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来袭 引发医疗技术管理革命

2011-08-12 19:15:47来源: HC3i 关键字:信息化  来袭  引发

  Nader在1971年3月为《家庭女性》杂志撰写了一篇文章,阐述了微电击的危害,这篇文章深刻改变了医院和信息技术打交道的方式,其效果是立竿见影的,生物医学工程部门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医疗技术管理也迎来了黎明。

  Nader撰文后,数千名工程技术人员开始测试微电击对于电子设备的伤害。这些测试有帮助吗?答案并不肯定。然而整个美国社会似乎忽视了一个更为微妙的问题,Nader间接指出:在极为复杂的工程环境下,医院对患者的护理缺乏一致的、协调的管理。当今医院装备了不同类别且较为复杂的设备,从技术水平上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然而技术应用的复杂性往往使护士、生物医学和临床工程师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医院购买昂贵的设备也难以为继。

  技术管理人员正在努力提高医疗设备的安全,质量和使用效率。他们为患者确保医疗设备和系统的完整性、可靠性和安全性,并且最大限度地提高收入,增加其可用性。他们的设想还包括实现高度集成和交互操作的医疗技术管理。

  如今移动设备服务已跳出了“故障-修复”循环。过去十年,设备和技术之间越来越多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支持医疗设备的IT网络不再是一个个孤岛。今天的技术经理是开展主要设备计划的关键性利益相关者,他们帮助各团队作出正确的配置和整合决策,尤其能帮助资金紧张的医疗机构削减成本。对此也引出了一个问题: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并在百万次的电气安全检查后,我们是否能够有效地掌握医疗保健设施的关键技术?

无限循环

  Ilir Kullolli是Kaiser Permanente公司的临床系统工程师。他曾参与过有关改善生理监测报警器、输液泵和医疗器械与EMR集成方面的项目。

  床头监测系统最早产生于1975年,当时BD Electrodyne引入临床监测系统(CMS),试图将床边生化监视器整合为一台小型机。一个完整的装置包括床边电脑终端、处方药物系统、呼吸机和输液泵的连接管路,该系统拥有当时一些非常尖端的功能。CMS很快被美国光学医学科学院与多参数报警系统(电脑心律失常监测系统)取代,也就是今天系统所谓的“智能报警”功能。西门子的“西蒙”系统使用一个鞋盒大小的床头终端和一个十六进制键盘来输入生命体征有关的条目。1978年有学术论文称当前的中央监测技术已经过时。然而直到2011年,监控技术仍然没有多少改变,多参数报警仍是一个挑战,没有人能冒险将其用作床边医疗工作站。

  1984年,研究人员开始着手研制生命体征监测仪、呼吸机、输液泵等设备,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研究所为此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制定医疗护理设备之间通讯的“共同语言”,被称作“医疗信息快车”。这个最终被称为“IEEE 1073”的数据通信标准于1990年通过,然而这个标准很大程度上被人们忽略了,因为多家供应商正在为争夺病房“最后一公里”的网络控制权而酣战。专用读取设备激增的原因之一是厂商的商业意识越来越浓,他们迅速崛起,不再利用开放的协议,而是转而开发被称为“黑匣子”的封闭协议。今天,不同设备的接口类型有十几种,市场标准变化的结果是出现了数以百计的独立设备供应商和更多的产品顾问。这也难怪,产品建议不再是对现有缺陷进行实质性的修复,而是转而开发新产品,之后再次陷入该循环。目前只有拥有大型医疗机构客户的公司,如Kullolli才有能力聘请专职的临床工程师。

  “一旦人们发现一个短期的解决方案,往往浅尝辄止,继续做其他事情,等我们回头再看当时的解决方案时,我们往往又容易得到满足,”他说,“只有结果变得糟糕时人们才开始改变思维。”

防电击解决方案

  Nader披露的“人咬狗”的故事,带来了媒体对于医疗电子领域的广泛关注。美国的读者对于健康问题大多非常敏感,医疗机构使用新设备用于诊疗患者仍会引起热议。全美医疗机构在过去的一年已经出现了输液泵故障、CT扫描辐射过量和病人监护仪未能及时报警等问题,这些都曾经作为头版新闻刊登在《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和《波士顿环球报》上。医院迫切需要有关医疗安全良好的舆论,然而他们在公众面前形象往往不佳。医疗机构往往鼠目寸光,只是抓住了短期的利益,却忽视了对医院管理文化的建设。急功近利得解决问题往往事倍功半。

  “我们仍然有大量的技术人员每天检查许多很繁琐的细节,如仪器泄露电流的百分比,”Baretich工程创始人、资深临床工程顾问Matt Baretich表示,这些都源于Nader提出的所谓“微电击”理论。他认为当时该理论就已经漏洞百出,现在看来更是无稽之谈,而Nader本人将这些指责归咎于“学术惯性”,人们则指责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住饭碗。

  究竟什么是对患者有利的?医院需要有人出谋划策,告知医院需要什么样的技术和投资。Baretich在法医鉴定设备方面积累了经验,验证了上述理论的正确性。“我相信,许多出现的问题,如果之前做足了功课,是不可能发生的。”

  CTM集团索迪斯地区业务副总裁Vionnta Rivers对行业发展呈支持态度。“我们没有感觉或发现医疗信息技术是不可靠、不安全的。尽管发生了许多负面新闻,我认为主要医疗设备制造商都为技术进步做了许多伟大的贡献,并建立了公众的信任。当发生异常并如过去一段时间一样得到负面评论时,它通常被视为一个仪器设备的故障个案,而不会影响行业整体。”

  Rivers认为生物医学人员的职责不仅仅是安全分析员,而应该更多,“我们一直在许多医院中开展不同参与程度的临床教育,”他解释说,“我们的整个计划是有关于如何减轻风险。我们的计划旨在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包括涉及医院产品的召回、患者护理等。”

防止报复

  Baretich说,“管理是一个非常广泛的范畴,每个人必须知道,你究竟在做什么?”Baretich建议设置一个“责任”列表,将医院所有的仪器设备列出清单,并且将胜任操作的人员也列出清单。但是,生物医学人士和仪器设备之间往往很难做到完全步调一致,而医生和IT人士又怎么能保证协同工作呢?

  以Baretich公司为例,衡量一名工作人员能否胜任诸如客户与临床工程、医疗保健工程和法医工程的标准是个人自身的专业背景。这些人员包括临床工程师、生物医疗设备技师、信息技术专业人员和临床信息员。“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人都在做医疗技术管理工作。”

  Aramark临床技术服务公司总裁Brian Poplin认为,“我们提供的服务范围不断扩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产业发展。“在临床工程不断发展的背景下,我们才能有效的维修医疗仪器。这是我们服务的核心,我们可以进行预防性维修,尽管变化很多,但是这样的不断改造仍然是一个临床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利用像设备分布和RFID这类基础的东西,我们可以帮助医院进行重点技术的评估和资本规划,可以集中管理与技术相关的风险。”

  Nate Larmore是Sparling公司主席及IT架构实践的领导者。公司创立于64年前,目前是美国最大的电气工程专业咨询和设计公司。Larmore解释他的公司每天面临广泛的业务。“我们从事的每个技术项目处理信息资产都高达数百万美元,我们也因此会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半导体和导线的发展史与人类学发展史相当。“它涉及到Ralph Nader在20世纪70年代谈到的,企业的复杂性不仅是技术,”Larmore说,“我会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因为它代表了不同的用户类型和性格。”

  医疗信息公司传统的设计和建设原则是与一小群志同道合的医院代表进行互动。他们的目标好比一栋不会倒下的建筑。“当你在进行互动时,你应对的是几十位利益相关者。他们承担着这栋建筑的直立责任,一旦他们在建筑中不能获取信息,不能重复、高效,无法信任技术工具,他们就不能完成工作流程,”Larmore警告。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证明技术管理十分失败。

看到即知道

  Renovo Solutions首席执行官Sandy Morford表示,不希望将医疗管理技术定义的过为肤浅,以避免减弱其本身的重要性,“从临床工程师的角度来看,这些都只是不同形式的技术。”规定一个边界是必要的。“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否则它会变得过于宽泛,”Morford说,“那怎么展开讨论呢?”

  Morford从不低估这些医院内设备的复杂程度,但他看到与传统电子设备相比,的确存在差别。“这些设备并非没有生命周期,它们同食品设备和环境服务设备一样有着生命周期,然而对于它们的管理却是不同的,和临床影像诊断设备的监管也有所区别。”

  来自Aramark公司的 Poplin 指出,“由于医疗设备的随机性,目前看起来我们的行业并没有五花八门,部分原因是有这么多独特的和分散的服务类型,各种具有挑战性的设备,但是目前仍然缺乏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我们的服务。”

  医疗技术管理的成功有几个共同的因素:聪明,有上进心,喜欢挑战。 “临床工程师是否具有故障排除和解决问题的技能,是同医务人员之间成功合作的前提。”Morford说。

  “企业的复杂性不仅是技术”,Larmore称,“这是复杂的用户群。如果从传统工程用户的角度来看,大多数人都知道如何插入墙上的东西或调整温控器和用户群的复杂程度。一个信息化企业拥有更复杂的使用类型。最终这一切都将成为网络的各个组成部分,并提供给最终用户。”

向钱看

  因此医院开始向新的组织模型转变,他们向丰田普瑞斯流水线的高效取经,要求供应商也必须提供创新,临床工程供应商必须改变以满足新的客户需求和新兴市场机会。“在一些规模较小的医院,我们让客户主动提出要求,“你们的产品可以取代医院前台吗?你能提供我们硬件的替代解决方案吗?”Poplin说,“我们的临床工程和客户服务之间是平行链接的。”

  让医疗设备远离传统的生物技术规章制度是件坏事吗?Poplin 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意见,认为二者正在进行有机的衔接。“由于医疗设备正在向更加基于软件的方向过渡,我们的团队也将变得越来越精干和强大。我们正在寻找网络系统和网络分析的培训机会。作为一个行业,我们往往会将精力集中在某个标题或定义,”Poplin说,“技术的跨越,例如从输液泵到MRI扫描仪,都要求临床工程师和服务人员对服务能力进行整合。因此各个技术类别之间的界限变得非常模糊。在任何行业,只有优秀的表现才能寻找未来的机会,用服务赢得客户,满足客户。”

  Poplin打算跟随这个趋势。“在Aramark CTS公司,有一支团队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当他们从我们的客户出发,提出了新挑战和新机遇,我们将遵循这一趋势。”这些意见是从其他大型服务提供商获得的。“我们看到同五年前相比,我们对拥有资深背景的IT人员的需求量大大增加。”River表示,“索迪斯开始越来越多得招聘带有浓厚IT背景的工程师作为临床技术人员,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临床工程的未来。”

  Renovo的解决方案是对临床工程和IT的融合。Renovo是一款符合IEC- 80001- 1标准的营销网络管理软件。“我们已经创建了一个专有的软件应用程序,允许医院在多厂商基础上,积极主动地监控所有这些医疗设备的网络,管理这些设备的风险。它填补了需求的空白。” Morford说,因为“它本质仍属于医疗器械。因此网络服务器、路由器等传统工程没有太多的参与其中。”

  Brian Poplin说,铺张浪费得购买基础设施的烧钱日子已经过去了。“医院开始愿意尝试一些从未做过的事情,他们开始看到挑战,这也许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挑战,”他说,“这真的是催化剂,医疗改革法案可用于临床技术管理或医疗技术管理领域,‘破坏性技术’使OEM服务合同理念陈旧。”对于技术经理,公司招聘时并没有职位描述和详细的工作手册。Baretich说:“如果你想胜任它,准备好你的角色和责任。”已经成功的人士都是这样过来的,“他们有魅力,有主见。”他补充说,“一旦我们确定‘医疗技术管理’的概念,那么意味着我们需要通过对教育背景的认证,使真正的人来填补各种角色。”

  Sparling正在招募新的护理项目负责人。“我们尝试着将护士的工作信息化,”Larmore称。“在许多方面,他们完全有望成为下一代企业领导人。这绝不是我的CIO客户们和其他各种IT人员对此的微词。他们都在努力捕捉对临床工作新的见解,其中不少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但是如果你只是有着临床背景的医务人员,并开始开发IT技术,那么成功确实很困难。”Larmore说明了什么可以造就伟大的技术经理。“你可以看一下学历和经验,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但个性是绝对必要的。因为有这么多的利益相关者在关注,当你要在医院布署系统时,不能只让一个部门参与。”护理做的越好,项目开展的也就越大。“一个成功转型的技术企业的领导人物,应该能够聚集利益相关者,并带领他们进入新的领域。”

  在与患者打交道的过程中,也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问题。“你在医院注意观察一下,和患者走得近,为患者创造较为舒适护理环境的技术员通常在临床工程和BMET比较吃香,”Baretich自豪的表示,“这是一个独特的职位,在这种环境下,传统IT人士可能会感到不舒服,而这也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法则,有利于我们去填补这个职位空白。”Baretich也鼓励大家:“走出地下室,花更多的时间与护士、医生以及其他同行交流,例如研究如何进行感染控制。”

是时候忙碌了

  人们已经花了四十年来试图定义医疗技术管理这一概念,它至今仍如以往一样可望而不可及。它的定义正在不断变形和扩展。此外,可能我们永远无法对其做出一个定义集合,因为这样会像规定电气安全一样变的老套。医疗技术管理是非常灵活的,我们应该看到医疗器械带来的变化和创新,在问题到来之前创造一套有效的方式来管理这些系统。

  医疗技术管理吸引了许多对此好奇、喜欢挑战、远离平庸的人。这是一群旁人看来充满胡思乱想、怀疑论和青春的理想主义但又时刻保持头脑清晰的青少年,他们永远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并且对旁人的质问嗤之以鼻。

  Poplin 表示,“我们的任务是在居民健康和福利这个全球最重要的行业的压力下解决问题。现在我们更加关注临床工程,不仅包括我们提供的服务,还有如何帮助他们更有效的管理技术。”

  最后还有Baretich,他工作的时间比Kullolli和Poplin加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他正在小心翼翼得避免将事情弄糟。“现在一切都很好,”他自信地说,“如果我们不断尝试,结果一定会是好的。”

 

 

关键字:信息化  来袭  引发

编辑:鲁迪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edical_electronics/2011/0812/article_228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手术室“电子秘书”助医生手术更精准
下一篇:足不出户看北京专家 太原启动远程医疗会诊系统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信息化
来袭
引发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医学成像 家庭消费 监护/遥测 植入式器材 临床设备 通用技术/产品 其他技术 综合资讯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