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DeepTech深科技

文章数:278 被阅读:1900090

账号入驻

公链新一局赛开打,2019 年将进入主链上线大潮,谁能为赢家?

2018-10-19
    阅读数:


区块链的可扩展性已成为区块链世界中最头痛的问题之一,有限的区块链交易吞吐量成为瓶颈,目前以太坊每秒只能处理 10~15 笔交易,但普及于全球的 Visa 平均每秒可处理大约 4000 笔交易,最高峰可达到为 2.4 万笔,甚至 PayPal 每秒也能处理超过 1200 笔交易。


特别是随着以太坊的用户及 DApp 增多,当遇到特殊的事件时,比如有一些 ICO 上线或是新的交易所提出了新的商业模式,带动短期的交易量急剧增加,积压了无法及时被处理的大量交易,连带导致以太坊网路壅塞。尽管在以太坊上,可以调整燃料费用(Gas Price)来换取较快的交易速度,但也意味着成本的提高,导致出现交易费过高的问题。随着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交易或应用程序越来越多,可扩展性问题很可能阻碍了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采用,因此吸引了许多社区的开发者或初创公司投入,寻求克服这项障碍的解法,包括运用不同的共识机制、链外网络、或是分片(sharding)、有向无环图(DAG)等技术。


简单来说,区块链技术可扩展方案依照分层模式,能够区分为两大类,第一种是所谓的 Layer 1,亦称为 On-Chain 方案,有一个独立的协议(standalone protocol),从主链自身的架构进行改造,例如以太坊就是一个 Layer 1 底层架构,正在研议使用 sharding 等技术来提升效益。第二种则是 Layer 2,属于 Off-Chain 扩展性,堆叠在公链之上来提升性能,像是知名的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侧链(side chain)等。而 Layer 1 和 Layer 2 方案能彼此结合使用,不必然是竞争关系。


热度将趋冷静,将进入下一回合实作战


公链项目可以说是呈现百花争鸣的状态,许多主打高吞吐量(throughput)、高每秒交易量(TPS,Transaction Per Second)、低成本的底层公链不断冒出头,像是今年中,采用石墨烯(Graphene)技术及股份授权证明(DPOS,Delegated Proof-Of-Stake)共识机制、可提高 TPS 的新区块链底层架构 EOS 宣布主网上线,而 2018 年也被视为是区块链的公链元年,DT 君专访了几家专注在公链开发的初创公司,多数一致认为,公链的创业开始趋于冷静,将进入比拼实作的下一回合竞赛,2019 年将迎来主链上线大潮。


在区块链圈中以技术闻名、团队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NUS)的 Zilliqa 创始人 Xinshu Dong 就指出,去年以太坊遇到了一些比较大的性能瓶颈,许多新的公有链顺势而生。但是,“公有链的趋势已经在发生一些变化,我个人认为公有链的火热,不会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因为这些问题大家都知道了,各种解决方案开始推出,主要几个技术项目其实都已经在解决,或者说非常接近解决这些瓶颈,随着这些解决方案趋向成熟,我觉得这个市场需要的可能不再是一些新的公有链,”他说。


图 | Zilliqa 创始人 Xinshu Dong(图片来源:Deeptech)


举例来说,Zilliqa 的方案是通过分片技术提升吞吐量。在分片网络里,是由足够大的子集(subsets)来处理和验证给定的交易,这些子集里的每一个节点就是一个分片(shard)。例如,在 Zilliqa 的情况下,实际网络的大小可以是数万个节点的量级,但是规划由至少 600 个节点来验证特定交易并对其进行共识。分片的好处在于,如果初始网络可以划分为几个较小的节点子集,每个子集可以并行处理交易,而不会有所冲突,同时,并行处理交易的能力可带来线性扩展性(linear scalability)。


另一个他们强调的是智能合约的安全性问题。先前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爆出惊人黑客攻击—DAO 事件,大量钱包被偷,“以太坊智能合约语言有其根本性问题,它比较开放、灵活,但相对安全考虑就不够严密”。


“我们觉得安全性是智能合约走向应用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安全性不能解决,那可能很多比较重要的应用,不愿意冒这个风险,”Xinshu Dong 指出,因此 Zilliqa 设计了自己的智能合约语言 Scilla,并从两个层面解决安全性问题第一个是语言结构的设计,先前 DAO 事件会发生,是因为有一条语句可以被智能合约不停被调用,没有办法跑到下一条,所以就不断转钱给别人。在 Scilla 设计上就不允许那样调用,必须在智能合约全部做完了,才能调用另一个智能合约,杜绝了这个隐患。


第二个是他们在设计 Scilla 语言有一个重要的目标,当程序员利用 Scilla 写智能合约时,可以容易以形式化的方法来验证它的属性,举例来说,一个众筹的智能合约,当需要退钱的时候,可保证是退给正确的人、金额,这个方法能比现在测试、安全审计要强很多。


Xinshu Dong 进一步解释,“这些问题起码在理论上是已经解决的问题,当然实际上还需要多一点时间去验证,只是说可以继续不断的提高 TPS,这是一个长期的事,可以一直优化”,就像微软从 DOS 进入 Windows 系统,基本上算是解决了非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的问题,直至今日,Windows 版本仍一直不断有新版本推出。而 Zilliqa 2.0 版公共测试网(代号 D24)在 2018 年 6 月上线,预计在 2018 年底或 2019 年初让主网(Mainnet)上线,已有一些团队在上头尝试测试智能合约。


2018 年是募资年,那 2019 年就是付诸实现年


随着区块链的瓶颈已被深度探知,解决方案陆续出炉后,可以说宣布了公链之争走进下一回合。有人认为,公链竞争第一阶段是技术,当底层公链陆续就位之后,就会开始往上执行应用,因此搭建生态应用,以及能否稳定运营一个高吞吐量且安全的公链,就成了是公链下一回合比赛,能否存活下来的关键。


位于纽约的区块链初创公司 Kadena 首席技术官 Monica Quaintance 对 DT 君说:如果说 2018 年是募资(fundraising)年,那么 2019 年就是发表(launch)年,大家都说要在 2019 年把项目付诸实现,我们就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图 | Kadena 首席技术官 Monica Quaintance(图片来源: Kadena 提供)


Kadena 成立之初就引起不小的专注,在于其创始人曾经是负责领导摩根大通区块链项目的 Stuart Popejoy 以及重要开发者 Will Martino。目前 Kadena 的开发项目包括公链及私链,Monica Quaintance 认为,“公共和私人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在于隐私方面的安全级别。”而 Kadena 在两个平台上使用相同的语言,并通过一个集成平台,可以做到完全公开和完全私有之间的渐变。


Kadena 的公链 Chainweb 运用多链平行处理(parallel chain)使用 PoW,再借由导入 Merkle Tree,让用户只需要验证 header,并且互相引用,确保全网安全,以及缩短达成共识的时间,达到每秒 10,000 TPS 以上的交易量。


另外,给企业应用的私链,使用的共识机制是Scalable BFT,为一个领导者机制,用户把信息发布给 Leader,Leader 再下放给 Follower 去审理智能合约内容以及交易,审理完毕交给全网,超过半数验证通过就可确保安全性,在每秒交易量部分可达 8000 TPS。比较特别的一点是,Kadena 提出 PACT 智能合约语言,是为了非技术人员所设计,一般人也可读,像是企业的法律人员、法务团队可以读懂,借此提高企业采用 Kadena 私链的意愿,来打造企业级别的次世代主链。


公链领域正因为投入的团队多,竞争也颇为激烈,因此随着 2018 即将迈入尾声,如果技术只是纸上谈兵,或是无法尽快让主链上线的话,有些公链项目就很可能开始掉队。能存活下来的又能有多少?面对这个问题,Xinshu Dong 分析,百花争鸣到一定程度,会出现一些收缩的情况,到最后不会有很多公链特别流行,有些可能会在某些领域有其生存之地,但是“主要的公链大致可能会在 10 个以内。


下一阶段,搭建商业案例及生态圈


目前来看,以太坊无疑是最成功的公链开发者以及运行的 DApp 数量都是最多,其他的公链多还处于开发阶段,要不就是在网络效应及用户数量方面都还没有办法跟它访同日而语,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努力。


而以太坊的成功来自几个因素,首先,对开发者社区非常友好,提供开发者很多工具,其他公链自然也希望能够累积大量的开发者,建立起生态圈。


不久前刚落幕的旧金山区块链周(SFBW)上,就可以看到一家来自中国的区块链公司超脑链(Ultrain)十分积极拓展开发者社区,并在当地举办黑客松。 Ultrain 创始团队阵容坚强,三位联合创始人都大有来头,首席执行官郭睿是前阿里巴巴安全事业群技术总监,首席技术官李宁曾任蚂蚁金服区块链团队技术负责人,而首席战略官廖志宇在中美欧的投行界有丰厚的专业及人脉,还曾被奇虎 360 创始人周鸿祎挖进公司,担任智能硬件投资总经理。


图 | Ultrain 三位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郭睿(右)、首席战略官廖志宇(中)、首席技术官李宁(左)(图片来源:Ultrain 提供)


Ultrain 的定位同样是要打造区块链 3.0 的公链平台,采用自主共识随机可信证明(R-POS)共识机制,日前发布了公开测试网络以及准入制主网,预计 2019 年第一季主网上线。


Ultrain 联合创始人廖志宇对 DT 君表示,目前面向开发者的公链其实都不够友善,有几个核心问题,第一是开发语言困难度高,第二是开发及部署低效,第三就像 EOS 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去中心化的平台,所以不见得能符合 DApp 的需求。最后是在其他公链的开发和运行成本及其高昂,初创团队较难负担。


她进一步表示,做基础架构最重要的是让人使用,所以生态圈的建立也是最核心的关键,英伟达能在 AI 芯片领域取得大成功,关键在其生态圈的建设,假设公司内的研发人员有 1000 位,那么负责生态圈的团队几乎就有 1 万人,来支持其用户更好接受和使用他们的产品,这就是生态圈对基础设施企业的重要性。所以 Ultrain 认为光有一个公链其实是不够的,不只是说 TPS 很高,他们采访了很多开发者的需求,第一是可用、第二是好用、第三是实惠,因此超脑链还提供了很多的中间层组件工具,让开发者能够方便使用。


“Ultrain 在区块链的定位可以简单类比为去中心化的 IOS+去中心化的 AWS。Ultrain 是 decentralized engine(去中心平台的引擎),让开发者或企业用户轻松开发和运行去中心化的应用。”她说。


另外,廖志宇也强调“真的产品落地,应用落地,是个非常重要的事”,由于 Ultrain 团队过去在阿里巴巴有处理巨大交易量的工程经验,特别是具有如淘宝双 11 这种超高 TPS 的复杂工程环境经验,因此对于打造高 TPS 的区块链基础架构及应用确实有一定的优势。目前已有 8 个应用程序在 Ultrain 链上进行开发和运行,包括以太坊上热门游戏—云斗龙(HyperDragons)、以及碳排放交易公司等。


对公链开发团队来说,获得越多开发者支持,确实是一个重点,不过,Xinshu Dong 也表示,“开发者多寡,是影响一个这个公链能不能成功的重要,但是我们也不能认为这是唯一的因素,或是最重要的因素,以太坊成功很重要一项在于推出了首次代币众筹(ICO)商业模式。”


Zilliqa 现阶段主要任务就是积极筹办主网上线,计划在 2018 年底或 2019 年初推出,同时寻找特别适合其平台的应用。Xinshu Dong 透露,第一个重点领域就是游戏,他认为,游戏是一个比较开放的社群,“玩家对新技术不会有太多顾虑,只要这个技术可以很好地服务于这个游戏,他们就比较容易接受。”


另一个 Zilliqa 布局的领域则是资产支撑型代币(ABT,Asset-Backed Token),“这里面有很多新的挑战,例如如何合规,我们必须满足监管的挑战,”他说。这些是 Zilliqa 认为比较有意思的方向,可以给区块链的应用带来一个新的探索机会。


而 Kadena 也有类似的看法,可能因团队背景出身自摩根大通有关,更聚焦在直接与企业用户对话,像是他们正在进行一个医疗保险先导计划,串连五家医疗保险公司,目前基于私有链之上,这些公司彼此共享数据,但没有数据拥有权,该项目最终的目标就是希望与公链结合,大众通过公链输入信息,并且连接到私有链,另外,医生也可以刊登或更新信息,这些数据仍然是私人的,但会与公链连接。


行业洗牌正在发生


由于加密货币正处于熊市阶段,对于区块链行业也造成一定的影响,“对于市场热度、以及区块链走向更广泛的应用,当然是有负面的影响,”Xinshu Dong 坦言。另外,廖志宇也指出“对我们来说这个行业的洗牌的过程现在就正在发生,但对优质的公司其实是一件好事,把门槛拉高。”因为当区块链投资变冷,投机者们会自动离开,没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公链初创公司很可能就不支倒下。


尽管许多公链项目都是专注技术,而非币价,对于技术开发可能不受影响,但是从应用场景来说,确实是一阵打击,特别是区块链技术才刚兴起,企业或市场才刚刚了解区块链,“突然一看这个市场这么烂,是不是大家对这个这个技术都完全没有信心了,这个技术会不会就这样死了”。


市场的彷徨或冷却多少也影响了投资的意愿及速度,因此,2019 年对公链公司来说将会是重要的一年,一方面得对外界展现技术实践的能力,另一方面恐怕还得耐得住市场的寂寞,以应用案例及生态圈来说服投资者。


-End-




最新有关mit-tr的文章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