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Icbank半导体行业观察

文章数:9837 被阅读:28655370

账号入驻

WiMAX的坑爹史

2019-04-16
    阅读数:

来源:内容来自「鲜枣课堂」,谢谢。


大家好,我是小枣君。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我们经常提中国和美国的5G竞争,可是,美国除了高通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很牛掰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而高通,主要是靠芯片和专利行走江湖,也并不是一家设备商。全球四大设备商,中国有中兴华为两家,爱立信是瑞典的,诺基亚是芬兰的。美国一家也没有。


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老美曾经也是有一家国际化通信设备商公司的。这家公司历史非常悠久,实力也非常雄厚,它就是著名的——朗讯(Lucent)公司。


举世闻名的贝尔实验室,就是它家的


而且,如果按北美这个阵营来算的话,老美的死党,抓了咱们孟晚舟女士的加拿大,也曾经有一家很厉害的设备商,大家应该也听说过,叫做北电(Nortel)。



那么,问题来了,朗讯和北电,那么有名的两家公司,现在都去哪了呢? 


我来告诉大家:朗讯,被收购了,而北电,2009年破产了。


这两家公司的失败,虽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错误地押宝了一个现在看起来很“坑爹”的通信技术。这项技术,就是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WiMAX



故事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


那时,第一代移动通信技术(1G)开始出现。1G的代表,就是美国的AMPS技术,还有北欧的NMT技术。除此之外,还有英国的TACS、日本的JTACS和西德的C-Netz等。


虽然技术上百家争鸣,但说白了,也就是以美国、欧洲、日本三个地区为主。它们最有实力,并且相互竞争。而包括我们中国在内的其它国家和地区,都只有看热闹的份。


后来,到了2G时代(90年代初),欧洲推出了GSM(全球移动通信系统),而美国不甘示弱,推出了CDMA。通信标准的竞争,变成了美国和欧洲的PK角力。日本虽然也有PDC技术,但基本上没有形成竞争力。


CDMA VS GSM,大家应该不陌生


接着,到了3G时代(本世纪初),这场游戏就更精彩了。


那个时候,欧洲凭借GSM的成功,在电信行业继续拥有领先地位。排名靠前的通信企业,包括爱立信(瑞典)、诺基亚(芬兰)、阿尔卡特(法国)、西门子(德国),都是欧洲的。尤其是爱立信,当时是世界通信设备商的带头大哥。


而美国这边呢,通信设备商企业只有摩托罗拉,朗讯等,整体实力弱于欧洲。但是,美国在计算机行业拥有领先优势,例如英特尔、IBM、微软这样的IT巨头,都是美国的。


英特尔(Intel)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还有一家公司,高通(就是它推出了CDMA标准)。虽然高通不是设备商,但拥有很多专利,说话很有分量。


高通,Qualcomm


日本呢,其实已经退出了牌局。原因嘛,大家应该也知道,当年贸易战被美国干得半死,加上自身老龄化和经济泡沫等,早已处于全面衰退状况。一些2G时代还有一定实力的日本通信企业,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倒闭了。


但是,有一个新的玩家崛起了,那就是我们中国。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还崛起了以华为和中兴为代表的通信设备商(那个时候还比较弱),通信技术发展得很快,逐渐在全球通信领域有了话语权。


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欧洲一堆通信厂商,联合推出了WCDMA技术。凭借它们的实力,WCDMA铁定会成为3G标准,想都不用想。而欧洲这帮人,就是希望全世界都用WCDMA,搞技术垄断。


以老美的风格,当然不答应啊——都用WCDMA,我还玩个P?


所以,它就在CDMA基础上,搞出了CDMA2000,打算和2G时代一样,和欧洲继续对抗,掌握更多的主动权。


但是,老美也明白,凭借自己的力量并不足以和WCDMA抗衡,怎么办呢?



老美很快就想到了中国,拉个盟友呗!


据说,在敲定全球3G标准的时候,为了能让CDMA2000成为3G标准之一,美国代表团团长安排手下的华人团员私下找到中国代表团团长,约了个饭局。饭局之上,美国人直奔主题:“你们的TD不是也想进标准吗?咱们得抱团啊,不能让欧洲操控我们!你看这样行不,我们支持TD-SCDMA,你们支持CDMA2000,我们一起进标准,咱们得这样balabala……”。


美国当然不在乎中国的TD标准是否能成为标准,反正他们也不会推广。让中国标准通过,无非是在国际电信联盟中多份文件,对他们没有任何实质性影响。而利用中国的支持,让自家的CDMA2000成为标准,那才是它想要的结果。


而中国呢?由于是第一次冲击标准,能否成功心里根本就没底。所以,既然老美肯帮忙,双方各取所需,就这么干呗!


于是,双方就达成了默契。


到了第二天开会,是美国轮值。中国代表发言,称多个国际标准同时运行是国际社会更正确的选择,道理balabala。。。美国代表马上表态:“中国人说得对!支持!” 然后集体鼓掌,剩下欧洲人一脸懵逼。。。


于是乎,2000年5月,欧标WCDMA、美标CDMA2000、中标TD-SCDMA就共同成为3G国际标准。



所以说,国际电信标准的争夺,从来就不仅仅是技术本身问题,而是强国之间角力、对抗、勾结、妥协的过程。它事关本国电信企业发展的大局,必须采取各种手段,包括阴谋阳谋,争取对自己国家有利的局面。这种权力的游戏,没有实力的国家根本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不扯远了,继续回到主题。我们的主角还没登场呢。


按理来说,三大标准已定,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完事。可是,故事并没有结束。


没过几年,以Intel为首的美国“IT帮,跳出来掺局了。他们推出了极具竞争力的WiMAX技术,向“电信帮”发起挑战。


WiMAX是何方神圣?


WiMAX,就是Worldwide Interoperability for Microwave Access,全球微波互联接入。名字有点长,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简单多了,就5个数字——802.16。


从802.16这个名字就能看出它和802.11(无线局域网,也就是Wi-Fi)之间的关系。是的,WiMAX和Wi-Fi都是IEEE所定义的通信技术协议标准。



IEEE,电气与电子工业协会


Wi-Fi大家都很熟悉,是局域网技术。而WiMAX,是城域网技术。


其实,简单来说,WiMAX就是加强版的Wi-Fi


加强到什么程度呢?Wi-Fi最多无障碍传输几百米,WiMAX呢,理论上可以传输50公里。。。除此之外,它还有传输速率高、业务丰富多样等特点。


WiMAX采用了许多新的技术,如OFDM正交频分多址和MIMO多天线等(是不是很眼熟?),极大地提高了数据传输能力,受到行业追捧。


在技术优势明显、市场前景广阔的情况下,WiMAX迅速成为通信圈的新宠,极大地动摇了3GPP和3GPP2的地位,对传统三大3G标准构成了实质威胁。


警钟敲响,传统通信厂家迅速清醒过来,组织进行反击。不久后,3GPP推出了LTE技术,与WiMAX进行抗衡。前面所说的OFDM和MIMO,全部都在LTE中采用,算是“师夷长技以制夷”了。


正如前面所说,WiMAX简单理解就是Wi-Fi的加强版,所以,它实际上并不算是移动通信技术,而是基于IP网络之上,是IT技术往电信领域的“入侵”


WiMAX技术主导者是Intel、IBM、摩托罗拉、北电,以及北美一些运营商。Intel与摩托罗拉向WiMAX项目注资9亿美元,算是开了张。紧接着,美国运营商再注资30亿美元,一下子就把火烧旺起来了。


为了给WiMAX造势,Intel厚着脸皮宣称,WiMAX芯片比传统3G芯片便宜10倍。


这下子,整个行业更加沸腾了。大量的WiMAX相关研究论文被发表,很多企业都纷纷投入到这项所谓“3.5G”技术的怀抱。


眼看形势一片大好,美国当然亢奋啦,搞不好WiMAX能彻底逆袭传统通信呢!


于是,美国开始不惜一切代价支持WiMAX。



首先,先把WiMAX扶植成正式的国际标准再说。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不是标准就等于没有法定身份,也就没有合法频率,根本没法玩。


但是,当时已经是2007年了。前面我们说过,2000年的时候,国际电信联盟就已经敲定了三大3G标准。确切地说,3G标准提交的最终截止时间是1998年6月30日(国际电信联盟曾公告全世界)。现在去加标准,你以为国际电信联盟是你家开的么?


美帝不愧是美帝,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愣是被它搞定了。。。


美国凭借自己的力量,强行打开了国际电信联盟的大门,召开了专题会议,把WiMAX接纳为第四个3G国际电信标准,并如愿地分配到了全球频率。。。


所以说,不服不行啊,谁让它是世界霸主呢。。。



这下好了,WiMAX要钱有钱,要靠山有靠山,要身份有身份,要频段有频段,该有的都有了,真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老大都表态了,那小弟们还不赶紧站队?于是乎,圈子里风云四起,城头变幻大王旗。


加拿大是一贯跟着美国跑的,所以,北电(加拿大)闻风而动,将传统3G业务出售给法国阿尔卡特,然后孤注一掷地全面转向WiMAX。


亚洲,除中国大陆之外,几乎都成了WiMAX的试验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都部署了WiMAX。


台湾更不用说了,惟美国马首是瞻,全力押宝WiMAX,争先恐后地抢WiMAX牌照。台湾的全球一动、威迈思电信、远传电信、大众电信、大同电信、威达超舜电讯等六家运营商,都抢到了WiMAX牌照,准备大干一场。


老美看这形势一片大好,就开始得意起来,一方面继续为WiMAX摇旗呐喊,另一方面,鼓动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TD-SCDMA运营商加入WiMAX:“TD-SCDMA没有前途,唯一的出路就是向WiMAX靠拢。”



为啥要扯上中国的TD-SCDMA呢?因为两者都使用了TDD(时分双工)机制,和WCDMA的FDD不同。所以,WiMAX和TD-SCDMA之间更有替代性。


中国当然不乐意啊,凭什么听你的?于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中国这次选择和欧洲站在了一起。


欧洲对美国的做法是很不爽的——让你搞了个CDMA2000,你又搞个WiMAX,有完没完啊?诺基亚的高管当时就站出来,公开批评WiMAX,把Intel惹恼了,两边隔空对骂,吵得不亦乐乎。整个行业里的气氛就很紧张,大家明争暗斗,都想搞死对方。


中国的态度,改变了WiMAX命运天平的倾斜方向。


仔细分析一下当时的实力对比:全球通信设备商,有实力的就那么几家,爱立信(瑞典)、阿尔卡特(法国)、西门子(德国)、华为(中国)、中兴(中国)、北电(加拿大)、朗讯(美国)、摩托罗拉(美国),掰掰手指就能算出孰弱孰强了。何况,朗讯被阿尔卡特收编了,美国也就高通在电信领域有点实力。高通又是一个芯片和专利商,压根不造设备。 


更坑爹的是,高通还是个“叛徒”。高通在传统通信领域有很多既得利益,三大3G标准(WCDMA、CDMA2000、TD-SCDMA),其实都是基于它的CDMA,所以,它根本不希望发展WiMAX。虽然高通自己的UMB(基于CDMA2000演进的4G)黄了,但LTE还是对它有利。


所以,高通和WiMAX联盟的谈判失败后,干脆它所有的芯片都不支持WiMAX,而Intel当时也没有预见到智能手机的崛起,所以根本没有重点发展手机芯片。。。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Intel,加上麾下一群酱油党,结果可想而知了。


没有设备,没有芯片,没有成熟的产业链,你还怎么玩?


所以说,这场战役其实已经分出了输赢。



不出所料,在缺乏产业链支持的情况下,WiMAX的形势急转直下。


因为网络设施跟不上,芯片供应跟不上,产业链发展严重不足,WiMAX的使用体验非常差,WiMAX阵营开始瓦解。


澳大利亚最早部署WiMAX的运营商老总首先开炮,在国际会议上痛骂WiMAX,说室内覆盖在区区400米就不行了,时延高达1000毫秒。(去年的会议上,他还曾对WiMAX赞不绝口呢。)


然后,到了2010年,WiMAX标准的最大支柱Intel先撑不住了,宣布解散WiMAX部门。这就搞笑了,带头大哥都跑了,还怎么玩?(这也充分证明,美帝卖起队友来,真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美队,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


再然后,当初孤注一掷转向WiMAX的加拿大北电,破产了。。。


一看大事不妙,马来西亚、菲律宾、韩国等亚洲国家纷纷跳船跑路,由WiMAX向TD-LTE转。


就连全球最大的WiMAX服务提供商,美国Clearwire公司,也“叛变”了。。。它把业务重心由WiMAX转向了TD-LTE,2011年9月宣布与中国移动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进基于TD-LTE标准的产品与设备开发。


什么叫墙倒众人推,这就是了。


这下可好,当初美国吹牛逼,TD-SCDMA只有转向WiMAX一条路。这才几年,就变成“WiMAX只有转向TD-LTE一条路”。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啊。


最苦逼的是我们的台湾同胞。


台湾对WiMAX跟得最紧,下注最大,现在傻眼了。想调头?谈何容易。WiMAX的产业结构都建立了,频段也都分出去了,哪能说调头就调头啊?


自2010年WiMAX帝国开始崩塌后,台湾又独自在WiMAX上苦撑了两年。2012年一盘账,发现六家运营商的WiMAX用户加起来还没有15万,连内地一个县都不如。


全球一动先撑不住了,要舍弃WiMAX投靠TD-LTE。但按台湾监管机构的规定,只有完成70%的覆盖时,才可申请向LTE转换,这可就把运营商整死了。而且,监管机构已经把最好的高端频率都分给WiMAX了,运营商想改道也不行,因为没有频率可以用。想让监管机构收回WiMAX频段,重新分配给TD-LTE,更难啊。


就这一下,彻底伤了台湾通信行业的元气。不仅损失了500亿美元的投资,还毁掉了产业,浪费了时间。到现在都十年了,还没缓过劲来。。。


话说回来,我们的台湾同胞也真是可怜,除了WiMAX这事被美帝坑惨之外,液晶面板也被韩国三星棒子坑得生活不能自理,现在就只剩下半导体在死撑,唉,想想也是悲催。


所以说啊,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台湾傻,问题的关键还是因为实力太弱。手上没有自己的标准,而且在生态链中没有自己的地位,遭遇这样的境遇,也是迟早的事。


你就这点家底,还敢跟着大佬们玩大牌局?人家家大业大,输了大不了从头再来,你老本一下子就输光了,还怎么玩下去?再加上,你好歹要跟对老大啊,跟个没良心的,那不是自己送人头当炮灰么。


总而言之,WiMAX阵营彻底输掉了这场战争,WiMAX这个词,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欧洲和中国赢得了最终的胜利,LTE也如愿成为了4G标准,有了无法撼动的正统地位。


而美国这边呢,一片惨淡。。。北电没了,朗讯卖了,摩托废了,不过,“叛徒”高通还在。。。



尘埃落定之后,世界通信行业格局也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转眼之间,十年过去了。往事虽然如过眼云烟,但回想起来仍然是心惊肉跳。如果当初我们不慎走错了方向,也许今天的全球通信行业竞争格局,就是另外一幅场景了。我们也不一定会有现在的地位和优势。


如今,斗争还在继续,通信行业依旧是暗流涌动、剑拔弩张,各方势力此消彼长、合纵连横。充满未知的将来,究竟谁能笑到最后,只能让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了。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半导体行业观察转载仅为了传达一种不同的观点,不代表半导体行业观察对该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果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半导体行业观察。


今天是《半导体行业观察》为您分享的第1916期内容,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半导体行业观察

半导体第一垂直媒体

实时 专业 原创 深度


识别二维码,回复下方关键词,阅读更多

科创板|OLED|开源|射频|5G|氮化镓|展会|VCSEL

回复 投稿,看《如何成为“半导体行业观察”的一员 》

回复 搜索,还能轻松找到其他你感兴趣的文章!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