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DeepTech深科技

文章数:271 被阅读:1900090

账号入驻

中国新兴科技产业暗潮涌动,科学家如何做出“浪潮下的抉择”?

2018-10-29
    阅读数:



10 月 27 日,由《麻省理工科技评论》、DeepTech 深科技联合主办,梅赛德斯-奔驰特别呈现的“全球科技青年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集结了海内外 30 余名顶尖科学家、企业家与研究者,为现场超过 600 名关注新兴科技、热爱科学事业的参会者开启了接触前沿领域专家的机会。

 

在“浪潮下的抉择”圆桌会议上,三位科学家,Illumina 大中华区前总经理、辰徳投资公司合伙人赵瑞林,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所项目管理办公室 (PMO) 主任金虹,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联席 CEO 米磊,分别就中国新兴科技产业发展趋势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尤其还提到了当下兴起的科学家创业潮。

 

赵瑞林认为,中国在基因测序、基因科技方面发展优势明显。现在中国在投资、应用方面跟美国基本持平。他也预测,产前早筛 NIPT、癌症早筛会是下一个发展热点。消费级基因测序在中国也会有极大的市场。

 

金虹则就新能源发展发面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她表示,清洁能源必定是一个非常火热的话题,而且新能源汽车在中国有特殊的发展优势,特别是电动汽车和电动摩托车。

 

米磊则表示,中国经过过去十几年的积累,在科研的投入已经越来越大了。“过去十几年,中国整个科技力量一直在高速发展,我们跟美国等发达国家还是有差距,但是这个差距是每一天、每一年都在变小的。中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做到了世界级的水平,而且不断有新技术孵化成新产业。

 

之后,三位科学家也就科学家创业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视频|Illumina 大中华区前总经理,辰徳投资公司合伙人赵瑞林在该环节的演讲(来源:DT君)


以下为当天论坛该环节的对话内容(经基于原意的删改):

 

:对中国新兴科技产业来讲,在未来 3-5 年里,大概有哪些机会?先请赵博士跟我们聊一下。

 

赵瑞林:现在的中国在高科技产业的投入非常热闹,尤其在生物技术产业上。比如基因产业,我觉得现在中国在投资、应用方面可以说跟美国基本持平。而且中国资本优势很高。现在中国的资本方一直在支持基因产业。再加上中国样本量也最大不论病人还是健康人群的样本量在全球都是最大的。这些方面推动了基因产业的发展,现在中国的基因技术产业是全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基因产业肯定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在基因技术这方面,美国基本属于前沿。在别的生物技术上,中国可能还有 3-5 年的落后期,但中国现在追赶得也非常快。

 

问:中国在基因测序、基因科技这个领域当中,哪些地方会比其他的国家甚至于比美国更有优势,可以成为世界第一

 

赵瑞林:中国在产前早筛 NIPT 这方面已经超过美国了,而且我们的价格也没有美国那么高。比如贝瑞和康、华大,都已经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优秀了。还有很多公司在做的癌症早筛,即在癌症表征之前,就能发现癌症的诊断方式。这需要 AI、大数据分析、基因测序的价格进一步下降。基因测序在未来是要淘汰影像技术的。我觉得这会是一个热点。


第二个消费级基因测序。我相信很多人都用过像 23 魔方或者微基因,这些消费级基因测序在美国有相当大的市场。美国市场做的最大的是祖源分析,分析客户是哪个国家的血统,中国这方面的市场还需要培育,但早晚这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问:在新能源领域,您认为在中国我们有哪些领域和技术是未来比较有机会的?

 

金虹:我从事的是新能源这方面的研发。现在中国经济的非常快速的发展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环境问题、水问题、碳排放问题、能源安全问题,我现在做的工作是希望通过我们的研发能解决这些问题,使天更蓝,水更清,让能源能够比较稳定持续地供给大家日常生活的使用。所以我们院布局了六大技术上的聚焦领域,包括分布式能源、氢能、水处理、煤炭清洁转化、催化等等方面我觉得在未来 3-5 年内,清洁能源必定是一个非常火热的话题。

 

图 | 圆桌会议(来源:DT君)


问:在中国有没有哪些特定的新能源项目相较于其他国家比较有优势?

 

金虹:新能源电动车方面,其实我觉得电动车包括两方面,电动汽车和电动摩托车。这些在中国是非常有优势的。现在中国电动摩托车非常的普遍。另外,中国电动汽车的发展也是非常快速的。

 

问:中国在硬科技方面有哪些领域的表现值得讨论?

 

米磊: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两个奖项都是关于光学的,一个是光镍,另外一个是超快激光。我们光激所一直在做这个领域的工作,而且国内也做得比较好,我们的光镍已经卖到国外了。


中国经过过去几十年,尤其是过去十几年的积累,在科研方面的投入已经越来越大了。过去十几年,中国整个科技力量一直在高速发展。我们跟美国、发达国家还是有差距,但是这个差距是每一天、每一年都在变小。也有落后比较大的领域,但在极个别的领域,中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做到了世界级的研究水平。


我相信未来几十年,中国的这些科研工作者会做得越来越好,比如这次获得诺贝尔奖的激光器,我们所就已经实现产业化,我们孵化了两家公司,其中一家公司叫中科微精,它就是用超快激光、飞秒激光加工发动机的叶片,可以让发动机叶片的寿命提高到上万个小时。


另外一个皮秒激光器,现在我们的产业化公司叫卓镭激光他们已经成功地用于华为手机全面屏的加工,现在手机的全面屏已经用到大量超快激光的手段所以我们研究的科研成果跟我们的生活其实是很近的,只不过平时大家不是特别了解。

 

问:三位其实都是做过科研工作的人,就科学家创业这个题目,能否给年轻科学家或者科研工作者创业给出一些建议。

 

金虹:我做过很多跨界的事情,很小的时候我想当一名画家,大学的时候学的化工,我做过碳纳米管荧光检测器,检测癌细胞具体的位置。


毕业之后我还做了一年太阳能电池,一年之后决定回国,现在在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院工作,刚一开始我做的是锂离子电池、储能电池方面的研究。做过这么多方面的研究以后,我有了一个转变,现在更多地偏向于研发管理,转变的原因就是我希望在更大的层面上看整体,然后布局。


有一个说法叫:大公司里的创业者,当时我们在成立组织 PMO 的时候,相当于在一个大企业里的内部创业。所以我给大家的一些建议就是,大家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只要每天早上起来以后觉得非常迫不及待的工作那就选对事情了

 

赵瑞林:我觉得金总说的很好,我觉得中国有一句有点俗套的话是“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我想起七几年的诺贝尔奖得主,我特别佩服他,80 多岁的老头还在做实验,而且还是室外实验,他自己一个人去做动物实验。


我当时问过他说:你找个实验员不就行了。他说现在很多 PI 自己不做实验,所以对第一手数据没有掌控力,他不知道数据哪个地方会出问题,所以一定要一直做实验。


在这一点上,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你一定要做你想做的事情,爱我所爱,无怨无悔,不要想太多,你只要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做精,而不只是浮在表面

 

问:您现在也会做一些投资,当您看到科学家创业的项目,您会注意哪些方面?会有什么建议?

 

赵瑞林:举个例子,MIT 的很多大牌教授都有好多个公司,一出现新科技就马上去市场上转化,去调查,而中国这块做的还差得很远。


对于很多做科学研究出来的教授,资本市场的评价可能差一些,他们可能就是觉得这个东西值几十个亿,这个数字很难有合资机会。技术只是小部分还有商业运作商务成果人力这些都很重要。我们从高效技术转化成公司上市,要有合理的规划,这个挑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陈慧玲:科学家创业或者寻找投资,应该怎么做自己?

 

米磊:对于科学家创业来说,首先是思维模式的转变,我们搞科研只要把这个东西做到极致,追求的是突破,并不追求成本,但创业的时候,思维方式就完全不一样了,创业是一个商业化、市场化的方式。


其实我们所最开始做产业化的时候,我们所里的人跟合作公司的人,当时有一种很强的思维模式的冲突,包括对质量的冲突,公司追求大批量一致性的生产,搞科研的人则对此无所谓。所以创业需要做好思维模式的转换,我觉得科学家是一个学习能力特别强的群体,只要他愿意做这件事,愿意学习的话都能搞定。

 

-End-



最新有关mit-tr的文章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