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xsy-ai机器人文明

文章数:108 被阅读:58836

账号入驻

AI华人大牛系列合辑

2018-10-05
    阅读数:

关注我们,思考像钟摆,永不停歇


阅读关键词:AI人物  技术、领袖、经营 


往期三篇AI华人大牛合辑,信息量有点大。










































































































技术篇


吴恩达:自带主角光环 AI赋能传统教主


Andrew Ng最初被业界熟知是因为他的几重身份:

 

行业:“Google Brain”创始人、“Baidu Brain”创始人。

 

学界: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

 

如今,他又多了几个身份:

 

Drive.ai董事会成员、deeplearning.ai创始人、Landing.ai创始人。

 

师从Michael Jordan,吴恩达和他的同门师兄Yoshua Bengio都是AI界重量级人物,而后者更被业界认为是与Geoffrey Hinton、Yann LeCun齐名的世界范围内深度学习领域“三驾马车”。

 

深度学习Brain:Yann LeCun、Geoffrey Hinton、Yoshua Bengio和吴恩达

 

深度学习究竟可以做什么?吴恩达用实际行动让机器识别出了猫,成为机器通过深度学习达成视觉认知的第一人。Coursera的课堂上,他又将深度学习算法比作狗:“在斯坦福校园,如果让你写一个程序控制它,几乎不可能做到,但通过深度学习算法可以。就像训狗一样,狗做对了,你就对它说好狗,做错你就说坏狗,渐渐狗就学会了。把狗替换成机器人,就成了机器深度学习。”

 

在著名的“Google Cat”背后,是以吴恩达们为首的谷歌科学家们的一个庞大实验:用16000台计算机处理器所创建的“Google Brain”在YouTube上“观看”长达一周的视频,在这期间,Google Brain可以自动整理,并能回忆起常见的事物,在观看了千万条视频之后,Google Brain便可以辨认物体,人类和猫。

 

人类之所以有思想和意识,是因为大脑有860亿个相互连接的神经元,而“Google Brain”的神经元数量是10亿个,且还在不断增加。

 

这样说来,吴恩达的声名赫赫最重要的原因是其在用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模拟人类大脑,这个想法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开始讨论,但因为实现过于复杂(即使是用现代最先进的处理器,都需要16000个CPU),所以一直停留在理论层面,他的这一尝试终于打开了实践的大门。

 

谷歌有了Brain,自认是中国谷歌的百度自然不甘其后,2013年年初,百度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成立之初,时任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常务副院长余凯(目前是地平线科技创始人兼CEO)便代表百度向吴恩达抛出橄榄枝,游说最终在一年之后达成效果,2014年5月,吴恩达正式加入百度。

 

和在谷歌一样,吴恩达在百度的任期也不到三年,一千天的时间里,百度的人工智能团队增长至近1300人,孵化出无人驾驶、DuerOS语音交互计算等新兴产品,并且核心技术在搜索、广告、地图、外卖、语音助手、安全识别、消费金融等百度主营业务中广泛涉及。

 

2017年3月,吴恩达离职百度的消息在业界炸开了锅,虽然突然,但也似乎必然。微博上人们纷纷调侃:“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的顶级权威学者,怎能满足于将自己高大上的研究就用在如何更高效的送外卖。”

 

虽然吴恩达本人没有正面回复,但从他之后的动态也从侧面得到印证。

 

离职后,吴恩达的第一个动作是加入了她妻子联合创办的Drive.ai,这个公司的近期动态是在今年5月宣布推出自动驾驶汽车服务,并在上月宣布今年晚些时候将在德克萨斯州启动自动驾驶试点项目。

 

稍晚之后,吴恩达在Twitter上公布创立Deeplearning.ai,主要是基于神经网络(NN)、机器学习(ML)、深度学习(DL)、人工智能(AI)等的课程学习。今年4月,“吴恩达deeplearningai”微信公众号上线,主要是中文翻译版的课程,目前《机器学习训练秘籍》已经发布到50多章。

 

在日前举办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峰会”上,对于近况,吴恩达坦言身兼多职,但目前主要精力放在landing.ai,该公司于去年12月底创建,向企业提供人工智能的建议和支持,同时也向企业提供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目前,已经和和富士康、中联重科等传统制造和农业企业联手进行AI新技术开发。

 

如今,吴恩达的脚步遍布全球,以landing.ai创始人的身份探访各个传统领域,不比传统互联网公司,在AI应用基本还是白纸一张的传统行业对人工智能技术缺乏深层理解,吴恩达就是要告诉业界,想要让AI为传统行业赋能,究竟应该做什么。未来吴恩达想要做的就是AI赋能教父,不仅仅是互联网,在每个人所能接触到的任何领域,都要遍布AI。

 

当然,想要做教父,不仅需要能力一流,有广大的信众,还需要孜孜不倦的传教意志。作为顶级工作狂的Andrew Ng在个人的奉献精神上还是意志坚定的。早前在回答记者是否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工作七天的问题时,他大笑说道:“我觉得没那么少!”

 

李飞飞: 哪有什么“逆袭” 都是理想主义死磕出来的

 

去年,网传一篇很火的关于李飞飞成长历程的文章,大概意思是李飞飞是如何通过努力奋斗,从洗衣妹逆袭成为谷歌首席科学家和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单看文章标题,似乎是在说一个体力劳动者是如何成为脑力劳动者,甚至成为最强大脑。但事实并非如此,别说洗衣妹,从一开始,她就是标准学神。

 

1976年出生的李飞飞,与吴恩达同年。16岁随父母移居美国新泽西州,高中毕业之后拿到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系的全额奖学金,当时她的事迹还被居住的小镇当地报纸所刊载报道。

 

 李飞飞学术照

 

或许是因为工程师和科学家父母的基因,李飞飞曾经说:“探寻知识和真理是流淌在我的血液里的基因。我希望可以了解全宇宙、可以成为一个富有理性思维的人。”

 

在“了解全宇宙,成为富有理性思维的人”的理想主义下,李飞飞的选择果然非同寻常。普林斯顿大学异常优异的毕业成绩,为她带来了来自于华尔街的诸多青睐,但她没有为其中的任何高薪机会心动,而是选择通过中医和藏药研究中国,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藏区游学。

 

她的人工智能之路是从第二次回归学术开始的。在人工智能经历着第三次低潮的时刻,发现人工智能是可以达成“了解全宇宙”学科的李飞飞,毅然选择进入加州理工攻读人工智能博士学位。

 

然而,在机器还只是会拍照的年代,李飞飞就开始想,如何让它能进行图形识别。没有课题经费,自然也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研究,但当她了解到“图像识别的关键在于自主训练量”,便充分运用了亚马逊的众包平台,让全世界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网友一起找照片。但即使是标记了320万张照片,因为不受关注,最终对数据的研究还是没有带来影响。

 

这一年是2009年。

 

和谷歌的结缘,也是在这一年。

 

终于,一个小小的建议让整个事态发生了改观。09年年末,通过一个研究员的建议,ImageNet大赛的开启,让业界开始关注到数据,开始将数据和算法放在同样重要的层面。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也开始关注ImageNet,纷纷希望将比赛持续举办下去。

 

李飞飞最为强大的,是她的洞察力总是快人一步,而且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坚持让事态朝向她热爱的方向。33岁成为最年轻的教授,但想要研究人工智能时,却被同样优秀的同行劝说不要在冷门领域死磕。甚至是资本雄厚的谷歌等科技巨头们,此时的研究重点还在互联网领域,没有转向AI。

 

直到2011年,谷歌开始通过“Google Brain”项目瞄向通过大数据和深度神经网络获得机器学习的能力,李飞飞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已经有数年的积累。

 

2017年,因为有近两年的学术假期,李飞飞暂时离开了斯坦福的教学岗位,接受了谷歌抛出的橄榄枝。从谷歌的气质和李飞飞的气质,就能明白她为什么选择谷歌,和李飞飞不接受华尔街现有的高回报,也不接受马上可以变现的技术,永远都在追求未来一样,谷歌无论是三位创始人,还是公司文化,都是科学改变世界,科技改变未来。

 

同样的气质,定能一拍即合。

 

在担任Google Cloud 负责人与首席科学家不到两年时间内,李飞飞高效地建立了云业务团队,帮助谷歌能够将算法和机器学习引入到云服务中。在这期间,李飞飞领导 Google Cloud 发布了企业级机器学习平台 Auto ML Vision,该平台上,用户可以训练出高质量的自定义机器学习模型。

 

除此之外,李飞飞这一年多还在两个方面为谷歌增强了影响力。

 

其一,是“佳飞”组合共同推动成立Google AI中国中心;其二,担任 Google Cloud AI/ML 首席科学家期间,创新性的推动了“AI平民化”概念。

 

昨天,今年频传的李飞飞即将离开谷歌的传闻最终定锤,她将回斯坦福继续任教。尽管与产业界暂别,但李飞飞坦言,未来会在学术和产业间寻找平衡点,并不会如传言所说的彻底离开Google。

 

确实,李飞飞的经历很好的诠释了何谓真正的科学家,不能像商人一样将嗅觉放在投入产出上,也不能像政客一样以把控人心作为决策标准,她的选择是:

 

“我做研究的心得就是,眼睛看到的前方应该是比较空旷的,如果你眼睛看到的前方是热闹的,那这个方向就不是最好的研究方向,而空旷的地方一般都不是热点,因此你必须找准自己的焦点。”

 

姚期智:华人图灵奖第一人 开辟量子计算下的人工智能

 

和吴恩达、李飞飞都是外籍不同,姚期智在2017年放弃了美国国籍,已经是中国公民,他的头衔也从外籍院士转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对于年轻人来说,对姚期智可能比较陌生,一来因为他年岁较长,二来他主要的经历是在学校和学术圈,成就也集中在科研领域,与产业相距较远。

 

但在人工智能,尤其是量子计算方面,姚期智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1972年,姚期智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毕业,师从格拉肖,后者在1979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之后,又在伊利诺大学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在1975年至2011年三十多年间,姚期智在美国、中国香港和内地各大知名院校执教,直至2017年2月成为中国公民,加入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

 

从物理学转向计算机,是姚期智研究领域的一次重大转折,也致使其后来在量子算法和量子通信上做出杰出贡献。

 

事实上,传统物理学走到二十世纪初期已经面临上升瓶颈,爱因斯坦是第一个意识到普朗克关于量子的发现将要改写整个物理学的人。自提出以来,经玻尔、德布罗意、海森伯、薛定谔、狄拉克、玻恩等人的完善,20世纪前半期初步建立了完整的量子力学理论体系。

 

然而,一直到四十年前,量子计算机都处在理论推导状态。直到1982年,理查德·费曼提出利用量子体系实现通用计算的想法,1985年大卫·杜斯则提出了量子图灵机模型,1994年彼得·秀尔提出量子质因子分解算法,量子计算机的概念开始热门。

 

姚期智则是在1993年最先提出通信复杂性原理,基本上完成了量子计算机的理论基础。基于对计算理论包括伪随机数生成、密码学与通信复杂度的突出贡献,姚期智获得了美国计算机协会授予的2000年度图灵奖。直到现在,他都是第一个也是唯一获得该奖项的华人。

 

对于人工智能领域来说,“量子计算”的发明,将极大的改变传统计算机运行速度与实现人工智能所需的冯·诺依曼结构设计所需速度的差距。在研究量子力学的期间,姚期智也对算法进行了深度剖析,在其1977年的论文中,提出了Yao's min-max principle,这个原理成为了推理随即算法与复杂度的基本技术。

 

基于在量子计算、算法理论,以及密码学的杰出成绩,姚期智在2005年开设了之后在科技界桃李天下的“姚班”。2010年底,在他的带领下,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成立,其担任院长职务。2011年10月,专注于人脸识别业务的人工智能公司Face++成立,它的三位创始人均从清华姚班毕业。作为导师,归国之后的姚期智加盟了Face++,出任旷视学术委员会首席顾问,如今,这家公司与商汤科技并行为中国AI面部识别领域独角兽。

  

姚期智和Face++创始人印奇

 

在当今世界第一的科技公司谷歌位于山景城的总部中,D-Wave Two量子计算机被锁在一个巨大的黑盒子里,对于量子计算的期许,谷歌希望它可以改善传统计算机在运算速度上的差强人意,同时,也可以在机器学习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

 

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改变未来世界,这也是姚院士的期许吧。


领袖篇


谷歌的价值观 百度的危机感




李彦宏:AI不会造成大量失业,但不够AI化的公司会死。

 

在今年的CES上,陆奇将百度定位为中国谷歌引起了业界哗然。支持者认为,虽然百度营收和市值均不如腾讯阿里,但在AI方面走在最前,加上传统搜索,业务和谷歌最为相似。反对者则认为,谷歌的产品那么高大上,百度则主要是迎合市场,说白了就是为赚钱,二者的理念差距太远。

 

但细想来,这两种说法其实并不矛盾,只是从哪个角度归类。百度和谷歌的业务高度重合,但价值观却有不小差距,而对于民营公司来说,它的价值观主要在于领导者。

 

1998年成立的谷歌,1999年喊出了“不作恶”口号,自己立的flag,当然再多苦也要自己吞。在是否和军方合作的问题上,终因数千名员工联名反对,加上个别员工甚至闹辞职,而不得不解除。在这场基层和高层的对垒中,基层暂时守卫了“不作恶”。

 

和谷歌不同,百度从创立之初就是另一种价值取向。

 

百度的创立比硅谷晚一年多,面对着谷歌、雅虎这些在资本、人才、市场都要优于自己的对手,李彦宏能毅然放弃国外高薪机会,选择回国创业也不得不说是一种情怀。但因为起步晚、各方面资源匮乏,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能够在强者林立的丛林中迅速发展、占领市场,而不是像优越的谷歌一样可以优雅从容的立flag。

 

事实上,在谷歌成立前一年,还在读大学的拉里和谢尔盖就已经注册了Google.com的域名,2000年回国创业的李彦宏,在时间上和谷歌有三年的差距,如果按照搜索系统成长到成熟的四年周期来运作,谷歌很可能抢先占领中国大部分市场,而当用户形成使用习惯,百度再入局就很危险了。

 

2002年,百度提出了“闪电计划”,用9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其它公司需要四年才能开发出的搜索引擎。

 

对于这个计划,李彦宏曾表示说:“就是希望迅速拿下,无论在工程师的人数还是素质上,我们都无法和竞争对手,比如谷歌去比。但我有一个信念,我们对这个市场更了解,知道应该超哪个方向去做,靠我们的信念和激情可以做的更好。”

 

在逼仄的现实中,李彦宏给到团队的口号是:“我们要有危机意识,百度离破产只有30天。”而在这个口号下,一直到今天,百度也无法走出对生存的危机感。

 

早期,危机感确实帮助百度迅速成长和占领市场,直到2010年谷歌在中国市场败走后成为一家独大。因而,2010-2015年是百度最辉煌的几年,李彦宏也在这期间登临中国财富顶峰。

 

危机感带来了丰厚回报,但如果太强,也很容易演化成利欲熏心,甚而失去价值观。

 

魏则西事件捅破了遮掩的窗户纸,在该事件之前,百度的竞价排名已经被业界吐槽诟病,但李彦宏不以为然,毕竟正是这一机制让百度得以赚得盆满钵满。

 

这件事成为百度的盛衰拐点。

 

随后而来的,“四大金刚”为代表的技术大拿们不断出走,反馈回财报上,信任危机给百度造成的损失也不可估量,营收、市值骤减,和阿里、腾讯的差距越来越大。

 

信任危机中的李彦宏也不得不反思:公司如果走偏的话,一定就是文化和价值观出了问题。

 

百度一度请陆奇救局,所以有了今年年初陆奇发表“百度是中国谷歌”的言论,陆奇是真想在他的带领下让百度成为中国的谷歌,但愿望是愿望,现实是现实,作为职业经理人,他解决不了百度深入骨髓的危机感,也只能提交一份好的财务报表,以及让李彦宏登上《时代》杂志。

 

同样是学霸,同样领导着商业帝国,不知道拉里·佩奇是否有危机感。但貌似没有,网传他已经过上了退休生活,在加勒比海的某个小岛上藏匿着,除了自动驾驶飞行器和各种机器人项目外,已经基本不现身。

 

但在谷歌内部,却时常有关于价值观的危机感,就如最近一个叫“Jack Poulson”的谷歌资深研究科学家因为辞职之举让谷歌登上了热搜,他的辞职原因是Google的价值观动摇了。

是自下而上的拥有价值观,还是自上而下的灌输危机感,这不只是拉里·佩奇和李彦宏面对的选择题,也是美国和中国在面对未来智能世界需要作的选择题。

 

昨日召开的WAIC,李彦宏把演讲重点放在了AI如何改变公司上,还是他一以贯之的公司为重的理念,百度要想成为更加伟大的AI公司,是不是应该跳出公司的格局,想想更大的事情了?

 

一个文科生的互联网逆袭,能否在AI重来?



马云:AI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大变革,大数据是生产资料,互联网是生产关系,算法是生产力。

 

相较李彦宏,马云从来不缺梦想。

 

无论是差等生,高考多次落榜,还是在母校任教,甚至是一文不名的时候,骑着自行车怒斥“偷井盖贼”,马云都是有某种梦想的。

 

不比李彦宏从高考状元到总裁一路开挂,马云的人生要坎坷的多,自然也就有更多故事。

 

数学极差的马云经历了三次高考,因为英语好才被杭州师范破格录取。大学期间马云表现非常活跃,毕业后当起了杭州电子工业学院英文及国际贸易讲师。

 

他的第一次创业是自己的老本行,因为英语基础优秀所以做起翻译社,1995年,偶然去美国的马云首次接触到互联网,回国之后便将海博翻译社的业务扩展,成立了专门给企业做主页的杭州海博网络公司,成为了“中国黄页”的最早雏形。

 

创建阿里巴巴则是因为在内忧外患下从中国黄页出局,此时的他也正好萌生了做电商的想法。之后也就有了著名的十八罗汉和引起轰动的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马云对数理逻辑不是毫无兴趣,就是先天缺乏,但这并没有阻碍他进军科技领域,二十多年前,只对互联网有感官印象就创办了中国黄页和阿里巴巴,用科技助推了市场经济。好在,马云没有在巨大的商业洪流中混乱,尽管没有像谷歌一样立很哲学的flag,但还是有一些“客户第一、团队合作、拥抱变化、诚心价值、激情、敬业”的朴素价值理念。

 

和百度相比,没有遭受过大的价值拷问,加上马云有众多信徒,给阿里进入AI奠定了良好的信众基础。

 

2017年,AI LAB科研室、iDST科研室等几个核心实验室从阿里剥离,归入到新创立的达摩院——这家机构引进了多位国家千人计划科学家,以及数十位终身教授。马云也做出承诺,三年内拿出1000亿布局前沿技术研究。

 

在达摩院公布的首批研究计划中,主要包括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网络安全、视觉计算、自然语言处理、下一代人机交互、芯片技术、传感器技术、嵌入式系统等多个领域。

 

今年4月,达摩院宣布正研发一款神经网络芯片—Ali-NPU,该芯片将运用于图像视频分析、机器学习等AI推理计算。5月,达摩院量子实验室宣布,研制出世界最强的量子电路模拟器“太章”,这一模拟结果,对谷歌的“量子霸权”构成了挑战。

 

马云的演讲天赋让他从来都是侃侃而谈,此次WAIC上,他说到:“AI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大变革,大数据是生产资料,互联网是生产关系,算法是生产力。”

 

创造性的将马克思对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论述套用到AI上,这体现的是一个文科生的素养,也是马云对AI未来的极大期许。

 

希望达摩院可以担此重任,但已经宣布明年退休回归教职的马云,可能无法成为中国的AI教父了。

 

务实的底色,是否是AI的宿命?



马化腾:AI产业的全球化趋势 势不可挡,我们不能拒绝人工智能领域的“奥林匹克”,更不能“闭门造车”。

 

在学霸和差生之间,还有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

 

马化腾对外的形象很低调,只有在他的自传中有一些对生平的描述。生于广东汕头的他童年在海南长大,13岁跟随父母搬回广东深圳。正是在这一年,邓小平的首次深圳南巡,坚定了创办特区的信念。

 

青少年时期所处的环境,会塑成一个人的价值底色。在深圳,八十年代已经先内地一步走上了市场经济,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价值下,马化腾也形成了实干、沉稳、结果导向的性格特质。

 

另一方面,作为少年,他还是和其他同龄人一样抱有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在实干的性格驱使下,十五岁的马化腾拍到了哈雷彗星,并因此获得了几十块的奖金,这成为了他最为自豪的事情。

 

如果热爱天文的少年一直因循着自己的爱好走下去,如今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就不是腾讯了。但不满足于搞天文学只能做地理老师的命运,高考超出重点线100多分的他最终报考了深圳大学计算机专业。

 

22岁毕业后,马化腾先是做起了编程工程师,六年后与同学张志东合资注册了腾讯。之后,腾讯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的困难期,QQ在当时是烫手的山芋,想卖卖不掉,成本随着用户的扩张急速增长,只能硬着头皮干,直到拿到了IDG盈科数码的投资,才逐步进入了发展正轨。

 

如今,腾讯的互联网社交帝国已经成为寡头垄断,无人能撼动。

 

有潮汕人性格特质的马化腾在对外形象上比李彦宏和马云神秘的多,对外的演说更多涉及产品、技术,不多谈公司,也不做人生导师。

 

在AI的探索上,腾讯没有像百度一样将宝全押,也没有像马云那样雄心壮志的砸1000亿。以马化腾的理念,AI发展基本还是以自身业务需求为出发点,主力部门是AI Lab、优图实验室、微信AI团队、腾讯云。

 

WAIC上,马化腾介绍了公司目前的主攻业务,介绍了腾讯同传,然后从产业的角度说明了自己对AI的看法。

 

在他看来,AI技术是一场跨国、跨学科的科学探索工程,对于任何一个企业、城市和国家来说,都不能拒绝AI领域的“奥林匹克”,更不能“闭门造车”;第二,AI技术的发展,正在通向“大社交”时代。第三,充分考虑未来AI发展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主要对AI可能形成的黑产实时关注。

 

后记

 

百度、阿里、腾讯究竟谁离谷歌更近?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谷歌就是谷歌,即使伟大,也不可复制。

 

对于百度来说,如何平衡用户需求和自身的经营利益,找到价值的突破口,是摆在李彦宏面前的,进入AI之前的最大课题。相较于纯互联网公司,阿里还是欠缺技术基因,达摩院能否完成这一使命,是马云能否在AI一展拳脚的重要看点。奉行实用主义的腾讯,在AI这个更需创造性和想象力的领域,马化腾的稳扎稳打是否还能奏效,仍待观察。

 

中国AI的未来如何,BAT都没有给出清晰的图景。那么,这个时代的人、事、景,给人们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经营篇



拯救者苏姿丰:统帅型人格,领导力致胜,追求卓越


“AMD现任CEO苏姿丰博士(Dr.Lisa.Su)是一个怎样的人?”,知乎上有人问。



外观协会式回答:“从来不化妆,很少穿裙子,高智商,工科女。”

 

历史考察式回答:“高学历,履历丰富,刚成为农企(对AMD的谐称)CEO的时候我记得争议还不少,但是苏女士上任后用一系列改革使农企业绩提升,股票大涨,实在非常厉害。”

 

专业技能式回答:工程师出身,比前任更懂技术,知道如何做好产品。同时有很强的市场嗅觉,是个不错的CEO。

 

确实,作为科技界少数,芯片界屈指可数的女性CEO,苏姿丰偏男性化的外观气质和低调的个性没有给她博得更多性别化关注。把她推向舞台中心的,是在业界坚实的履历,和履历之上救AMD于水火,并开始转守为攻的传奇。

 

芯片的武林世界,从来没有文人骚客的闲情逸致,只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想要获得成功,想要追赶和超越,就必须比对手更快。

 

虽然是女性,但苏姿丰似乎没有感性思维慢半拍的牵绊,遗传基因加上24岁MIT最难电气专业博士毕业,妥妥的女学神一枚。毕业后的苏姿丰先后在TI德仪、IBM,以及飞思卡尔等半导体公司担任过技术和管理职位,在此期间,还成为了IEEE电子工程师学会成员。

 

和AMD结缘是在2012年。

 

在苏进入之前,AMD因为前任掌舵鲁伊斯对ATI的收购失策,未能给公司带来增长推动不说,还陷入了债务危机,此后AMD连年亏损,四年更换四任CEO,股价甚至跌破2美元。

 

除非热爱,否则谁愿意做接盘侠?

 

这时有一位IBM老人走了出来,作为曾经的传奇,多诺弗里奥或许是想续写传记,进入了AMD董事会,帮助筹划扭亏战略。在曾经导师的“拉拢”下,苏姿丰爽快答应。2012年加入AMD,两年后成为CEO。

 

但这并不是霸道总裁走上人生巅峰的情节。摆在苏姿丰面前的AMD日渐式微,技术更新迟缓、没钱,两个大bug似乎已经宣判了公司的死刑,只是缓刑多久执行而已。

 

置之死地的AMD如果再失误可能就没有生还的余地了,苏姿丰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不同于一般的领导者,她的领袖座右铭就是:“Failure is not an option(绝不许失败)。”

 

这点也在时刻贯彻落实。当寄予追赶英特尔、英伟达厚望的“齐柏林飞艇”项目可能毁于一个设计缺陷时,测试团队进入了苏姿丰所说的“阿波罗13模式(源自美国纪实电影《阿波罗13号》)”,也就是“Failure is not an option(绝不许失败)。”

 

测试前一天发现缺陷,对于再老辣的工程师都是没有遇到过的重大事件。但此时的苏姿丰态度坚决,决不推迟测试,在没有option的情况下,四组工程师不得不用尽脑力寻求可以迂回缺陷的解决方案,直到发现突破点。

 

“绝不许失败”终让AMD找到了“唯快不破”的感觉,在苏姿丰强硬、决绝的领导风格下,AMD被业界诟病的不思进取“农企”形象也逐渐改观。

 

今年年中,苏姿丰带着7nm如约而至,在业界着实惊艳一把。7nm工艺下,新Vega的晶体管密度是之前2倍,性能是1.35倍,能效是2倍。

 

对于AMD和苏姿丰,未来通过游戏和VR撬动AI上游芯片需求已是板上钉钉的战略。只是她的老对手们,英特尔尽管暂时失误,但绝不可能放弃这块蛋糕,英伟达则时刻都虎视眈眈。

 

在面对外界疑问时,苏姿丰说:“我们不可能企图对手失误而获得成功,而是专注于给终端用户提供更高的性能,不断改进产品。”

 

希望AMD能像苏姿丰所期望的一样,“追求卓越,成功才能在不经意之间追上你。”

 

拓荒者黄仁勋:探索型人格,召唤力无敌,“丧心病狂”

 

在芯片领域,没有谁比黄仁勋有更多信众了。

 

但在召唤力无敌的背后,老黄也有血泪史。

 

别看现在业界对英伟达发布的新品称为“核弹”,貌似极致重磅,但事实上,“两弹元勋”的缘起是用户对产品性能的调侃。

 

早年,英伟达显卡主打还是4、5系列,散热差就是非常大的缺陷。据说,4系列旗舰卡GTX480盛行时,为了证明它的散热渣用户做过用显卡煎鸡蛋的实验,结果是鸡蛋煎熟,显卡也烧坏了。5系列也一样,有媒体尝试给GTX590超频,结果烧了。自此,黄仁勋成为了“两弹元勋”。

 

之后的GTX690、GTX790,也曾多次发生自燃事故,英伟达显卡成了“战术核弹”。

 

 

但作为硅谷IT一霸,黄仁勋怎能因为“核弹”就“炸”没了自信,事后也证明,当别人对你的恨有多深时,爱也有多深。

 

事实上,黄仁勋抗击打超强、不疯魔不成活、越挫越勇的个性打小就开始养成。

 

少年时被父母送往美国读书的黄仁勋,小学在肯塔基州的一所寄宿制学校度过,因为地处乡下,也不是正规的预科,这所学校充斥着家长和老师眼中的“不良少年”。氛围使然,黄仁勋也和别的孩子一样上树爬墙、偷吃、抽烟——无害不做。但和其他孩子不一样,天才少年还是有学习上的先天禀赋,他也成了“不良少年”们的补课老师。

 

如果是性格安稳、老实的孩子,肯定无法适应到处都是调皮捣蛋的环境,但原本个性就不安分的黄仁勋,倒是如鱼得水,认为这样的经历造就了他坚强的个性和超强的适应能力。

 

在这个时期,他追求刺激和搞破坏的基因也开始形成,和哥哥在游泳池里放上可燃物,点燃后跳进“火海”里,体验“冰与火”的快感,都是儿时的玩法。

 

后来,迷上乒乓球的黄仁勋15岁时拿到了美国乒乓球公开赛的双打第三名,这段从失败到成功的经历让他一改散漫的个性,开始形成专注的态度,这为他取得后来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不怕挫折、追求刺激的个性,超强的适应能力和专注的态度,当黄仁勋发现芯片是他最终想要成就的“王国”,便开始了风雨兼程。

 

拿到斯坦福硕士学位的黄仁勋先后在AMD、LSI Logic工作,获得了丰富的技术经验。1993年,30岁的黄仁勋和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立了英伟达。喜好图像的他,立志于制造速度更快、画面感更加真实的特制芯片。

 

从创立到现在,英伟达经历了早年失意濒临破产、第三代芯片RIVA128得到市场和消费者认可,直到新世纪,惊人的速度发展,让英伟达和AMD成为了仅存的两家GPU公司。

 

目前,英伟达的GPU占据着70%市场份额,是绝对的寡头。在这个超高份额中,全球数千家AI公司功不可没,它们大部分将产品构建在英伟达的平台之上。

 

事实上,在AI探路上,英伟达总是可以先人一步。

 

去年12月,推出了“Titan V”PC GPU,标志着英伟达清晰面向AI的战略定位。据黄仁勋介绍,“Volta”系列的“创生”主要为推动高性能计算和人工智能的极限。今年年中,推出了首款专门为机器人设计的AI芯片Jetson Xavier。

 

8月,英伟达放出了又一个重磅更新——下一代GPU架构“图灵(Turing)”,以及应用Turing架构的对应Quadro系列专业显卡产品。

 

纹纹身,穿皮衣的黄仁勋已成为其经典形象

 

或许,做芯片就需要点“丧心病狂”,在这个追求极致的事业上,黄仁勋鲜明的个性为其吸粉无数。曾经的调侃,也变成了为他的坚持而欢欣鼓舞。

 

守卫者陆奇:导师型人格,执行力为本,勤奋耐久

 

陆奇给到外界的印象一直是温文尔雅。



不是学神,也没有“爆炸”性格,他的总裁之路用“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更为贴切。

 

原本获得复旦硕士学位留校任教的陆奇,因一次卡内基梅隆大学研讨会上的提问改变了命运。因为他的几个问题让教授Edmund Clarke印象颇为深刻,加上他发布在国外期刊上的五篇高质量论文,Clarke希望他可以去卡内基梅隆大学进修博士。

 

获得学位后,又因为其论文研究与IBM当时的研究计划相关,陆奇幸运的进入了Almaden研究所。两年后,退出IBM加盟雅虎,并在2006年被任命为资深副总裁;2008年,获得微软垂青,成为执行副总裁,直到2016年9月从微软离职。

 

微软离职前,陆奇的声望主要在科技圈,但在确定入职百度后,开始声名大噪。

 

那段时间百度的日子实在不好过,负面新闻缠身,科技大拿出走不断,唱衰百度的声音达到顶峰,媒体也纷纷议论是否BAT从此没有B,直到陆奇加盟,终于消停了些。

 

作为有着Microsoft Office、Office365、SharePoint、Exchange、Yammer、Lync、skype、Bing搜索、Bing应用、MSN等诸多成功项目光环的顶级行家,苛刻如李彦宏都表示要放权,明示陆奇将成为贯彻百度战略的掌舵人。

 

对于陆奇的信任,李彦宏曾表示说:“陆奇(在百度)上上下下有口皆碑,大家都很喜欢他,他有非常强的技术能力,又有很强的管理能力,并且工作极其玩命。”

 

工作玩命是陆奇“功在不舍”的杀手锏,据坊间传闻,无论是在IBM、雅虎,还是百度,他都保持着凌晨4点起床,5-6点赶到办公室工作的生活习惯,平均每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

 

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却又能宽容对待下属。有百度高层描述,陆奇的行事风格是:很少尖锐的提问,或者是直指问题本质,而是用事例去启发。

 

这样看来,陆奇本人就是优秀职业经理人的参考标准,钢铁般的执行力、导师般的领导力、驽马十驾的意志力,最终,他用行动证明了守卫百度于险境。不仅逐渐缓和了百度的负面形象,也提振了营收和业绩,让市值走上新高。

 

今年5月,陆奇从百度离职——这个消息震惊了业界。或许是因为无法改变百度的核心价值观,无法实现他的“All in AI”,或许是他太累了,但相信在百度短暂的职业生涯里,他的执行力、领导力、意志力都曾为实现自己的AI梦而奋力拼搏过,只是现实的逼仄往往无法容得下梦想的远大。

 

后来,就发生了让人诧异的事情,离职后的陆奇去了没有科技基因的硅谷投资公司YC,对于科技大神来说怎么看都是下下选,但陆奇解释到,自己已经57岁了,持续负重前行、大规模高强度的工作已然不再适合,他核心要考虑的是,在未来5~10年的职业生涯中,做成怎样的事情。

 

还有家庭的因素,入职YC后,陆奇可以中国和美国两边跑,照顾到两边的亲人,这也应和了陆奇离职百度的官方理由。

 

无论怎样,YC抽中了“上上签”,他们在等待着陆奇宝刀未老,大展宏图。

 

后记

 

看了三位AI华人大牛的经历,不知道是否符合你心目中对“霸道总裁”的定义。

 

现实中,苏姿丰挽救AMD于水火,是一场“救亡图存”,她的使命是“绝不许失败”;黄仁勋极致的性格让他无所畏惧,带英伟达走上了巅峰;勤奋如陆奇,也并不能为所欲为,“All in AI”已然折戟。

 

但无论成败,职业经理人们的战场上从来没有风花雪月。


长按二维码关注,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我是广告:芯师爷重金约稿,等你来撩!

好文请投:tougao@gsi24.com

往 期 精 选 

— 完 —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