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Leiphone雷锋网

文章数:9053 被阅读:27664935

账号入驻

深圳为什么出不了“海大宇”

2018-12-11
    阅读数:

▲点击上方 雷锋网 关注

文 | 张栋

来自雷锋网(leiphone-sz)的报道

时间往回拨十余年,胡扬忠、傅利泉、张鹏国们应该不会想到,他们会打退Tyco、Honeywell、GE、BOSCH、Panasonic、Sony、Samsung等国外豪强,成为中国乃至全球的安防巨擘。

1


“海大宇”,杭州三雄并起

大约20年前,Tyco、 Siemens、Schneider等国外厂商通过并购大举进入中国安防市场,那时候的安防模拟时代是进口产品的天下,当时国内厂商大多做的还是代理生意。

模拟时代后期,安防前端依然由进口品牌把控,但繁荣的背后掩藏着巨大危机,这些摄像头价格贵、效果差、客户体验非常不好。

就像久饿的鲨鱼闻到了血液的鲜腥。

一时间,包括深圳图敏、金鹏,上海诚丰、杭州海康、北京汉邦、成都德加拉等中国企业蜂拥而上,以视频采集卡入手,从安防后端突围,主攻数字信号处理方案,打响了安防数字化战役。

视频采集卡采集的信号是前端的模拟摄像机提供的,经采集卡采集、编码,给电脑提供数字集号,实时显示并存储。

在这几家公司中,最终杭州海康笑到了最后,他们以突破性技术方案及产品迅速夺走了外商手中的核心价值与话语权,让他们一步步丧失掉自身的价值空间,并由此挖得了其后期壮大的第一桶金。

一个企业的成功带不起一个产业的雄起。

2002年,同样出生杭州的大华股份在国内率先推出8路音视频同步嵌入式DVR,并迅速占领了整个市场份额的30%-40%。

嵌入式DVR系统建立在一体化的硬件结构上,整个视音频的压缩、显示、网络等功能全部可以通过一块单板来实现,大大提高了整个系统硬件的可靠性和稳定性。

那时候,大多前端摄像机外商并没有太过在意嵌入式DVR产品,这也为他们在中国市场的败退埋下了又一伏笔。

而处于同时代的成都德加拉、北京汉邦等国内公司,也因为没能跟上大华的步幅被甩到身后。

再往后,中国安防顺利跨越到数字时代,赛道从业者们无不争夺视频编码器市场,当时的视频编码器市场,有两大力量值得一说。

第一大力量是H3C团队,也就是今天宇视科技的前身。得益于华三的通信技术背景,宇视科技带着技术天赋和营销背景一举介入视频编解码产品研发、应用,并奠定了其在这个行业中第三把交椅的位置。

而当时的深圳图敏可以看作是第二大力量,他们在这条技术细分线上衍生出了三家公司:包括黄河、深奥和朗驰。

这三家公司的研发人员皆从图敏嵌入式研发团队中剥离出来,也是深圳最早一批做嵌入式安防产品的公司。但后期由于自身原因,他们都慢慢沦落成为给第三方企业做产品的团队。

之后的十几年中,海康、大华等杭州安防企业发动了包括价格战、屯田战等一系列战役,他们相爱相杀,在竞逐中各自成长,推动安防产业技术革命的同时也稳坐了全球视频监控市场头部的位置。

当然,他们的日益壮大也成就了杭州这座城市。

2


取代深圳,杭州成安防新都

眼下,如果一定要说一处中国安防新城,那么非杭州莫属。

这座建城历史达两千二百多年的古城,在孕育安防巨头方面极具天赋,它似乎一直都在韬光养晦为安防等产业铺设摇篮、提供给养,让中国安防走向世界。

当然,也会有人提到深圳。

在海康、大华、宇视等企业为杭州打上安防印记之前,这里曾经被称为中国安防之都。

身为中国改革开放桥头堡,深圳在电子产业链上的优势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安防作为一个传统制造产业,在产品架构及组织构成方面严格遵循行业标准规范。

当杭州的企业还在卖板卡和DVR时,深圳的安防企业已经出了IPC和SDI,数千家大大小小的安防企业聚集在此,依靠开放包容和创新的商业氛围,打通了去往世界各地的海关出口通道。

于此,便出现一个疑问,公司数量、经济实力、创业基因均占优的深圳,为何在安防历史沉浮中,丢掉了安防之都的盛誉?相比杭州,深圳安防产业到底缺了些什么?

3


发展安防,深圳缺了什么?

1、忙于赚快钱是深圳安防溃败的最大原因。

当深圳安防小老板们还在酒桌上吹嘘自己的ODM产品又销售了多少,去到了哪些国家,乐此不疲地为贴牌产业忙碌时,远在杭州的同行们已经拒绝了这种颓废与落后,他们为自己的品牌、产品,又多码了一行代码、多写了一篇稿件,多做了一张高质量海报。

华泰科捷CEO傅剑辉说,一直以来,深圳安防企业就有非常强的生产制造能力,但在技术研发方面投入较少,大多是拿来主义,通过完整的供应链、低成本模组,迅速做出产品销售出去,忽略了品牌本身的价值。

“深圳的安防企业体系太乱,很多只是在开放的技术上做差异化,老板们太过保守,不敢投入,也不懂得市场运作,更不懂得宣传推广,只想赚快钱,有时还窝里斗,抠材料,造成产品利润太低,加上人力成本巨大,根本无法投入更多的资金去研发。”一位安防人士如此评价。  

“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城市口号携带着包容而充满魅力的基因,让山寨机、摄像头这类迭代很快的产业,找到了最适合发展的温床。

这片温床之上,让习惯赚快钱的深圳安防从业者就像考试作弊成功的孩子一样,失去了学习的动力。

后面几年,小富即安的思想让深圳彻底失去了拥有大型安防企业的机会。

上市之后,海康威视等杭州企业在平定外忧之后,又快速发起‘价格战’解决内患。他们利用足够大的资金杠杆大力发展安防渠道市场,卡住了分销市场的咽喉,品牌的作用开始影响用户的选择,等到“低价”的杀手锏一祭出,深圳安防企业立马遭到碾压,市场哀鸿一遍。

紧接着,深圳安防企业陆续传来转型、倒闭、老板失联等声音。深圳安防地位开始动摇,安防新都之誉慢慢走向了杭州。

2、技术前瞻性也体现着一家企业是否持续正向发展的关键。

企业的良性高速发展除了需要所有同事自上而下地不懈努力,还需要考虑行业技术、产品趋势的不断变化。而这,就要求企业从下至上的协力创新以及公司管理层对于各个节点发展趋势的精准把握。

早期的海康,技术优势并不明显。

做板卡,同时代有图敏、德加拉;做嵌入式,同时代也有蓝色星际;至于视频监控解决方案,海康更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但它在胡扬忠等人的带领下,具备极强的技术前瞻性,在安防每一个技术节点到来之前都能精准把握。在资源重心投入和战略方向选择角度来看,包括海康在内的杭州安防企业于全球范围内一直领先。

在网络IP化变革中,海康等杭州企业领先包括深圳在内的安防企业至少三年,当别人还在硬盘时代,其就布局联网监控技术;当别人迎头赶上时,它已经深耕深度学习领域很多年。

毫不夸张地说,包括海康等杭州安防企业一直以来都站在第一梯队的立场去思考技术、确定目标,并聚焦资源坚定执行。

3、拒谈情怀与梦想,只看成本与现金流。

在城市区位优势上,杭州属于两头不占。比如京津企业接近政治中心,对于政策和资本的反应天然敏锐,有助于获取补贴和投资;而杭州人和、地利相对一般,但在二线城市中,这是不错的初始竞争资本。

在宇视品牌部部长杨正看来,因为想象力少,也没法在VC或政治的帮助下一步跨越,没有鲜花和掌声,杭州这伙人反而适合做相对长期的开发,要深入客户真正了解需求才能开发出有生命力的产品,要靠销售回款来步步升级,这更像是龟兔赛跑中的乌龟,在无人瞩目中每年积累更新。

反观深圳,经济发展的早期可以用“野蛮”形容,这里是中国制造的前沿与代表,与其他城市的创业者相比,他们压力更大、紧迫感更强,也更加现实一些,他们每天想的不会是梦想与精神,而是成本与现金流。

而这无疑让他们无法沉下心来研发产品、琢磨营销。

再来,产业兴衰与人才多寡密不可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硅谷起源于斯坦福。此前的深圳相较杭州,优势在于一张白纸,天南地北任人描绘,劣势也在于一张白纸,没有历史也就意味着没有文化,无法做到像杭州一样,以浙江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工业大学等理工院校为基点,为各大企业源源不断输送优秀的计算机、电子、光学、通信等专业毕业生。

4、企业自身努力固然重要,但也要得到政策的倾斜。

从企业层来看,深圳安防企业数量多但规模小,无法系统性地去运营、管理,无法形成规模效应;反观杭州,大华是老牌、海康是国企、宇视起步高,这三家背景实力雄厚,且距离较近(政府批地建楼),方便互相学习与模仿。

从政府层面出发,“海大宇”成长过程中,杭州政府和滨江政府的支持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甚至起到决定性作用。

杭州是中国第一批科技强警示范建设城市;另外浙江省也是全国范围内率先安装动态视频监控系统的省份。

2008年,在海康、大华等企业逐步成为我国安防产业中坚力量的分水岭上,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还专门作了“杭州应打响‘品质安防、杭州创造’品牌”的批示。

宇视研发总裁王玉波回忆,在考察浙江的几个潜在城市对接基地中,自己的车辆抛锚,后面政府工作人员立刻让出了自己的车辆保证考察进程,并表示代修好车辆后送还。

可以说,杭州给安防产业的兴起提供了丰沃的土壤;相比之下,深圳稍显逊色。

4


做好安防,需要慢下来

疾速成长的深圳慢不下来;可想要做好安防,需要慢下来。

安防不像抖音等互联网产品,做不到一夜之间刷遍大街小巷,它要一颗一颗地架设、一台一台地部署,一点一滴地研发,用自己的产品和技术慢慢地去看清世界,去了解世界。

过去十几年中,低调求稳的杭州抓住了安防机会,他们用最强硬的姿态、最具性价比的产品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安防产品形态,改变了国外友人对于中国产品的定义。

当然,面对这块已经被杭州安企教育好的市场,深圳安防企业还有机会“翻身”。

今天的深圳,与以往不同,它已经过了赚快钱的时代,已经甩掉了ODM、山寨的帽子,更多拥有核心技术团队落地这里,他们像春天的草地,星星点点,但这些星星点点最终都会变成苍天的大树,产出安防的巨子。

今天的安防,与以往也有所不同,传统的买硬件送软件的作业模式一定会过去,安防‘重软轻硬’的时代也将很快到来。而深圳作为我国电子、软件的前沿阵地,栖息在此的众多中小公司可以与华为、腾讯等企业合作,在安防之上,在更大的物联网、智慧城市市场找寻机会,实现弯道超车。

“拿深圳和杭州比是最科学也最有可比性的。去年杭州提出‘转型升级看深圳’是准的,深圳这个‘师傅’找得是对的。”浙江省委书记车俊说。

忆古昔,杭州安防崛起,Tyco并入Johnson Control;GE安防并入UTC;Siemens退出安防;Schneider并购的Pelco,逐步衰落;Samsung监控卖给了韩华,韩华再次转让股权;Panasonic和Sony监控市占率逐年下降;Honeywell和Bosch,几乎没有增长。

看未来,深圳东有华为、西卧腾讯,东西交错下的这片土地承载着数以万计的高科技创新公司,而他们带来的创新气息,也将预告着国内安防新都之争又将拉开帷幕。 

- END -

  ◆  


推荐阅读


苹果对iPhone销售禁令提起上诉;三星回应与假Supreme合作

抢三星首发!荣耀发布屏下摄像头技术,屏幕不开孔

为了干掉战斗民族,它使出了自爆的0day漏洞

海康威视:AI 芯片很难被管制,海外市场值得期待

揭秘 Google 两大超级工程师:AI 领域绝无仅有的黄金搭档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