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DeepTech深科技

文章数:523 被阅读:3625425

账号入驻

“全球最热计算机科学研究院”在中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共同见证的20年

2018-11-10
    阅读数:


2017 年,阿里巴巴砸 1000 亿人民币成立达摩院以探索基础研究,就在昨天(11 月 9 日),腾讯基金会宣布将投入 10 亿元人民币的启动资金资助“科学探索奖”……近几年,中国的大型互联网企业愈发乐于成为基础科学研究的推动者。放眼未来,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我们有望愈发习惯这样的新闻,但回顾过去,有哪个案例特别值得我们在这股基础研究的新一轮助推浪潮中进行参照和思考?


1998 年成立的微软亚洲研究院是一个不错选择。作为一本科技杂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有幸见证了这家研究院的成长:本周,迎来 20 周岁诞辰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在北京展示了其建院以来等一系列成果,其中就摆放着一本 2004 年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杂志当时将微软亚洲研究院称为“全球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


图|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 20 周年纪念展厅上摆放的一本 2004 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除此之外,《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著名的“35 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榜单中,更是不乏大量从微软亚洲研究院中走出来的青年科学家。



TR35 榜单覆盖不同的科技领域,获奖者们也往往来自不同的机构,但 DT 君发现,在计算机领域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几乎每一年的来自计算机领域获奖者背后都有着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或者实习的经验。


当 TR35 榜单去年首次落地中国,推出中国区榜单之后,这一“魔咒”同样显灵。也就是说,无论在全球还是中国范围内,关注和选拔出最有实力引领计算机创新的青年人才,我们已经无法避开微软亚洲研究院。这个微软旗下的基础研究机构,用了 20 年的时间,在输出计算机科学人才上已经达到了世界级的水平,这既是了研究院本身的实力,也代表着中国本土科技创新人才所具备的巨大可能性。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中的 TR35(来源:DT君)


微软亚洲研究院的 TR35


本周,微软亚洲研究院举办了一系列的 20 周年庆活动。在这些活动中,DT 君不仅看到了萨提亚·纳德拉、比尔·盖茨等微软的高层,还看到了 Yoshua Bengio、姚期智、Raj Reddy等全球顶级学术界大咖,以及清华邱勇校长、北大郝平校长等中国教育界的领导者,但更多的身影是以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身份前来的 TR35 获得者们,他们当中的不少人正成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人物。



图丨纳德拉出席微软亚洲研究院主办的教育峰会(来源:DT君)


今天,微软亚洲研究院也会举办其 2018 年的院友会,预料将同样集结中国最值得期待的一批科技力量。因为在 2017 年的微软亚洲研究院第二次院友年会上,就出现了非常难得一见的场面:四家中国最顶级的人脸识别公司的创始人坐在一起,参加同一场专家讨论。他们是中科视拓的董事长兼 CTO 山世光、旷视科技首席科学家孙剑、依图科技的创始人和 CEO 朱珑,以及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


这四家公司占据了中国人脸识别市场相当的份额,彼此间也存在相当激烈的竞争。但是,一个同样的身份让他们坐在了一起: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友。正因为如此,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办人之一张宏江还在活动中开玩笑地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说:能不能把大家都收购了,成立微软亚洲研究院刷脸公司,“让天下没有难看的脸”。



图|沈向洋(来源:DT君)


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计算机视觉力量很大程度由沈向洋打造。2001 年,沈向洋的实验室迎来了一名叫孙剑的西安交通大学博士生。两年后,孙剑在博士毕业后全职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从副研究员开始,一直做到首席研究员。


2009 年,孙剑团队在计算机视觉最重要的学术会议 CVPR 上发表了一篇给图片去雾的论文,获得了当年 CVPR 的最佳论文奖。这是中国学者首次获得这项荣誉。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AI家谱”(来源:微软亚洲研究院


2016 年,他和团队又在 CVPR 上发表论文,描述了一个 152 层的神经网络 ResNet,这项成果不仅在机器视觉的顶级比赛 ImageNet 上斩获了多项冠军,而且也帮助团队再次获得了 CVPR 最佳论文奖。ResNet 让机器可以在某些图片识别的任务上超过人类,为计算机视觉的大规模商业化做好了技术准备。这两篇论文的第一作者都是在清华读本科时就在孙剑团队做实习生的何恺明,当时他已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全职工作。何恺明后来离开微软亚洲研究去了 Facebook 的人工智能实验室。


孙剑整整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了 13 年。2010 年因为图片搜索技术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为 TR35。他从清华接收的实习生不止何恺明 1 人。2007 年,当时还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实验班(俗称“姚班”)的大二学生印奇也来到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主要做人脸识别。在这里,他和同是姚班同级、在隔壁做图片搜索的唐文斌熟悉起来。唐文斌在清华的导师唐杰因为要出国半年,所以推荐他来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唐杰自己在清华读博的时候也在亚研院实习过)。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友照(来源:DT君)


2011 年,印奇和唐文斌决定利用自己学到的技术创业。2011 年 10 月,他们和“姚班”学弟杨沐共同创建了旷视科技。一开始,他们没有想做一个人脸检测公司,而是做了一个人脸追踪的游戏《乌鸦来了》,游戏通过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检测头部运动,来控制稻草人左右摆动赶走偷南瓜的乌鸦。虽然游戏很好玩,一度冲到苹果 App Store 中国区免费榜前三名,但是旷视却只挣了几千元。所以,印奇和唐文斌决定以自己擅长的视觉技术为主,寻找更合适的应用场景,最终让公司走上了正轨。2016 年,印奇甚至把孙剑从微软挖到了旷视,邀请他担任首席科学家。师生两人在一个新创公司重遇。2017 年,印奇参加了中国区的 TR35 评比,并成功入选。


比印奇大 5 岁的清华学长朱军也曾经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过。朱军工作非常勤奋。网上流传他每天清早骑车从清华到微软,工作到半夜才从微软回清华,因此锻炼出了极强的工程能力。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期间,朱军被评为最佳实习生,还获得了和比尔·盖茨见面的机会。2017 年,已经回校任副教授的朱军因为在概率图模型领域的杰出贡献成为中国区 TR35 的一员,并于今年升任教授。


除了朱军和印奇,2018 年中国区 TR35 还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查正军、上海交通大学特别研究员卢策吾、氪信科技创始人兼 CEO 朱明杰、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都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或实习过。其中,查正军曾在首席研究员华先胜的团队工作,华先胜是 2008 年的全球 TR35,查正军曾表示华先胜非常最看重实习生创造力和思维方式,对他帮助很大。


2018 年 11 月 7 日,最新一期的“微软学者”名单出炉。朱军的学生石佳欣是 11 位获奖者中的一位。微软在年轻学者中的火炬,必会继续传承下去。


“微软学者”奖学金同样于 1999 年启动,今年已是第 20 次评选,共有超过 50 所高校的 406 位博士生获此殊荣,很多获奖者已是当下学术界的中流砥柱。例如说浙江大学教授周昆,他是首届“微软学者”奖学金的获奖者,如今也是国际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会士(IEEE Fellow)、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同样也是2011年度 TR35 获得者。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活动现场照片(来源:DT君)


获选 TR35 的荣誉不仅仅是写进了这些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的履历。1999 年 5 月,现任科大讯飞副总裁、讯飞 AI 研究院联席院长的李世鹏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并担任副院长、首席研究员及多媒体计算组主任研究员,他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十余年中,曾培养出了 3 位 TR35 的获得者,如此成绩也让像他这样研究院的高层引以为傲,即便如今他已经不在微软亚洲研究院。


成立早期:清华、北大的学生感动了比尔·盖茨,但未来未知


如此看来,无论是外界皆知的走出过百度总裁张亚勤、阿里云之父王坚、联想 CTO 芮勇等行业领袖,还是《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关注的计算机科学青年创新者,微软亚洲研究院为中国乃至世界计算机界所贡献的成绩,恐怕业内也无人能及。而回到 20 年前,在中国由企业投资建研究院更是绝无仅有。


全球范围内,微软都是最早投入人工智能研究的企业之一,早在 1991 年创立微软研究院时,比尔·盖茨提出的愿望,就是让计算机有一天能看会讲、能听会想。


盖茨于中国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则是可以追溯到 1995 年。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庆典(来源:微软亚洲研究院)


当时,比尔·盖茨夫妇来到中国蜜月旅行,并走访了北京的一些高校,中国学生身上洋溢的才智、激情和创造力给盖茨留下了深刻印象。这让比尔·盖茨萌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微软应在中国设立一所基础研究机构。在 11 月 9 日微软的 20 周年庆祝活动上,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在现场特地感谢了当时的清华、北大的学生,“多亏了你们,让盖茨萌生了这样的想法。或许当时盖茨认为全中国的学生都是清华北大这样学生。”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活动现场照片(来源:DT君)


到了 1998 年 11 月 5 日,筹办工作完成,微软亚洲研究院(初创时称“微软中国研究院”)在北京成立,微软设在美国本土以外规模最大的研究机构就此诞生。


现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的洪小文至今仍记得,当时他专程飞到北京参加建院仪式,还为研究院面试了首批研究员。“北京研究院一切从零开始,我专门从美国背回一套计算机顶尖演示设备,在机场搬运时还不慎扭伤了背部,跟候选人的电话面试是边治疗边进行,尽管行动不便甚至有些尴尬,但能参与研究院初建诸事项,还是倍感荣幸”,在纪念微软亚洲研究院 20 周年的一篇文章中,洪小文如此说道。


但这样一个开建研究院的决定在当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即使是在计算机领域,因为基础研究的回报周期往往非常之长,从政府到媒体,从学术界到产业界,人们都在好奇微软亚洲研究院最终会成长为什么,究竟会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或者只是其在中国的一个公关角色和形象大使。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活动现场照片(来源:DT君)


洪小文也坦言,这也给参与建设的团队带来莫大的压力。“毕竟,当时国内计算机技术研究整体水平以及高端人才的储备等等都还处于发展的初期。建院之初,大家如履薄冰,研究院会长成什么样子心里都没有底。”他说。


高光时刻:“全球最热的计算机科学研究院”


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的初衷就是要从基础研究出发,而基础研究做得如何,自然其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指标。


2000 年,沈向洋博士领导的小组在计算机科研领域最富盛名的国际图形学年会 SIGGRAPH 上发表了重要论文,随后又相继在计算机科学的不同领域实现了系列突破。


2001 年,微软中国研究院更名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在微软的全球研发网络的进化版图上,此举可谓其研发机构由本土化过渡到全球化的重要开端。在那之后,微软先后在 2004 年成立微软亚洲硬件创新中心、微软亚洲互联网搜索技术 中心(STC)成立,以及 2005 年微软印度研究院。微软的全球研发网络开始由本土化走向全球协同效应。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活动现场照片(来源:DT君)


此后,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基础研究成果频繁地出现在国际重要会议和期刊上。2005 年,SIGGRAPH 收录了 9 篇来自于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论文,这相当于当年论文收录量的十分之一。2007 到 2011 年,微软亚洲研究院在展示信息检索领域新技术和新成果的 SIGIR 国际论坛上发表的论文数量逐年递增,超过其间大会收录论文总量的 10%。


截至 2018 年 11 月,微软亚洲研究院已在国际顶级学术会议和期刊上公开发表 5,000 余篇论文,其中有 50 多篇荣获“最佳论文”奖,众多技术突破为全球计算机前沿技术的发展开拓了新的方向。就在最近刚刚公布的人工智能领域顶级学术大会 AAAI 2019 论文入选名单上,就有 27 篇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


而这些学术成果也不仅限于纸上谈兵。在计算机科学基础研究不断取得进展的同时,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最新技术成果也源源不断地转化为触手可及的产品和服务。从微软智能云 Azure、Office 365 到微软小冰、必应(Bing)搜索、再到 Xbox 以及 HoloLens,可以说微软几乎每一款产品都有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烙印。


早在 2004 年的时候,就有一本科技杂志敏锐地感受到了这家研究院的崛起:微软亚洲研究院被《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誉为“世界上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


这一认可也证明了微软亚洲研究院迈入全球顶尖实验室的行列。在微软亚洲研究院 20 周年纪念活动上,沈向洋说,当时他在美国一个机场的报刊亭内看到了这本杂志,当下就和报刊亭老板说要买下所有的当期杂志,报刊亭老板问原因的时候,他非常自豪地表示,封面上的两位科学家正在我的实验室工作。


未来,“吾道不孤”


为什么微软会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青年学者,成为 IT 领域的黄埔军校?


其中必然是多种元素共同推动的。在具体的各个教育层面上,二十年来,微软亚洲研究院都做了很多工作。首先,它与中国的十多家大学共建了博士联合培养项目。很多获得联合培养博士学位的毕业生目前已经成为了学术界的领军人物,例如贾亚佳(与香港科技大学联合培养)。其次,微软亚洲院还组织了多种实习项目和奖励计划,包括针对学生的“明日之星”实习计划,针对青年学者的“铸星计划”,以及著名的“微软学者”奖学金。在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的第二年,就设立微软学者奖学金,现在它已经成为计算机科学领域博士生的重要荣誉。历年获奖者包括周志华、车万翔、孙剑、朱军、何恺明等人。


图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活动现场照片(来源:DT君)


洪小文则认为,微软亚洲研究院能迅速崛起,中国的创新环境与人才沃土无疑是重要的,但公司极富远见地给予亚洲研究院充分授权,是格外具有突破意义的关键。


这种赋予亚洲研究院高自由度、研究人员自己管理自己的行事风格也体现在其选拔人才的机制中。微软亚洲研究院曾在其公众号中介绍过研究院的面试的过程:通常会有好几轮,每轮面试官所在的研究领域、资历都各不相同,互补组队,所以他们问的问题大多自由发挥,但其中至少有一个环节是相同的,那就是让每位面试官给面试者的聪明程度打分并给出评语。打分机制大致分为三档:“跟我差不多聪明”、“比我聪明”、“没有我聪明”,如果一位面试者的几位面试官给他的评语都是“比我聪明”,那毋庸置疑,这个人显然资质聪慧,必须录用。而能够得到很多“跟我差不多聪明”评价的面试者,自然也已十分优秀。这样的选人机制其实巧妙地同时保有了高质量的标准和很大的自由度。


不仅选拔人才如此,研究方向的确认同样享受到了这种“待遇”。“许多跨国公司的海外研发机构更多地是实施由总部分配的任务,即便能选择一些感兴趣的项目,在方向和路径上也会有种种约束和限制。幸运的是,微软亚洲研究院从成立第一天起,就十分明确,我们可以独立的、完全自主的确定研究方向、选择目标议题”,洪小文总结道。


值得一提的是,洪小文在其纪念文章中特别提到了国内企业也在投身基础科研的新风潮:“20 年来,我们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坚定前行,携手业界翘楚努力让全球范围的学术成果交流与动态同步成为现实,国内一些有实力、有远见的企业业已增加创新投入进而筹组或完善其研究机构,这些进展都让我们深感在科研的路上吾道不孤。”


-End-



最新有关mit-tr的文章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