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Levinson — High End 先生

2012-03-08 17:14:49来源: 互联网

如果有人声称开创了 Hi-End 音响市场,这人就是 Mark Levinson,所以为什么他会从他已经做出如此贡献的高档市场上调头离去呢?

准确地说,你并非在采访 Mark Levinson,而是他指定你为听众。不可否认----如果您对HI FI历史稍有常识的话----我们今天致以很高敬意的品牌,如果没有此人存在甚至都不可能出现。他过去创立了 Cello,现在则领导着 Red Rose。如果过去的经历都已过去,Red Rose则可以被视为一个全新的品牌。 然而Mark Levinson 几乎是独自构想出了 Hi-End 这个我们已经熟知并关注的概念及其内涵。一直以来,他支持甲类晶体管放大器,低增益的前置放大器,动圈唱头,开盘式磁带,只制造Hi-End 产品的沙龙式厂家,音响器材发烧等等。

但 Red Rose 与其过去的经历相比之下俨然180度的转折,最初的产品系列是由一个电子管前置放大器,一个电子管立体声功率放大器,一对电子管单声道功率放大器和一对小型铝带混合式扬声器组成。入门级系统的总价——前级,后级加音箱——在美国是6500英镑。这个价钱在过去甚至买不了Mark Levinson 的一台前级。更有甚者,Mark 不但选择双声道而反对多声道,他还是 SACD 的强有力的推进器。由此,针对他第三个品牌的创立所显现出来的态度上巨大的变化以及他对多声道的强烈不满,我们开始了调查。

HFN:为什么——在作为HI-END晶体管机30年的旗帜后——你突然间开始拥抱电子管?
ML:我一直对结果而非技术感兴趣。我真的关注 Victor Tiscareno 所做的电子管与FET晶体管高压稳压电源合并机。Victor 的设计很有创造性,并且实用。使我印象深刻的是:

1、声音的质量;
2、可靠的无问题的运转;
3、可负担的价格——惊人的高性价比产品;
4、紧凑而美观的设计,我认为很有吸引力。

我也在我们发展的铝带音箱与电子管机之间保持着注意力。

HFN:在你遇到 Audio Prism 前你开发过音箱吗?
ML:从研究的先后顺序上,是的。Bo Bengtsson 是一个有才能的铝带音箱设计师。他对把握自然的声音有着惊人的直觉。我想主题之一是通过我们已有的音箱,电子管机和线材,贯彻高品质和简洁,简化所有的设计。
HFN:我并不是说你有一个“宗教时刻”,但从你早先公司最近的展示看,Red Rose 在态度上是一个相当大的改变,举个例子,Cello 给予用户几乎是无限大的灵活性,导致了设计的复杂化,现在我们在谈论另一个极端,什么引发了这个(变化)?
ML:任何公司都有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精神,它早已形成并且发展,但很难说是从哪儿来的。我想 Red Rose 一个有趣的方向是(铝带音箱)不仅是高效的而且是易于驱动的。所以它们并不要求传统的大功率音箱所需的大电流,它并不需要其它音箱可能需要的电压和功率放大,这就使35W的功放作为能量源具有高度可行性。每声道140W的功放超过了你的实际需要,所以部分的结果改变了----重点发展更有效率,更易于驱动的音箱系统并随后找出适于驱动它们的理想的电子管机。
HFN:由于你也关注双声道,这看起来几乎是个反对复杂的AV系统的政治声明,什么原因使你反对多声道?
ML:涉及到环绕声和数字音响环绕声有明显的和并不怎么明显的因素。我感到大多数人,当他们有机会试听我们的产品并与他们以前听过的任何环绕声系统做比较时,他们宁愿选择 Red Rose 双声道产品,这个观点建立于我们拥有的座落于麦迪逊大道的商店供行人试听的基础上。一些人以前听过相当多的系统,并且都说他们发现这将是一个超级产品,然后买下。
我们不是说人们不该有环绕声。我们只是说听一下并告诉我们你的想法。我设想如果有人要求我们安装环绕声系统的话,我们会的,但听了我们的产品后没有人这样想。一些不同点是:1、使用环绕声系统你需要一个 Processor(音调控制器),而 Processor 有一些不利因素,其中之一是你无法摆脱电路失真;2、你必须参与系统的操纵,因为 Processor 并不需要知道哪个程序来放音。对高手来说这没问题,但对其它任何人来说这就是个严重的问题了。你无法只是坐下来看电影,你必须知道按哪个钮得到正确的声音,这全给脖子造成痛苦。然后,即使你使它再工作,你有85的声音是由中间的一个音箱中出来的,而伴音效果则从其它音箱中放出。
我们收到的反馈是,首先我们提供了好得多的声音,高得多的价值,因为相比复杂和迷惑,你的钱花在了品质和方便上。很明显,如果你必须买5个的话,你就无法用相同的钱买到相同品质的音箱(比起两只音箱),5个音箱和一个重低音箱,对比两只音箱,或者高质量的5-1声道功放对比双声道功放,还有线材,你加大了开销。
另一点,有多少人想屠宰他们的房子来把线、低音箱、高音箱挂在支架上或放在地上?这不是大多数人愿意做的。我不会,我是说,可能你会,好的,但有多少人真的想那样生活?或有多少愿意雇个安装工在墙上打洞把线埋进去以结果了墙面?我不认为人们会真想那么干,但工厂正在告诉他们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所以他们晕了。我们来了并说:“你不必那样做——听就是了。”人们很感激不必做这些环绕声的事情。
HFN:你是说我们欧洲人认为的大量美国人把整个房间变为迷你影院的观点是虚构的?
ML:我没数过所以无法评论。可以肯定有很多多媒体影院正在建立,但通常我会说大多数人没有必要的财力来做这些。而且即使他们有这个能力,他们也会认为简洁和品质是更明智的选择。我想人们已经厌倦过分的事物。过分了,就再不会有好的感觉。就象汽车上的尾翼,再不会有人想要两尺高的尾翼了。时代变了,人们更注意质量但人们想要价值与和谐,想要表达自己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是的,人们愿意考虑大工业所建议的几乎所有东西,但如果感觉不好,人们就会放弃。
很少有人喜欢音响店,我多次问人们,有没有你喜欢的音响店?没有!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个痛苦的问题和一个痛苦的回答。我想顾客第一的要领已经消失了。商店卖市场能承受的任何东西——每尺$400的线,我是说,饶了我吧,我想整个事情已经出格了。再一次的,人们渴望和谐,舒适,如果不是彻底的妄想狂,人们已经对能否得到更好的视听设备感到怀疑。人们有挫折感,失望,迷惑并在以往损失了太多的金钱。现在需要的是真正的精明时代:我们提供了什么?我们要他们做什么?他们会得到什么?我想大多数人会喜欢更好的音乐,更好的影像。他们想要一个机会去发现一种能使他们感觉良好的方法,换句话说他们希望受到尊重,这样他们只需欣赏而且没人试图算计他们。
这并不是软卖硬卖的问题,这是不卖的问题——向人们表明你可以提供什么,如果喜欢他们会告诉你,让他们能轻松地说"是"或"不"。
HFN:这是不是一种对你早先经历的一个精确的(镜像)反应?因为 Mark Levinson 和 Cello 都是高价品牌?你是不是有内疚感?我会想象你的逆反心理令你跳向另一极端——突然间入侵者变成了保护者。
ML:这个说法很有趣:Red Rose 有$45000一对的音箱,$20000一对的后级,$10000的前级和$12000的数字24/96音调转换器,还有其它一些尖端的、高成本的产品,即便这些产品的价格与市场上其它一些号称参考水准的产品比也是第三档的。然而正是铝带音箱及电子管机等新兴技术使(HI END 音响产品)在成本与外形尺寸上的猛烈削减成为可能。如果在过去,你若想对产品做些改进,结果它们肯定会变得更大,更贵,更复杂。
HFN:所以你过去做不到?
ML:我不知道怎么做!我没有办法。铝带音箱和电子管功放是使你所听到的任何设备变得有活力的钥匙——无论你听开盘磁带、CD、SACD、FM——都能令系统工作得很好。很多人拥有 Red Rose 系统是因为它们有好的声音趋向,很具亲和力。举个例子:房间未经声学处理,不必有高智商就能操控,事情很简单又能完善地运转。
HFN:也就是从整体上设计整个音响系统。
ML:再说一遍,如果你不关心效果,不关心从音箱中放出什么,你肯定会受所有因素的影响。在听过以前你怎么能告诉别人你的功放是准确的并证明你说的东西?你又怎么能证明你声称的准确的功放,因为你有20台功放测试指标相同的并且声音全都不同?最终,你得记录音乐并且重播----就像我们刚才做的那样----如果听起来象那个歌手,那架钢琴,那你就做对了。但如果你每次换线或音箱或功放或不管什么声音都有变化,那你必须向顾客说明你如何证明你所说的你的功放是准确的。你必须告诉他们我用了什么什么什么,听起来更象我们刚才记录与重播的音乐。如果你不告诉他们这些,那你就是在误导消费者。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如果你能用仪器复制声音,产品就不必改款、升级、改进、过时。就象某些其它的产品,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一件大事——生产生命力长久的产品。看看相机和手表,你70年前能拥有的手表比今天的产品更有吸引力,或者莱卡相机——永不过时。但如果手表记录了可怕的时间(不准)或相机拍了糟糕的相片,所有这些就不会存在。你非得在品质上有质的飞越。对我来说,过去并未实现质的飞越。所谓“质的飞越”——不是三个月的畅销——是人们感到产品过时的标准。如果你能完好无损地复制一段音乐,你的产品就不会过时。
HFN:是否公众中有人强烈反对复杂化?
ML:很好的问题。我不确定能否解释,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经验。但我会说当声音真的很自然时人们能够认识到一些东西。如果人们喜欢呆在有音乐的房间中,你就触及了他们的心灵。音乐必须是感人的,否则就是噪音。人们厌恶噪音,所以如果人们进来并听到能使他们感动的东西,比起向他们展示好设备来,这是非常不同的要求。我想人们渴望如此,他们生活中没有这些,或者说他们被告知他们有而实际上他们没有,所以当这些真的发生时,人们说:“这真奇妙,我要这些进入我的生活。”他们创造了变化。我们并不追着人们试图卖给他们东西——我们向他们表明我们做了什么。人们爱上了那些能改善他们生活质量的东西。
事实是这样的,声音对视频也有帮助。如果你能以一种更简单,性价比更合算的方式听到更好的对话,效果声,背景音乐和冲击力,这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HFN:但你不是极力推广双声道吗?
ML:我们并非极力推广,我们只是打开门,让人们走进来而已。
HFN:就象像在向公众辨白谁是受拥护的,比如,在过去的17年中,黑胶唱片面对CD。
ML:黑胶唱片是很好的东西。人们喜欢它是有原因的——因为(真正的)音乐具有强有力的感人的力量,人们想听到它。是的,当音乐被过分调整时,当音乐在被录制的过程中变得平庸俗气时,当音乐在经由(所谓的HIFI)器材重播而完全失真时,人们就会走开并转而投身于其它事物中——例如电脑。整个音响行业已经把音乐变得太过冷硬无趣以致于无法吸引人们,我愿意帮助改进这些。
喜欢黑胶唱片的人是正确的,他们喜爱黑胶唱片的原因其实很实际。这些原因不是源于想像,也不是虚构的。20年前 John Diamond 博士试图帮助人们认识数字技术的错误但没人愿意听。现在那些人等不及要听听他说过什么,因为已经证明有些错误存在于正在被录制和重播的音乐之中,这就是SACD的缘起。
错误由多重原因导致,其中之一是用于CD录音的运转系统所遵循的16bit/44.1KHz制式。
HFN: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接受的东西是不恰当的?
ML:人们现在还不清楚事情的整个的过程。因为没有测试(参照)证明人们正经历什么。例如录音师用模拟技术可以一天工作14小时而没有什么不适,但在与所谓数字音响为伴一两个小时后他们就头痛并想回家。为什么会这样?没有测试表明为什么会这样。有些人在听CD时会有不适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事实是许多公司正在经历销售成绩的下降和生意的冷清而无法解释这一切。是的,原因是整个音响工业原本来自热情,兴奋和激情,而不是利润。这曾是一些小型然而却很地道的作坊所做的事情,小而地道的唱片店,小而地道的音响公司,你明白吗?原本就是这样。现在已经变成了美国企业,日本企业之类的(庞然大物)。动力已经消失得几乎没有了。
然而,当曾经的,真正的价值再次出现时,人们仍然能够认识到并有所反应,我们正在这家店里证明这一切。
HFN:所以你是个乐观主义者?现在开发这种热情还不太晚,发烧友们仍然可以有所期望?
ML:确实有希望。然而,部分音乐爱好者能意识到并行动起来才是真正有帮助的。这些大音响公司必须知道人们的感受才能集中精力再有所改进。没有反馈,他们就不会这么做。
数码录音的问题不仅仅是声音质量的问题,而是这样一个事实——就像 Diamond 博士指出的那样——多比特数字压缩技术(PCM)倾向于夸张人们的反应,使用者们百分之百的有此感觉,而事实比这更为复杂。其本质是当音乐被用数码压缩技术录制和重放时你可以很清楚地证明它对人们产生了负面的效果。数字存储技术(DSD)是唯一不会产生如此效果的数字录音系统。
HFN:你把它归因于什么?
ML:很难说,因为我们没测试过,模拟技术已经出现了一百年——我们始终无法精确地测试它,数字音频(虽然)很新,但就是无法测试。
DSD是我们知道的唯一可能拯救音乐世界的希望。没有DSD一切都完了,我们就得回到黑胶唱片和模拟磁带。很不幸SACD被滥用了。人们把母带经过PCM并把这个东西放进SACD,称之为SACD,没人告诉公众这根本就不是SACD——这是把PCM数字装进SACD的壳里。他们听到的是PCM数字。听这样的SACD与听CD没什么两样。必须有一种系统告诉人们SACD是什么样的。我们采取计划证明所发生的一切,但由于模拟信号先被PCM数码压缩而后由SACD播放,这样许多SACD被PCM侵入了,这个计划出了轨。
HFN:当你向 Sony 指出这些时发生了什么?
ML:现在这个计划正在实施中——我还不知道,可能会有一些积极的变化,但一涉及到整个联盟,事情就复杂化了。
HFN:你说的情况有些糟糕,我预计一种兼容SACD的软件系统,会形成很大的市场,然后你会用某个牌子推出纯正的,毫不含糊的SACD。
ML:我确信有一天会这样。然而,首先,要想东山再起(指发烧级的SACD),就必须有更多的SACD机按我所理解的方式工作,但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有多好。SCD-1不错,但要$5000——问题是当他们把单位成本降低时会发生什么,很多问题现在还没有答案。但有一点可以确信,对音乐世界来说可能是最重要的机会——有些可笑的是对视频来讲同样如此——DSD机的推出将令整个行业重获新生。
现时,DSD录音系统只是双声道的——尽管大多数录音师非24或48个音轨不录音——我从未超出过双声道,所以我仍然认可立体声。有时我甚至还想回到单声道。
HFN:是的,乐于做壁上观。
ML:但确有原因这么做。
HFN:我非常同意。
ML:我认识一个影院老板——纽约市一个有声望的影院。经理和电影放映员过来并且说他们知道模拟音轨听起来比数字好。他们就模拟起来直到几个月前。在一个制片人的压力下他们不得不收起模拟系统。他对他们说:“当我的影片在这家影院上映时我希望听到数字音轨。”
但现在不仅仅是对声音品质的争端——而是更基本的东西。PCM系统有失真 。我们不能被PCM的声音吸引,对整个行业来说这是很糟糕的,对于那些身受唱片销量影响的爱乐者和音乐家来说也是糟糕的。在模拟母带不能再播放之前,我们会用什么将它们保存起来?PCM数码?这显然有太多重要的问题(要解决)而DSD是一线希望。所以我们为之振奋并愿意推广它。
HFN:SACD阵营能够对抗DVD-Audio联盟吗?
ML:DVD是PCM数码,它已经老了,成了古董了。录音师知道这点,调音师知道这点,音乐家知道这点,听过它的人知道这点。
HFN:但DVD-Audio集团是无坚不摧的。
ML:没有什么无坚不摧。决定的因素取决于公众。最终,如果公众不买它,销售它的公司有多大是无关紧要的。在不愿顺从地玩下去的公众面前,更强大的公司也弯下了他们的膝盖。看看烟草工业,事实是消费者将会判断一切。消费者正在说:“除非让我们感兴趣,否则我们就走开。”

关键字:先生

编辑:神话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ndz/2012/0308/article_14917.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先生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