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xsy-ai机器人文明

文章数:139 被阅读:77434

账号入驻

谷歌的“Dragonfly”,为什么就这么死了?

2018-12-18
    阅读数:

关注我们,思考像钟摆,永不停歇


阅读关键词:Dragonfly、谷歌 


“Dragonfly”——这个谷歌计划在中国落地的搜索项目,还没起飞,就死了。



无论是理想主义还是现实主义,谷歌搜索都不想放弃中国市场这块“大蛋糕”,这次失利,成为其自2010年退出中国之后的第二次溃败。

 

上一次谷歌退出中国,李彦宏说,是因为百度占据了高于其数倍的市场:“他们最终被迫退出中国”。但这一次,谷歌已经提前与中国政府做好沟通,加上百度“魏则西事件”后一直没能走出不得民心的阴影,无论从政治还是市场,都是进入的最好时机。

 

但皮查伊却退却了。

 

如果有“全球CEO退却排行”这样的榜单,皮查伊能夺得2018年度榜首。今年年初,因为公司内部联名反对与军方合作,皮查伊出面道歉,并终止合作意向;下半年,前安卓负责人失德,被辞退却获得巨额补偿的“密谋”被揭发,谷歌在全国各地的公司掀起反抗游行,皮查伊不仅对该游行进行签署,还在当日《纽约时报》的采访中公开道歉。

 

加上这次因内部联名反对而对“Dragonfly”的道歉,皮查伊今年三次公开道歉。

 

第一次,在谷歌员工的“朴素和平主义”价值观中,军方是“邪恶”的代名词,与其合作=be evil;

 

第二次,谷歌员工认为“性骚扰”事件中,高层不仅对当事人处分不彻底,还给予了高额补偿,在没有公开的情况下,滥用赔偿=助纣为虐;

 

第三次,谷歌总部愿意遵守中国的审查要求,在一些谷歌员工看来,违背了“互联网让信息自由流动”原则,在线监控=助长政府权力。



扫完自家门前雪,还有他人瓦上霜



你可能会觉得,世上公司这么多,咋就谷歌员工事多?

 

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谷歌的自我认知和外界看法之间的差异。对于谷歌自家文化,科技是要改变世界的,但民众对于互联网、AI改变世界这件事,并没有那样感兴趣。

 

前CEO、Alphabet前执行董事长施密特曾这样形容技术即将带来的政治变革:“互联网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无政府主义实验。数亿人在网络世界中生产和消费数字产品,几乎没有受到法律的任何限制。”在实现这一理想的激励下,施密特置美国外交部的强烈反对于不顾,坚持去了朝鲜。

 

但他的政治理想,并没有获得外界一致好评。在美国很多民众看来,取代政府管控的,无非是借助互联网搜罗大量数据,在算法的加持下,对社会和个人进行完全监控。从实际来看,也确实有此嫌疑,比如,谷歌最为擅长的人工智能,无论是机器学习还是深度学习,都需要有源源不断的数据,从而生成机器翻译、语音助理、机器人,以及无人驾驶等落地应用。但当人们享受到AI带来便利的同时,实际上也将自己隐私权拱手相让。

 

对谷歌批判声音最大的,除了来自美国国内,还来自欧盟。2014年5月,欧洲法院判决谷歌在某些情况下必须删除搜索结果中有损个人声誉的信息。该判决生效后,谷歌陆续收到二十余万份删除申请,为了处理这些申请,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删除顾问组”,该小组于第二年年初提交了一份报告,说明了接受或者拒绝删除请求所依据的标准。最后,在严格的标准界定下,删除了40%的信息。

 

除了欧盟,来自美国国会,谷歌、Facebook、微软也多次被要求参加听证,就数据问题做解释问询。

 

在谷歌实现其用科技改变政治、改造社会的理想之前,率先遭遇了来自这两个体系对它的深度抗拒。这样看来,当谷歌高层的决策与当下社会伦理发生冲撞,“员工抗议”反而成为调节这一矛盾的最好协调剂。此次要求终止“Dragonfly”事件中,员工又主要抓住了管理层的两条“小辫子”。

 

 

和欧美等地的隐私信息保护“restricted”不同,中国大陆在隐私信息上“没有有效限制”——这给了谷歌更大的可乘之机。

 

“265”——这个自诩为“最多中国人使用的电脑主页”,即谷歌用来搜集中国用户数据,了解中国用户习惯,并进行搜索引擎算法训练的门户。虽然是通过用户搜索“关键词”这种并不高级的方式进行数据记录,但仍然积累了规模不小的数据集。

 



一方面,利用中国民众个人隐私信息没有有效保护的法律漏洞,另一方面,谷歌员工认为,“经过审查”的信息传播会让政府公开扩大其监控权力和人口控制工具——这两点,都有违谷歌的价值观。

 

但事实上,与军方合作,以及“性骚扰”铁板一块反对不同,毕竟这两者是自家门前雪,但其它国家网络是否审查则是他人瓦上霜。

 

在“Dragonfly”该不该继续的问题上,谷歌内部正反双方形成对立:一面是1400人联名反对,一面是500人联名支持。

 

 

但经过几个月的较量,反对声还是压倒了支持的声音。

 

“Dragonfly”就此搁浅。

 


AI和理想主义



除了类似“Dragonfly”的各种失意,近来对谷歌“跌落神坛”的声讨中,人们还将聚焦点放在公司一年来财报增长乏力,市值没能突破,以及产品未获得市场的追捧上。

 

很多人将“衰败”的原因归结于皮查伊的领导能力减退,但或许并没有这么简单。毕竟,皮查伊也曾经带领谷歌走向巅峰。

 

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科技巨头,除了本业搜索、电商和社群,都对外宣称将大力发展人工智能。但实际上,真正在人工智能上中下游产业链全面布局,并且全方位覆盖研究、实验和产品落地的,只有谷歌。

 

在云端训练和基础硬件上,谷歌推出了Tensor Flow和与GPU可相匹敌的GPU,谷歌云也是公司重点打造的前端产品。落地上,谷歌音箱、谷歌眼镜、谷歌手机、VR、无人机、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几近覆盖了所有应用终端。

 

这些项目前期都需要巨大的投入,像基础硬件和云端,Waymo推出市场之前,也经过了十年的研发和测试。但就如亚马逊首席科学家李沐所观察的那样,在各方面科技均已成熟的美国,人们对于科技的态度是循序渐进的,并不会出现某种黑科产品一上市就形成蜂拥效应。换句话说,在AI这个需要巨量投入的技术上,回报周期并不会很短。

 

这也符合创始人拉里·佩奇的观念:谷歌打造任何产品主要不是为了经济效益,而是从长远上改变社会。

 

然而,尽管不为能否创收的质疑所叨扰,但外界对其理想主义的质疑,谷歌高层或许需要更多的思考。毕竟人类历史上已经不止一次因深陷对某种主义的无知且盲进,最终造成有悖人伦的惨剧。

 

从这点来说,谷歌内部民主的好制度,以及每次都能在危机时刻挺身而出的好员工,是防止其从“伟大”瞬间转向“邪恶”的最好纠偏。

 

谷歌的“Dragonfly”,死了。

 

但幸好谷歌的“伟大”,还在。


本文由“机器人文明”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二维码加公号,留言微信号,入群“AI大爆炸”


往 期 精 选 

我是广告:欢迎给“机器人文明”投稿~

好文请投:tougao@gsi24.com

— 完 —


机器人文明 服 务 内 容


广告投放 | 政府招商 | 产业报告

投融资 | 专家咨询 | 人才服务 | 论坛策划

↙合作需求,请点击“阅读原文”联系我们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