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DeepTech深科技

文章数:278 被阅读:1900090

账号入驻

​法拉第未来回应“贾许之争”:恒大不应一边扣留款项,一边阻止其接受其他投资

2018-10-08
    阅读数:


参加 Meet 35 大会,请点击↑


2018 年 10 月 4 日,恒大健康(00708.HK)临时停牌。而该企业于三天后(2018 年 10 月 7 日)发公告称,停牌理由系因为贾跃亭已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撕毁双方所有协议。这项协议是指 2017 年 11 月 30 日时恒大子公司时颖与贾跃亭控制下的 FF Top 公司签订的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 20 亿美元,占合资公司 45% 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 2018 年底前支付 8 亿美元、2019 年支付 6 亿美元、2020 年支付 6 亿美元。恒大在 2018 年 5 月 25 日已提前支付完毕 2018 年底前应支付的 8 亿美元。


就在 10 月 8 日下午,法拉第未来对于此事发表声明称,“法拉第未来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与报道相左的是,虽然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先生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声明中写道。 





之所以恒大健康停牌,是因为在 2018 年 6 月 25 日,恒大健康以 67.46 亿港元(约合 56.33 亿元)收购了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份,间接获得 Smart King 公司 45% 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并且恒大公告称,将向子公司恒大健康免担保借贷 8.6 亿美元,年息 7.6%,共计三年。补回子公司恒大健康向时颖公司付出的收购款项。

 

也就是说,本应该是时颖和法拉第未来的协议转而变成了恒大集团与法拉第未来的协议

 

根据恒大发布的公告,Smart King 公司采取的是同股不同权的 AB 股架构,其中,以贾跃亭为代表的 FF 原股东持有的每股股票具有 10 票投票权,这也意味着,即便在恒大成为 FF 的最大股东后贾跃亭仍然拥有绝对的投票权

 

同时,恒大和贾跃亭在先前还签署了一项对赌协议,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 2019 年第一季度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上述投票权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贾跃亭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以“今年 7 月提出时颖的 8 亿美元已基本用完”为由,要求时颖提前付款。对此,恒大健康也在先前表示,为了保证 Smart King 的发展,与 Smart King 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可以提前支付 7 亿美元。并且表示,时颖在 2018 年 5 月 25 日已提前支付完毕 2018 年底前应付的 8 亿美元。

 

然而,贾跃亭似乎没有理会恒大的许诺,他在 10 月 3 日时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1) 剥夺时颖作为 Smart King 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 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白天不懂夜的黑?

 

恒大集团原名为“恒大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于 1996 年 6 月 24 日成立,并于 2009 年 11 月 5 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自那时起,恒大就开始了多元化布局,截止至今天,恒大集团囊括了地产、金融、文化、体育、健康、旅游等多个产业的布局,并于 2016 年 7 月 20 日正式更名为“中国恒大集团”。

 

图丨恒大专业化率(来源:DT君)

 

之所以恒大会从上市开始就着手于多元化经营,其中的原因在于中国的大背景。

 

从 2011 年到 2015 年期间,中国商品房持有待售面积逐年增加,由 27194 万平方米增长至了 71853 万平方米。但是房地产投资开发增速却从 27.9% 下降至了 1%。意味着我国地产行业存量市场正在逐渐增大,增量市场却逐渐缩小。传统房地产行业的盈利模式、利润来源正在发生剧变,恒大集团体积庞大、架构复杂,想要让主营业务发生根本上的变革,谈何容易?

 

此外,人多地少是我国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受到土地的限制,我国房地产企业的规模不能得到长期持续发展,若考虑货币紧缩,该产业的经营风险将直线上升。那么为了保持营业额增长,开发多元化经营办法,才是最好的选择。

 

房地产行业的显著特征就是资金回收较慢、资金链长。作为恒大的头牌业务,该企业自然熟悉了长周期的业务模式。而“长周期”这个词,刚好也是汽车产业的特征。再加上恒大集团自身富足的商业信誉、管理经验、公共关系、人力物力等企业剩余资源,汽车和能源这两大产业是再好不过的多元化经营之选

 

所谓“白天不懂夜的黑”,对于恒大来说,这是一个低价圆梦的好机会,于是就有了上文提到的 100% 股权收购时颖的事情;对于法拉第未来而言,更多的资金意味着加速汽车量产的进程。换句话说,表面上是恒大在贾跃亭再次陷入危机时扯了他一把但这笔交易其实是互取所需互得其利

 

图丨恒大资产负债率变化表(来源:DT君)

 

值得注意的是,贾跃亭提起的是仲裁而不是诉讼。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处理时间,诉讼往往需要几年才能走完所有过程,但仲裁所需时间明显较短。就算法拉第未来无法达到对赌协议设定的目标,但只要仲裁案成立,进入仲裁程序,则贾跃亭就可循法律管道声请暂停执行对赌协议。这样的作法虽然只是一时之计,但却也已能为贾跃亭争取到一点时间,进而以时间换取尽可能更多的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事件真正凸显的一个重点,就在于法拉第未来可能在量产阶段遭遇极大的困难,甚至可能根本无法达成原订的量产计画,这才让贾跃亭狠心敢于与和恒大彻底撕破脸。

 

2018 年 8 月 14 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在广州恒大中心正式揭牌。根据恒大方面的公开信息,该公司是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运营总部,全面负责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

 

工商资料显示,恒大 FF 中国由恒大法拉第未来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全资拥有,后者由 Smart Mobility 公司更名而来,即法拉第未来在香港的子公司。其实际权益由恒大(45%)、贾跃亭(33%)、管理团队(22%)分别拥有。

 

  (来源:恒大官网)


事实上,莅临在这场盛大活动的,只有恒大集团总裁兼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夏海钧,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董事长彭建军,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兼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总裁袁仲荣(原广汽丰田董事长),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 COO 高景深(原广汽丰田副总经理),以及由恒大集团调任的恒大 FF 中国副总裁刘浩、刘俊、沈立柱、王全喜,总裁助理李福奎。身为法拉第未来创始人兼全球 CEO 的贾跃亭并未到场

 

诚然,贾跃亭已被 8 次列入全国失信名单之中,不过这不太能够作为一个不出席此次揭牌仪式的理由。毕竟恒大法拉第未来,才是真正意义上能够为法拉第未来带来销量和出口的地方。于是就有很多媒体吐槽,称这场会议的根本是在为法拉第未来去贾跃亭化”。

 

2018 年 9 月 23 日,恒大向广汇集团(600297.SH)注资了 145 亿。两天后,正好也是中秋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后者开盘涨停。广汇集团是中国汽车流通领域的第一股,恒大此举的目的便是加大汽车领域的布局。可以见得,广汇集团和法拉第未来不是一个体量的,前者规模大约是 2000 亿左右。变相证明了恒大布局汽车的心态不是“想玩玩”。

 

自恒大收购时颖以来,恒大健康的股价从稳定的 4 元多涨到了 10 元以上,8 月 28 日达到 16.7 元的峰值,上涨了足足 4 倍有余。同一天也是法拉第未来该企业美国汉福德工厂举行“首量法拉第未来 FF91 预量产版生产”的庆典,停盘时仍有 10.5 元。

 

许家印曾亲临过法拉第未来的生产工厂,并公开表示表扬了其产品。此前也有消息称,法拉第未来获得了相关牌照,并且即将完成量产的准备工作。

 

图丨恒大健康股价变化图(来源:百度)

 

目前,恒大集团对此事回应称,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art King 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


附:法拉第未来声明全文

 

2017年11月,我们欢迎恒大健康成为FF的主要投资方。恒大以20亿美元的交易对价获得FF母公司45%的股权,约定于2018年年初支付8亿美元,并承诺在之后支付剩余12亿美元。自此,FF在创始人及全球CEO贾跃亭先生的带领下,在推动FF 91交付和量产项目上取得了巨大的进展。FF已经跑通了包括供应链在内的所有量产准备。2018年8月28日,FF在汉福德工厂庆祝了首台预量产车的按时顺利下线,并量产在即。


近期,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FF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期间经过多次友好交涉和严正敦促,恒大依然在没有合法依据的情况下拒绝履约,尤其是未能按时履行对FF的相关财务承诺。FF正在通过公平、公正、公义的一切必要手段来保护公司、全球近2000名员工和全球预订用户的正当利益,并确保尽快高品质地向全球用户交付FF 91量产车。


2018年1月,FF和投资方就已确认了总体预算。此后,通过月度经营报告向投资人定期同步资金预算执行情况和未来资金计划,而且所有资金支付均在投资人委派的财务人员审核下执行。


在支付了首笔8亿美元之后,2018年7月,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与恒大向媒体以及股东所称不同的是,包括FF全球CEO贾跃亭先生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以达成相应的补充协议。


为了实现FF 91在2019年的量产交付,恒大对于在2018年提前支付剩余融资金额的补充协议——包括为何需要这些资金,何时需要这些资金——有着全面和深入的了解。


然而,与报道相左的是,虽然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先生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因此,“FF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 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在公司成立的四年里,我们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从未放弃,尽管这一路充满荆棘,FF依然坚信最初的愿景和使命,准确预判了未来产业趋势,并打造出了FF 91这一变革性的新物种。FF全体员工会在公司创始人和CEO贾跃亭先生的领导下,不忘初心,继续为打造共享智能出行生态系统,颠覆与变革传统汽车产业的愿景而砥砺前行。与此同时,我们欢迎与FF价值观一致的投资人一起共同实现梦想。


-End-



最新有关mit-tr的文章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