁余玉书在员工大会上突然宣布,因公司没有后续运营资金,公司未来将处于半停业状态,要求员工们在4天之内“主动辞职”。而在此之前,凯明的多数员工已经连续3个月没有拿到工资。

  这种变相的裁员方式,一时间激起了凯明员工的众怒。

  十多天马不停蹄的维权行动中,王卫及其他维权小组成员开始隐约感觉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劳资纠纷,从表面上看,凯明终止运营是因为公司资金链断裂无法维系运营,然而就在凯明的意外“死亡”背后,至少存在两大疑问:

  首先是“死亡”的时间。作为中国3G自主标准TD-SCDMA产业联盟上游的芯片公司,成立于2002年的凯明公司具有特殊意义,在没有任何收入的前提下,股东已持续投资长达6年。2008年4月TD-SCDMA网络开始在全国十城市试商用,大大提振了产业信心,然而凯明为何在这3G的黎明到来之时突然“死亡”?

  其次是“死亡”的方式。在凯明宣布终止运营之后,公司管理层采取了“既不破产也不清算”的方式,不仅拒绝支付拖欠员工的三个月薪水和赔偿金,还给员工施加巨大压力要求其“自动辞职”。公司如此行事的理由是“没钱”,然而仅凯明现有的139个IP(专利)来看,其市场价值用于支付员工薪水有如九牛一毛。既然公司无力运营,那么为何不通过正常破产手续进行清算?公司管理层力保凯明之“壳”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算计?

  伴随着员工自救行动的展开,有关凯明公司更多的真相渐次浮出水面:复杂的股权结构以及各个股东的利益纠结、公司内部管理问题、TD产业天然虚症等等,都成为凯明“死亡”背后环环相扣无法割断的“结”。而在梳理种种问题的同时,凯明的员工们更是发出了惊呼:凯明蹊跷“死亡”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

  这也许不仅是一次员工的自我救赎,或许他们正在拯救凯明。

  员工的自我“救赎”

  正如王卫的MSN名字,这是凯明员工自发的一次自我“救赎”。

  4月25日,在凯明CEO余玉书宣布公司停止运营后的第二天,以王卫为首的“五人维权小组”正式成立。维权小组成员迅速拟定了工作章程,对维权小组的定义、目标、工作权限、工作方式以及表决方式做出了规定。

  此时,有关凯明“倒闭”的消息已经满天飞,各大科技网站都将此作为头条进行密集报道。因为在消息宣布的当天晚上,激愤的员工已经自发地向各大媒体报料。

  维权小组的成立迅速扭转了员工四处散播消息的乱局,统一了员工维权计划的步调。

  4月26日,维权小组建立了Gmail邮件组和讨论区,并在知名的天涯论坛设立了凯明维权的专用帖子,随时向员工和外界报告事情的动态进展。随后,他们联系了两家擅长打劳资纠纷关系的律师事务所进行洽谈。他们同时制定出媒体宣传策略,与媒体保持密切联络。

  当天下午王卫还与凯明科技董事长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公司总裁陶雄强通了电话。王卫随后将陶的回复抄送给了其他员工:“董事会并没有让员工离职的想法,希望员工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针对裁员问题,管理层并没有向董事会提出大规模裁员的议题”。

  与此同时,维权小组的其他成员也在行动。他们开始秘密联系公司员工号召他们次日来公司开会:他们要成立工会,以获得争取权益的合法身份。

  4月28日早9∶30,凯明公司会议室,维权小组代表和上海市莘庄工业区工会常务副主席、组织人事部部长朱迎新及其他两位工会工作人员展开了对话。一番交流后,维权小组被告知,凯明自成立初便未组建工会,目前成立工会还需得到资方的支持,需要层层审批,恐不易。

  上午10点,更多的员工涌入会议室,无法及时组建工会的消息再次激怒员工,沟通陷入僵局。

  10∶30,凯明公司总裁CEO余玉书及公司法律部顾问程绿清现身会议室。余的出现打破了员工与工会的谈判僵局。在获知记者在场消息后,余玉书全程一言不发,只是举手点头示意对员工成立工会的想法表示支持。在被迫写下同意成立工会的书面证明后,程绿清以在楼下召开管理层会议为名与余玉书匆匆离开会议室。记者随后尾随至楼下证实,当日公司并未召开管理层会议。

  11∶30,200名员工聚集在凯明公司二楼的办公区域,在工会人员指导下遵循“特事特办”的原则,召开了凯明公司第一届工会委员会选举大会。由于缺乏相关组织经验,现场一度混乱。

  12∶20,9人委员会候选人、津费审查委员会候选人诞生。

  12∶40,工会要求员工领取员工登记表进行会员登记。由于临近中午,维权小组宣布将选票箱暂时封箱,下午一点半继续开会。

  14∶30,维权小组开箱,宣布共有207张有效选票,随即进行唱票。然而此时情势突变,上海莘庄工业区工会领导告知维权小组,成立工会必须要先成立筹备委员会,然后才能走选举流程,暗示早上投票选举无效。

  由于拖欠三月工资又突然失业,面临巨大生活压力的员工纷纷开始选择“主动辞职”,这让维权小组感到时间紧迫、压力巨大。而在当天,一位维权小组成员称受到了多方压力想退出小组,加速了员工内部意见的分化。员工们认为,工会“出尔反尔”,意在拖延时间,群情气氛下双方争执起来。

  16∶00,愤怒的员工冲向闵行区莘庄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室。情急之下,管委会门卫将大门锁紧,阻止凯明员工进入办公楼。

  当维权小组人员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公司时已是傍晚时分。面对维权小组的首战“失利”,维权小组召开会议,总结了当天的情况并重新对内部人员进行了分工。

  4月29日,维权小组接到通知,凯明董事会将就员工欠薪等问题在北京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当晚,王卫协同另外两位员工代表,登上了飞往北京的班机。

  资金链断裂

  凯明宣布中止运营,从表面看来,是因为资金链断裂引起的经营中止。

  记者从闵行区社保局证实,目前凯明公司已经拖欠社保金额132万元,上海市劳动监察大队已接报获悉此事,不日将上门调查。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3月的凯明公司,由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公司、德州仪器中国公司、诺基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LG电子等17家企业共同成立。公司注册资金为2.3335亿元,各个股东全部以货币资金形式投入。2006年11月,凯明公司的临时股东大会决议通过了增资计划,同意部分股东增资3168万元,凯明公司注册资本金由此升至2.6503亿元。

  凯明公司成立《章程》中显示,公司的宗旨是立足于世界最先进的通信、计算机、消费电子、集成电话等信息技术,积极开发包括但不限于TD-SCDMA、WCDMA和CDMA2000等信息终端产品,经营范围主要为集成电路设计、多媒体产品设计等。

  TD-SCDMA、WCDMA、CDMA2000是3G的三大标准,其中TD-SCDMA则是我国自主的通信标准。由于凯明成立之初便是以开发TD-SCDMA相关芯片解决方案为目标,而TD-SCDMA产业整体尚在建设中、国内3G牌照迟迟未发,因此公司成立多年来,专注于TD芯片研发的凯明自身一直没有“造血”功能,只能依靠股东的持续投入。

  凯明公司相关年度会计报表显示,该公司2003、2004及2005会计年度资产总计分别2.14亿元、1.48亿元和9399万元,3个会计年度的亏损额分别为3859万元、6088万元和5766万元。

  据凯明公司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公司自2007年下半年资金流便开始紧张。为了保持公司的正常运营,公司两大股东——Hyper Market International Ltd董事长莫皓然和原德州仪器公司亚洲区总裁程天纵向做出了一项决定:双方联合向凯明公司注资700万美金。不过,这700万美金并不以增资方式进入,而是以“借款”名义借予凯明公司,于2007年底和2008年2月分两次进入凯明公司,每次进账350万美金。

  该人士说,按照计划,这700万美金可以支撑凯明运营到2008年6月。这期间,公司管理层和股东打算通过其他方式寻找投资以解决资金紧张的局面。不过,到今年2月,第二批350万美金的借款并未准时到账,由此直接导致凯明公司3月未发薪水以及后期运营的中止。

  “股东终止投资是导致凯明资金链断裂的直接原因。”上述人士说。

  事实上,为了能在中国自主标准的产业链中分得一杯羹,包括诺基亚、德州仪器等在内的跨国公司已经持续为凯明投资多年。现在,股东为何突然终止投资?

  在不少凯明内部员工眼中,德州仪器亚洲区总裁程天纵的突然下台,是引发股东拒绝继续投资凯明的直接导火索。

  另一位接受采访的凯明内部人士回忆说,2008年农历新年前,德州仪器从美国派来负责战略的市场经理,与凯明讨论产品Roadmap的更新计划。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位市场经理未经凯明安排,私下走访了凯明的客户和竞争对手以及移动运营商,此后,他强硬地要求凯明更换Roadmap,让凯明众多内部人士感到不解。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德仪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该人士说,据说这位市场经理回到美国总部后,向总部高层做了一个报告,其内容是阐述TD产业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国内运营商也不积极。考虑到德州仪器近年来无线芯片市场的持续萎缩,德州仪器最终决定不再对凯明追加任何投资。

  对于为何停止投资凯明,德州仪器亚太区市场传播总监Jeff Smith在回复给本报记者的邮件中说:“作为众多凯明的投资人之一, TI曾积极地参与实际运营中,除了提供财务支持,还提供最先进的技术支持。由于TD-SCDMA市场的发展滞后于预期,而且对凯明提供的解决方案需求也低于预期,所以凯明现在正面临一些困难。TI承诺将继续帮助客户对TD-SCDMA和大中国地区市场提供服务,同时保持与凯明的密切联系。”

  德州仪器的这一决定直接影响到了另外两大股东。凯明上述内部知情人士说,德州仪器程天纵和另一投资方Hyper Market的董事长莫皓然是就读于中国台湾清华大学的上下铺同学,私交甚好,程天纵离开德州仪器后,莫皓然与德州仪器在公司战略发展问题上产生了分歧,进而不继续进行投资。而另一方面,向来积极的诺基亚原本打算联合德州仪器继续投资,然而德州仪器方面却要求,诺基亚手机使用的下一代芯片必须与德州仪器的解决方案进行捆绑,这一要求被诺基亚拒绝,由此导致双方联合投资计划的搁浅。

  事实上,德州仪器向诺基亚提出这个要求有着更深层次的考量。在2G时代,德州仪器主要服务于全球最领先的手机厂商,与诺基亚保持着亲密关系,诺基亚几乎所有的手机,都采用了德州仪器的芯片解决方案。然而,步入3G时代,受困于专利的德州仪器步履缓慢,诺基亚最终开放了芯片供应商的队伍,引入了意法半导体、英飞凌等芯片供应商,大大弱化了德仪在这一市场的地位。凯明内部人士认为,作为诺基亚投资TD芯片产业的惟一一家公司,诺基亚对凯明甚为看重,因此在凯明陷入困境之时,德仪对诺基亚提出要求多少有些“要挟”的味道。

  诺基亚公司表示对此不发表任何评论,公司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TD产业。而截至发稿时,莫皓然也未给记者任何回复。

  17个股东背后

  根据工商资料,凯明公司成立之初有17家企业进行了投资,为何仅诺基亚、德州仪器以及Hyper Market三方拒绝投资便会引发凯明的“断血”?在凯明经营的6年中,这些股东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一位参与凯明创立的前凯明员工向记者讲述了凯明复杂股权结构背后的故事。

  该人士说,凯明成立之初,中国TD-SCDMA产业几乎一片空白。当时为了发展TD产业,尤其是上游核心的芯片技术,在信产部有关领导的倡议下,召集了17家企业,共同投资凯明。

  资料显示,凯明创立时的股东共有17家:德州仪器中国有限公司、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公司、Hyper Market、诺基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及LG电子株式会社6家发起人,分别持股3142.6万股,各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3.4673%;北京盈富泰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1000万股,占总股本的4.2855%;Career Move International Limited、Elite service Business Limited及富金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3家发起人分别持992.4万股,占总股本的4.2528%;GVC(Cayman)Corporation持股496.2万股,占2.1265%;北京三维电器有限公司、电信科学技术第四研究所、天津电话设备厂、数据通信科学技术研究所、电信科学技术第一研究所及北京邮电通信设备厂6家发起人分别持1万股,各占总股本的0.0043%。

  上述前凯明员工说,从产业链分布角度来看,17家股东处于不同产业的不同位置,其中普天集团和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代表政府出资,在网络设备方面拥有特长,诺基亚代表终端厂商,德州仪器则是芯片领域的专家。LG的加入则是另外一方面考虑,因为全球3G真正商用在韩国,而韩国三星此前已经与大唐成立了另一家负责芯片研发的公司天碁科技,因此拉LG入局最为合理。Hyper Market董事长莫皓然同时也是中国台湾大霸集团负责人,其拥有的迪比特手机在国内同样代表了终端力量。而剩下的11家企业,则分散在产业的各个细分领域,也代表了国家的一种支持。

  “有关方面希望能够集合整个产业之力来帮助凯明发展。”该人士说,但没想到这也为凯明日后的发展埋下隐患。

  虽然出资方有17家企业,但最终进入董事会的只有持股最多的六家企业。资料显示,凯明成立时董事长为原普天集团总裁欧阳忠谋(后改由陶雄强接任)、副董事长为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杨毅刚(后变更为谢永斌),董事则分别由诺基亚Urpo Karjalainen(后变更为赵科林)、LG电子金钟殷(后变更为金钟声)、德州仪器程天纵和Hyper Market莫自治(实际为莫皓然)。

  2006年增资计划完成后,股东结构发生了变化。德州仪器持股17.8342%一跃成为最大股东、诺基亚与Hyper Market持股比例也增至14.8459%。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普天集团和LG公司持股比例则降低,各占有11.8575%。由此,由德州仪器、诺基亚和Hyper Market三方组成的实际控股实力集团雏形初步显现。

  前凯明内部员工称,在后期运营中,在公司最常见到的便是德仪的程天纵和Hyper Market的莫皓然,这两人也是凯明运营的实际掌控人。至于诺基亚,很多时候只履行了董事的职责,对公司内部运营情况并不了解。而其他股东如普天、LG则仅参与例行的股东会议,对公司实际运营完全不参与。

  记者从凯明公司2006年11月3日签署的《增资协议》看到,除了前六大股东负责人的亲笔签名外,包括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天津电话设备厂、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数据通信科学技术研究院等8家公司的署名,均由两人代签,其中一人是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战略部的姜万松,另一人是陶雄强的代理人,因字迹潦草,记者无法辨认。

  上述凯明内部人士称,德仪明确表态要撤退,诺基亚不了解内情受到要挟而不愿妥协,普天集团内部也在调整更是无力回天,LG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公司实际掌控人莫皓然实际是个搅局者——这种股权结构“葬送”了凯明,导致凯明在发生资金危机时陷入了“无人理睬”的僵局。

  实际控制人莫皓然

  根据董事会2006年11月通过的增资协议,德州仪器、诺基亚以及Hyper Market分别为凯明的三大股东。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一个不为人知的事实是,Hyper Market董事长莫皓然此前还通过另一家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的公司Career Move International Limited投资了凯明公司。

  凯明的《增资协议》显示,Career Move International Limited法定代表人为莫皓然和莫郭佩芝女士,该公司拥有凯明科技3.7445%的股权。也就是说,连同Hyper Market拥有凯明的14.8459%股份在内,莫皓然实际拥有凯明18.5904%的股权,成为凌驾于德州仪器和诺基亚之上的名副其实的最大股东。

  这一事实与凯明内部员工说法不谋而合。“老莫其实是凯明的实际控制人。”上述离职员工说,凯明成立的第一任CEO便是莫皓然。

  也许一个细节可以对此加以佐证。成立至今,凯明公司的办公楼一直位于莘庄工业区申旺路18号,而这里也是昔日迪比特手机的生产所在地。在迪比特手机2006年兵败大陆并卷入巨额欠薪风波之后,这里已经被有关部门收回变成多家企业的办公场所,而位于工厂进门右手侧的凯明却一直孑然挺立。

  “其实一开始大家都雄心勃勃,那一年前后就有三位上海市副市长参观过凯明。”上述离职员工称,然而莫皓然实际控制凯明后,由于迪比特的欠薪风波牵扯了大量精力,且一度受到台湾当局的控制不得离台,这期间公司研发进展受到很大影响。由于其战略制定失误以及管理不当等问题,导致凯明长久以来陷入人事纷争,公司经营日渐衰退。

  上述人士称,由于凯明与迪比特之间有关联交易,莫皓然很快辞掉了CEO角色,凯明现任CEO余玉书便是在该种情况下上任的。该人士表示,余玉书原系德州仪器的员工,在凯明急需更换CEO之际,莫皓然的好友、公司董事程天纵找来了当时已经离开德州仪器的余玉书。

  根据凯明员工的叙述,余玉书的上任并没有给公司的运营带来起色。凯明内部员工认为,在战略制定上,凯明存在失误。事实上对比竞争对手展讯,凯明成立之初获得了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然而凯明失误之处在于,在TD整体产业尚未启动之时,公司管理层单纯依靠股东输血,而未像展讯一样通过研发2G产品养活自己,因此一旦股东停止输血,凯明便陷于困境。

  “他让平级的不同部门的人相互监督。”上述离职人士说,由于不同部门的业务完全不同,余的做法导致了内部激烈的人事斗争。

  记者从多方证实,在凯明成立以来的6年中,先后离职的就有前凯明COO李军、前凯明CTO菲利普(音译)、凯明重要工程师陈志良以及负责认证管理的TD资深人士李世鹤的关门弟子邓奕兵等。这些都是TD产业资深的技术专家。

  内部管理不善还体现在公司对待员工的方式上。凯明内部员工回忆,2004年凯明科技曾经发生过一次员工大规模食物中毒事件,导致这一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公司管理层不断降低员工的伙食标准,最终导致供应商投机取巧引发了事故。

  没有结果的股东大会

  在凯明的危机关头,凯明的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莫皓然选择了沉默。记者联系大霸集团莫皓然的秘书请其告知,随后通过电子邮件与其联系,但最终都未得到回复。

  而凯明的其他几个主要股东则显得积极很多。4月29日,德州仪器无线通信部门负责人致电记者,再次就凯明事件表明将与其他股东一起协力解决凯明遇到的困难。诺基亚负责媒体事务的副总裁Thomas则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诺基亚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TD产业发展并继续努力。电信科技技术研究院(即大唐集团)总经理谢永斌则给记者发来邮件,表示不便接受更多的采访,但“大唐坚定地认为,TD-SCDMA的前景是光明的,当然任何新生事物往往会经历一些曲折的成长过程。”“凯明是一个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希望有更多的投资者能关注和支持凯明公司。”

  4月30日下午,公司临时召开了董事会。除Hyper Market的掌门人、台湾大霸电子董事长莫皓然缺席外,凯明其他几位股东包括诺基亚中国公司总裁赵科林、德州仪器亚洲区总裁陈维明、大唐移动总经理谢永斌、LG电子中国研发中心副总经理钱国良等均悉数出席。王卫连同另外两位员工维权代表和一名律师列席了会议。

  会议从下午开始,持续了近10个小时。一开始是凯明维权小组代表所有工会成员向董事会成员递交凯明员工生存状态调研报告,介绍凯明员工在欠薪多月情况下仍参加TCG入网测试表现出的敬业精神、凯明平台的优势等。下午4点半,工会代表退出,董事会成员及凯明管理层闭门讨论凯明问题的解决方案。这场董事之间的讨论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半。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会议开到较晚时候,德州仪器亚洲区总裁陈维明提前退出会议。凌晨12点,当凯明员工代表再次入席时,被告知董事会未能达成任何决议。

  5月4日,王卫接到了来自凯明律师程绿清的一封邮件。邮件称,鉴于公司资金链早已断裂并拖欠员工3个月薪资,根据2008年4月30日董事会的讨论,决定于2008年5月5日下午3点在北京稻香湖景酒店继续召开董事会。会议还请参会的董事提交有关融资或引入其他投资者的方案。

  5月5日晚,截至本报发稿时,凯明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还在闭门进行中。王卫和其他所有的员工们仍然在焦急等待。他们希望董事会能尽快做出决定,及时将凯明公司拖欠的薪水和遣散费用发到他们手中然后找到下一个工作单位,重新开始奋斗。

  然而,即便员工如愿拿到了拖欠的薪水,凯明事件并不会因此宣告结束。迄今为止,围绕着欠薪事件,凯明上方始终盘旋着一团迷雾。在众多凯明内部员工看来,凯明的欠薪事件更像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表演”,其中夹杂着无数让人不可理解和充满怀疑的行为。而有进一步的怀疑者则把矛头指向了一家苏州的“影子公司”。这家由几位离职凯明员工创办的公司完全“拷贝”了凯明的产品和技术,并能够随时登录凯明的服务器系统掌握凯明的日常运营状况。凯明意外“死亡”背后,会不会隐藏着一个更大的商业阴谋? 

关键字:资金链  断裂  股东  德州仪器  股东大会

编辑:汤宏琳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news/enterprise/200805/article_2100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资金链
断裂
股东
德州仪器
股东大会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数字电视 安防电子 医疗电子 物联网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