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DeepTech深科技

文章数:278 被阅读:1900090

账号入驻

从“不是学霸”到“科学家”,青年科学家的成长之路如何打造?

2018-10-18
    阅读数:

参加 Meet 35 大会,请点击↑


10 月 27 日,由《麻省理工科技评论》、DeepTech深科技联合主办,梅赛德斯-奔驰特别呈现的“ 全球科技青年论坛 —— Meet 35 (Innovators Under 35 Reunion)将在北京嘉里大酒店召开。


自 1999 年起,《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每年公布在全球范围内评选出的 35 岁以下科技创新领军者,迄今已有 19 年历史,入选者将加入全球成员社区。在此基础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邀请 35 位历年获奖者来华出席活动,与来自中国的科技精英代表充分交流,挖掘潜在的商业机遇,并打造真正高端的全球青年科技人才社区。


有鉴于此,我们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7 年度中国区“ 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 人”获奖者进行了采访,这些已在各自领域取得相当成绩的年轻人,他们是如何一路走来,从而成为了今天的自己?回顾他们的成长历程,学生时代的他们是否曾是所谓的学霸呢? 有趣的是,其中有近乎一半的人认为自己在上学期间,并非所谓的学霸。


比如,作为“造物级”技术 CRISPR 的第一批访客,丛乐博士属于少时贪玩而不自律,后因好奇而向学的那一类;深鉴科技的创始人姚颂虽然读书时成绩名列前茅,却自认为不是学霸......


“我不是学霸”


@丛乐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


获奖时年龄:30 岁

获奖事由:首次使用 CRISPR-Cas9 系统作用于人类和鼠类细胞基因,并揭示了相关技术在基因治疗,特别是心脑血管疾病和癌症治疗中的应用潜力。


我是从小到大经历了挺大的转变,小学到初中时学习相对较差,沉迷于各类游戏(特别是电脑游戏和武侠小说),属于中等偏差生,还曾经因为翘课之类的不良活动而差点被学校开除。不过十几岁时因为家人还有老师的影响和自身转变,开始变成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


@姚颂  深鉴科技联合创始人



获奖时年龄:24 岁

获奖事由:创立领导的深鉴科技在深度压缩技术和稀疏神经网络硬件加速方面取得突破性创新,通过底层架构的创新与软硬件协同设计,已可在不同行业落实具有高效能的深度学习应用场景。


我确实从小属于学习比较好的学生,从小学到中学几乎一直都是学校的前几名。高中的时候参加了物理奥林匹克竞赛并且入选了湖南省省队,获奖后被直接保送到了清华电子工程系。

 

但我其实严格意义上不算“学霸”。因为通常大家说“学霸” 不一定是个褒义词,特别是在清华,“学霸”是指完全在刷题目读书的人。而我做的事情会更全面一些,比如我在本科的时候就开始在实验室做科研,同时也是电子系的科协主席,经常要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另一方面,我个人也有很多兴趣爱好,比如打篮球踢足球,偶尔还会玩玩吉他写写歌。


成长于宽松的环境


@徐颖 中国科学院光电研究院研究员、导航技术研究室副主任


获奖时年龄:34 岁

获奖事由:长期从事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相关建设工作,以完成工程任务为主线,在卫星导航及其增强技术方面开展了系统的算法理论和工程应用研究工作。


谈不上学霸,学习成绩尚可。我上学很早,四岁半上的小学,记得刚开始上学的时候老师回忆说,我的脚都够不到地面,每节课下课下凳子都是用跳的。所以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注意力很不集中,一节课最多能学习半节课,学习成绩也不大稳定,后来慢慢的学着就会比之前略好一点,初中的成绩比小学略好一点,高中成绩比初中略好一点,大概是这样的。


关于高考,他们的回忆


@朱书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年龄:33 岁

获奖事由:研究肠道免疫和微生物相互作用对健康和疾病的影响。首次揭露Nod样受体识别肠道病毒的原理及其介导的免疫反应,让靶向调节这种受体介导的免疫反应用于治疗或改善相关感染和炎症性疾病成为可能。


小时候远没有现在如此丰富的知识和酷炫的科技,不过家里比较注重培养阅读能力,订了很多报纸杂志,必看的杂志要属《科幻世界》和《读者》,周末也经常去新华书店和市立图书馆一泡一整天,名著、神话、科学什么都看,回想起来的确对于培养对科学的兴趣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有一定的帮助。


我从小自学能力非常强,不太听老师上课,也因此受过批评,学习之外兴趣也非常多,体育啊绘画啊毛笔字都算小有所成,不过倒没太影响学习。从小学到高中成绩基本上是班级第一,高中憧憬大学的时候做两件事,要么从宏观上了解经济运行规律要么从微观上了解生命本质。高考意外在我最擅长的语文上栽了跟头,却有幸结缘科大。最后主修了生命科学,辅修了经济学。


一路走来,还是觉得独立思考和喜欢钻研的个性造就了我现在的选择。


@朱明杰 氪信科技创始人兼 CEO



获奖时年龄:34 岁

获奖事由:结合高维数据处理和机器学习技术,融合大型金融场景打磨形成的强大知识系统和经验,提出场景化风控解决方案和产品体系,以超越人工定义的深度及广度对数据进行价值挖掘。


我从小学习很好,应该算是现在所说的学霸吧。从初中开始,基本上就有老师问我问题,不过一个比较怪的事情是那时候物理竞赛或者像数学竞赛,基本上我都是第二名,第一名会变化,但我就是始终第二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家里对我学习干涉得比较少。但是我爸妈都会被叫到家长会去介绍经验,然后他们的经验都是不管。其实这个是有道理的,因为学习是靠你自我驱动的,家长管的结果是为别人而学,不是为自己而学。当然那个时候,可能因为那些题目如果我不会做的话,别人就都不会做了。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我的使命感很强。

 

高考的时候,数学没考好,结果是江苏省理科第六名,南京市第二名。后来我进了科大少年班系,那一年我们江苏省高考的理科状元是盐城中学的,跟我一起去的科大少年班,我们宿舍还有其他省比如广东的高考状元。很感谢大学在一群“变态”学霸中间,让我变得“正常”。


努力仍是关键词


@ 徐冰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




获奖时年龄:29 岁

获奖事由:参与发明了超越人眼辨识能力的人脸识别算法,并通过联合创建独角兽商汤科技将其从学界带向了工业界,将中国原创技术输出到世界。


我出生、成长在山东,高中就读潍坊一中,常年数学满分,考试全校前三,凭努力学习在高考大省里拼杀出来。提前批次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当年港中文也是录取全国高考状元最多的大学。后来在博士期间,当时让我印象很深的是,同期加入实验室的基本是清华本科毕业学习前五的大神,接触下来都是头脑反应特别快的天才,后来才知道我是十多年来汤晓鸥老师第一个录取的港中文本科毕业的学生。


学霸也不同


@邱纯鑫 速腾聚创创始人兼 CEO




获奖时年龄:34 岁

获奖事由:潜心研究激光雷达技术近 10 年,结合机器学习、三维数据处理算法和激光雷达传感器硬件方案,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超越人眼的环境感知能力,加快自动驾驶汽车时代的来临。


自小学习成绩都很好,属于学霸行列。对技术的热爱是自发的,我自小就对科技有特殊的热情。学生时代开始,就经常去家附近的废品回收站,在那里电机、开关、遥控装置都可以随处找到,花很少的成本就可以拿回去研究。那时候把学习单片机编程、制作各种小玩意,这些事情当做最大乐趣。有的作品也曾获得市、省级科技制作一、二等奖。大学后,当选了校科协主席,手上资源以及能做的东西就更多了。更加意识到想做世界级的产品不仅仅是靠动手能力与热情,掌握更深技术才能够创造出更具高度的产品。于是选择继续在学校攻读研究生、博士到博士后。


@陈成猛 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获奖时年龄:32 岁

获奖事由:坚守石墨烯研究十余载,突破高品质石墨烯规模化制备技术,通过产学研合作走自主创新之路,打通石墨烯从原料、材料、器件到应用的创新链。


小学和初中时我学习还是不错的,成绩基本都排班级前3,小学毕业和中考成绩好像都是第一,也算个小学霸。后来上高中和大学后,发现身边人才济济,再当尖子生也就难了,但依然比较优秀,大概 top 20%。不过我觉得,高中之前的学习好基本等于考试分数高,大学之后评价体系则更加多元化,比如自学能力、交流沟通和实践能力等,也很重要。


@金虹 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所项目管理办公室(PMO)主任



获奖时年龄:34 岁

获奖事由:在创新速度被视为最大挑战的清洁能源领域,加速了低碳能源技术转化过程。作为能源企业中的技术与技术管理创新者、内部创业者,最大限度地降低项目的试错成本和时间,推动了能源创新与成果转化。


我出生在 80 年代的北京,是独生子女的一代,经历了亚运会、香港回归、申奥成功,小学英语学的是李雷和韩梅梅。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名画家,想考艺术学校,但是家里不是很赞成,当时流行的一句话叫做“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我把艺术作为兴趣爱好,把兴奋点转移到了学习上,尤其是数学物理,觉得如果我能学好就走遍天下都不怕了,但是事后证明艺术的熏陶能够更好的帮助我做研究,我的博士论文中的很多灵感其实还源于我对摄影的热爱。


中考时我是以全区第二的成绩考上的北京四中,四中崇尚的是追求卓越、自由和个性的释放,对我一生的影响非常大。高中期间我选修了植物组织培养、二战历史、旅游地理、电影赏析等等,拓宽了我的眼界。当时本科出国留学还没有现在这么流行,但是我们班有两位同学参加美国的考试并且拿到全额奖学金出国读本科,这在当时的四中也是大事件,对我的触动非常大,在高中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出去看看。所以,清华、伊利诺伊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就这样一路走了下来。


@朱军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




获奖时年龄:34 岁

获奖事由:取得多项贝叶斯研究成果,跳脱过去 250 多年历史的经典贝叶斯“非先验即似然”框架,并将 20 多年来相互分离的两大方向,最大间隔学习和贝叶斯学习,有机融合在一起。还开发了“珠算”概率编程库。


上清华之后,丰富多彩的课内和课外活动,渐渐地让我跳出了高考应试的模式,回归兴趣驱动的学习,我也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和培养自己的兴趣。大一时选了难啃的全英文物理课,学习英文的思维方式;大二时开始进入实验室做SRT训练,初步了解如何开展一个课题;大三时尝试了一个比较有挑战的暑研课题,花一个夏天设计 CPU 。当时,我们是第一批尝试做 16 位指令集和流水线的学生,通过不断地探索和调试,最终圆满完成任务。这种探索给了我很大的成就感,也给了我继续读博的信心。在那之后,我很快联系了张钹院士读博,“跨界”选择了人工智能方向。那时候,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远没有现在这么火热,甚至有些冷清,我当时也是零基础,完全出于兴趣选择了这个方向。


保研之后,便去了 MSRA 实习。最先接触的是概率图模型,它将概率论与图论优美地融合在一起,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当时比较崇拜的学者 (如Judea Pearl、MichaelJordan、John Lafferty等) 都是做这个方向。边做边学,逐渐对它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后来去 CMU 访学和做博后,都是沿着这个方向进行探索。


一路走来,我觉得还是蛮幸运的,我走过的路都不是事先规划的,任何一个小偏差可能都会改变整个轨迹。到目前为止,考上清华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清华给了我一个更大的学习和工作的平台,在这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方向。


每一位获奖人,纵览他们的履历,无一不是从小到大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每一份简历,都可以刷新人们对于“学霸”的定义和认知。从“学霸”成长为“科学家”背后的故事,将于 10 月 27 日,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DeepTech深科技联合主办,梅赛德斯-奔驰特别呈现的“ 全球科技青年论坛—— Meet 35 (Innovators Under 35 Reunion)上娓娓道来。


我们邀请你来到这里,与年轻的未来领袖共享知识、经验与成功,在实践中碰撞更多可能,揭开科技的面纱,洞察科技的未来,为理想加码。



最新有关mit-tr的文章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