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产业打不死的话 还是好汉一条!

2008-12-22 15:54:30来源: 电子时报 关键字:产业  还是

茂德在财务压力沉重下,日前向政府提出纾困要求,在政府策划方向以台日联盟为主轴下,茂德并入尔必达(Elpida)集团指日可待,毕竟DRAM厂自己要先作整并,政府才能师出有名的帮忙纾困,否则只是拿钱出来投资个别DRAM厂,恐为未来政府纾困案例大开方便之门。

茂德董事长陈民良对近期外界批评DRAM产业烧钱的声浪,感受特别多。他认为台湾DRAM产业基础建设已相当完整,走过10年来,也培育出相当多的工程人才,吸引这么多国际大厂跨海来台找合作伙伴,台湾DRAM产业在全球版图中,已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希望外界能协助DRAM厂解决财务问题后,再为产业作长远的规画方向,以下是本报专访摘要。

问:外界对于台湾的DRAM危机和向政府纾困有很多讨论,甚至认为不应该救DRAM产业,您有什么看法?

答:如果把台湾当成1个公司,台湾在DRAM产业的基础建设都相当完备,光看台湾有这么多座12寸晶圆厂,这么多世界级的DRAM公司跨海与台湾合作,象是海力士(Hynix)、美光(Micron)、奇梦达(Qimonda)等DRAM大厂,虽然很少强调台湾的DRAM技术能力,但都某种程度依赖著台湾DRAM产业,依赖台湾DRAM的基础建设,来作他们的生意,因此我们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强烈吸引他们过来。
现在的问题是,台湾DRAM产业已经完成了什么?缺了什么?我们的DRAM基础不是什么都没有,台湾的DRAM基础建设作得相当好,也建构了很久,要放弃很可惜,往下走只是要再强化自有技术的扎根,但要了解什么是台湾DRAM产业的根?

DRAM芯片是种产品,1种零组件,讲求制程和产品一定要紧密结合,追求每单位成本要最低,再藉由每家公司写测试条件的能力,把弱的地方挑出来,再做修补,也可以加入一些不同的功能,增广应用面,整个环节缺一不可。

台湾DRAM产业12寸晶圆厂这么多、IC设计能力强、封装测试产业链完整,茂德和南亚科的客户群甚至深入PC OEM市场,包括戴尔(Dell)、惠普(HP),这些背后要花多少工程支持,其实也是对台湾DRAM产品质量的肯定。

我觉得现在全球DRAM产业的发展,最完整的是韩国,有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和海力士,再来就是台湾,当然日本还有1家尔必达、美国还有美光,而欧洲代表就是奇梦达,台湾的条件不输人,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我觉得现在看台湾DRAM产业要不要救的问题,不单只是看财务和负债比,应该要从整个台湾DRAM产业链完整性的层面来看,台湾只要藉由partnership的方式取得自有技术,就可能让DRAM产业扎根更深,政府出面支持,以后一定是大有可为。

问:你一直很强调技术自主,但台湾DRAM厂作了这么多年,都无法拥有自有技术也是事实,您怎么看外界对这点的批评声浪?

过去茂德和英飞凌(Infineon)的合作,在2003年初停在0.14微米制程阶段,而2006年,茂德自己设计和量产512Mb DDR2产品卖给戴尔、惠普。在其间的3年半的时间,茂德没有靠任何国际大厂的帮忙和外力。

茂德在那段时间内,的确没有技术伙伴的帮忙,仍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来催生产品,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茂德有多厉害、不用和别人合作,我的重点是,没有技术伙伴的缺点,是无法把产品即时把产品做出来,但我们的确是有开发自有技术的能力,台湾不是什么都没有。

茂德是台湾唯一1家自己研发512Mb和1GbDDR2产品的厂商,还自己写测试条件,然后卖给国际PC品牌大厂。

虽然大家现在都把DRAM问题放在财务危机可转债赎回问题,这部分的确需要别人进来帮忙,但也不要忘了台湾技术工程人才的质量相当高,应该要好好的被器重和赋予价值性,还有这么完整的基础建设,这么多国际大厂都要和台湾合作,台湾不是什么都没有,千万不能放弃。

问:你刚刚都是在强调长远技术扎根的重要性,但不可否认,茂德的确有短期财务危机,您要怎么说服外界帮助茂德渡过此难关?

答:所以我从来没说过,茂德不需要纾困,茂德在财务上的确是需要别人帮忙的。

平心而论,这段时间很多人帮茂德出意见,包括要茂德转型等等之类的建议,只要是对公司好、对台湾产业好,把整体的资源整合在一起,我都会同意。

但我真的建议,要好好的思考台湾DRAM产业的优点和弱点在哪里里,哪里些地方是可以赶快找个合作伙伴进来补强之处,大家一起把事情解决,不要浪费台湾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基础建设。

简单来说,现在茂德需要外力来帮忙短期的财务问题,但还是要有长远的目标规划,否则只是解决了短期的问题,并没有让真正问题获得纾解,因此更需要政府即时的帮忙解决问题。

问:外界质疑茂德无能力偿还明年2月14日到期的百亿元可转债。

答:目前茂德手上机器设备的抵押品价值,绝对超过可转债需要的数目,其实只要银行有信心,很多事都可以慢慢解决;另一方面,茂德也设法找到财务合作伙伴进来投资,这两方面的解决方案我们都会伺机而行。

问:你可否进一步分析,台湾发展存储器产业是多年来,有什么功与过?建构了什么?缺乏了什么?

台湾在1983年和1984年的时候,有3家存储器公司回来台湾发展,Crosslink,茂矽、华智,Crosslink解散,华智因为有自己设计产品能力,因此后来和工研院合作做64K和256K产品,当时因为韩国现代半导体有比较好的机台设备,因此华智还把设计出来的产品转移到现代生产,现代就是海力士前身。

也是如此,台湾一路栽培出完整的半导体人才,DRAM产业是走的最辛苦的,但毕竟也这样走过来了。

再来看1997年、1998年那一波整合潮,使得很多日本公司不敌环境现实退出DRAM产业,象是NEC、日立(Hitachi)、东芝(Toshiba)等都退出,到现在刚好是整整10年,现在的日系代表尔必达也是之前整合下的产物,而更早则是德州仪器(TI)的退出DRAM产业,还有欧洲也经历西门子和英飞凌退出,催生欧洲唯一代表奇梦达,足见大环境的整合的情况,在每一个时代都不断在发生。

而在这10年之间,台湾也间接培养很多人才和基础建设,以及全球的DRAM发展的局势转为强化策略联盟的发展,除了三星仍是单兵作战外,原本不将技术转移出去的美光,2008年也开始和台湾的南亚科合作。

这10年的发展下来,中间也经历过许多景气的高低起伏,但台湾也的确利用这10年来的时间和变化,在全球DRAM市场取下相当重要的地位。

现在台湾对DRAM产业的发展决定,将会决定下1个10年,建议政府在引导之前,要能先了解困难,真正为台湾布局下个10年的发展。

问:过去10年中,不只是台湾的DRAM产业基础建设完整,韩国势力也快速崛起,您怎么看这波韩流?

答:现在大家喜欢将台湾DRAM产业的发展,导向对抗韩国势力,我是不太爱以此角度来看。
三星本身是有面板、手机、存储器,也是系统产品公司,是相当特别且独立的公司,过去有段时间DDR2在和Rambus规格争主流的地位,当时三星还是可以赚到钱,有他的能耐。

海力士也是经过一段很痛苦的时期,把很多产品线都砍掉,专心在DRAM和NAND Flash生产上,才逐渐发挥自我价值,但海力士的优势当然是掌握自有技术,依我跟海力士合作的经验,我觉得海力士对技术、成本结构的掌握度都相当敏锐。

问:您刚强调台湾在全球DRAM产业的地位之重,但外界也质疑台湾盖了太多12寸厂,以及过渡举债经营,您怎么看?

答:台湾DRAM产业的基础建设的完整性和工程人才能力,就是吸引国际大厂和我们合作的关键,但在建了这么多12寸晶圆厂后,在现在全球不景气当中,对台湾的确是1种负担。

但在过程中,我们的确凭自己的能力争取到很多,早期德碁还只是做代工,不能挂自己的品牌来自己的产品,现在茂德和南亚科也自己设计产品,卖自有品牌的DRAM产品。

台湾过去几年是不断扩充,但就是在资金和募资的容易度方面,以及半导体上、下产业链的完整性下,补足韩国的不足,也因此吸引国际大厂来合作,增加台湾的产业地位,外界对于现在台湾DRAM产业面临危机的质疑,是长久以来的抉择,是一体两面的问题。

现在大家都在埋怨我们DRAM厂为什么要扩充这么快?盖了这么多的12寸晶圆厂?借了这么多钱?是有很多可以被挑剔的地方,但现在是不景气,的确很难熬,但请不要忘了我们对台湾半导体产业的贡献,带动整个上、中、下游供应链完整。

我认为这些问题当然应该被检讨,政府只要有心,对于未来发展的策略,都可以站在整个台湾的角度,以协助台湾增加竞争力的角度,把不足之处修补的更完整、体质更健全,我知道中间要付出的代价很大,但未来一定会有回报。

问:但外界质疑,即使政府拿钱去救DRAM产业,未来3年也不一定会有回收?

答:如果有人要这样看,我只问2个问题。第一,台湾DRAM会不会消失?第二,台湾发展半导体是不是走错行?

DRAM产业有力的撑起台湾半导体产业,少了DRAM产业,对整个半导体环境的成长绝对会有影响,不能只往钱看,台湾半导体已经发展到这么程度,不能只以钱来衡量,带动外围产业结构建置绝对有功。

以投资的角度来看,景气好的时候,技术母厂会比代工厂多赚,景气不好的时候,我们帮别人多盖的12寸晶圆厂会亏比较多,技术母厂都把产能转嫁给我们,但只要藉由这次机会,我们台湾DRAM厂能从代工厂的角色,扭转为技术提供者,利用台湾原有的基础建设优势,一定不会比别人差。

即使是现在最强的三星,过去在80年代也是亏钱过,现在大家不要只是看DRAM厂亏钱的一面,要看未来性。

问:这段时间DRAM产业成为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您一定觉得很委屈?

答:请不要只看到这段时间DRAM厂的财务问题,在台湾半导体的发展过程中,单是靠晶圆代工是撑不起来的。救DRAM产业绝对不是浪费钱。

韩国只靠存储器产业在撑,三星和海力士独占全球DRAM 和NAND Flash市场,美国现在只靠英特尔(Intel)的CPU事业,和一部分的美光的存储器业务,而台湾的半导体产业若只靠晶圆代工,绝对不会有今天,台湾的DRAM产业是有贡献。

现在DRAM产业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但打不死的话,还是好汉一条!打的人要多了解此产业。
问:希望政府朝什么方向帮忙?

答:全球我觉得要朝3阶段进行。第一,要先稳定每1家DRAM厂的营运,这次各厂受到不景气冲击,大家都很辛苦,请政府帮助大家把脚步站稳。我不讳言,茂德的确需要政府的纾困,且即时性的纾困方案和帮忙协助。

第二是了解、引导和介入,真的深入了解整个台湾DRAM产业的情况,到底已经建立了什么?还缺少什么?;第三阶段才是整合和设立目标扎根。

我强调,不管未来政府怎么决定,只要是为了茂德和整个产业好,我都不计较。

问:您觉得政府帮忙到什么阶段?

答:前阵子银行缩银根动作比较多,现在比较好了,很多展延程序都出来,大型行库也很帮忙。接下来看政府怎么规划,其实只要政府对台湾DRAM产业扶植的态度越坚定,端出的协助方案越确认,相信银行方面会更有信心。

问:尔必达坂本幸雄释出合作意愿,可否聊一聊此部分?

答:我和坂本幸雄释其实谈过很多次,他做事的方式相当有目标性,我非常尊敬他,私交也很好,茂德和尔必达有互补性,双方也是初步合作在谈,很多合作的细节还要再谈。只要合作结构对公司好,对台湾DRAM产业好,帮助台湾产业稳下来我都愿意接受,都会审慎评估。

双方如果要合作,不只是要在技术上,而是要全面性的合作,包括制程、技术、产品、测试条件、客户、营销等,全套的条件都一起谈,不能只是嘴巴上讲讲要研发、要有技术,每一个环节都要有人才和合作的细节,这些环节都不能拆散来谈,所以中间的整合性,当然需要政府的帮忙,把每个环节连在一起,整合性的一起谈。

问:茂德和尔必达合作后,现在和海力士的合作进度是否就喊停?

答:当初会决定和海力士合作,有当初时空背景的条件和环境。现在和海力士54纳米制程的导入进度上,经过内部的研议,要再等待一些情况的明朗后,才会开始做。考虑到现在景气不好,目前技术资源会放在自己研发设计的10%微缩版本产品上,不会是在54纳米制程技术。

关键字:产业  还是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ndz/2008/1222/article_118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iSuppli:09年全球芯片销售额将下降9.9%
下一篇:台湾拯救存储芯片业 或联手美日企业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全部
产业
还是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