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芯片的不如做项链的?国内高端IC芯片破局已刻不容缓

2017-10-31 10:26:35来源: 镁客网 关键字:IC

导读: 这里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恶性循环:因为工艺落后——客户到国外流片——国内工艺缺乏流片验证提升——工艺更加落后。

芯片,这么个微末之间的小玩意,在眼下的智能化、信息化时代,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重要,更是撑起了一个庞大的市场。

数据显示,2016全球芯片市场达到3397亿美元,同比增长1.5%。而2017年预计将超过4000亿美元,涨幅高达10%以上。

不过令人窘迫的是,在这么大的蛋糕面前,尽管我国已消化了近1/3市场需求而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国,但繁荣背后却有一个残酷的事实:我国国产芯片的自给率不到30%,产值不足全球的7%,市场份额更是不到10%,也就是说中国“芯”90%以上依赖进口。截至2016年底,中国芯片的进口金额达到1.3万亿人民币左右,而同期的原油进口不到0.7万亿。中国在芯片进口上的花费已经接近原油的两倍。

做芯片的不如做项链的?

上周一(2017年10月23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才交流中心(MIITEC)和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IMEC)联合主办的“名家芯思维”——2017年设计方法学国际研讨会在南京举办。

本次活动邀请到IEEE fellow Giovanni De Micheli、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林福江教授、浙江大学韩雁教授、南京大学王中风教授、香港科技大学教授Patrick Yue 和Synopsys亚太区产品总监谢仲辉先生,围绕主题“IC设计方法学”的进行主题分享,圆桌论坛环节探讨了IC设计技术革新、发展趋势,以及发展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会议期间我们听到了两个小故事。

不过却是两个很无奈的故事。

故事一:做4G芯片差点破产

这是一家做芯片FIB失效修改的厂商讲的故事。说有一个客户原来是做2G/3G基础设备的,后来听说4G是个大趋势且很快就会到来,就转头开了一个厂,雄心勃勃的进军4G芯片产业,准备抢占桥头堡。

为了做好,他前后投入了80%的身家来研发4G芯片。结果,快把家底赔进去了也没搞出来。最后实在撑不住,只好回头又做起了3G设备,终于挽回了差点破财破家的惨淡结局。

听说,他媳妇也总算同意他睡床上了。

故事二:做芯片的不如做项链的

这个故事是韩雁教授讲的。说有一个朋友,原来开了一家首饰加工厂,生意不错。后来,在政府的要求和鼓励下就办了个芯片封装厂。

然而,这个封装厂利润简直寥寥,一直在惨淡经营中不可自拔。

据他说:“我加工一件首饰能赚几块甚至十几块钱,但是我封装一个芯片才赚几分钱甚至几厘钱!你说,高科技体现在哪里?”

对啊,既然做芯片的不如做项链的,那为什么还有人坚持做下去呢?(文末将有答案)

国内高端芯片领域的困境

众所周知,高端IC芯片复杂程度高,国内目前连4G芯片都做不了,绝大多数都还是2G/3G计算级别。

芯片市场的恶性循环

浙江大学教授/博导、浙江大学—美国UCF大学ESD联合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韩雁说:“我国高端射频芯片的开发面临困境,这里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恶性循环:因为工艺落后——客户到国外流片——国内工艺缺乏流片验证提升——工艺更加落后。”

具体来说,这个循环就是:由于国内芯片加工制造工艺落后,导致很多设计公司纷纷选择到国外流片,因此造成国内相关厂商严重缺乏流片验证而无法升级,最终又会让国内的芯片工艺迟迟得不到提高。



目前,芯片产业的流片费用动辄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这样的费用对任何一家公司来说都是难以企及的高价,由不得不慎重(一般来说,普通芯片最多半年流片一次,而高端芯片如10nm或像麒麟970一样的AI芯片等,由于研发过程漫长,从研发到流片需要数年时间)。因此,国内很多芯片设计公司为提高成功率,纷纷选择去国外或合资企业流片。英特尔、富士通、Tower Jazz、GlobalFoundries、三星、台积电、MagnaChip等等,往往是业内的首选,从而造成内地厂家很难有生意。

既然国内晶圆代工厂没有生意,自然就生存艰难。尽管近年来有紫光、中芯国际、华力微等重点企业异军突起,但无论从工艺还是经验来看,距离国际一线厂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此的循环,长此以往,将对我们的芯片制造产业带来极大的限制和阻碍。

国内芯片加工工艺粗糙不稳定

从1971年开始,芯片制造工艺经历了10微米、6微米、3微米、1.5微米、1微米、800纳米、600纳米、350纳米、250纳米、180纳米、130纳米、90纳米、65纳米、45纳米、32纳米、22纳米、14纳米,一直到目前主流的10纳米高端工艺。而更高一级的 7nm(GlobalFoundries公司)近期也传出进展顺利。

尽管10nm工艺已经成为高端芯片加工的标志,但国内工艺大多还依然停留在微米级别(0.18um、0.35um等),也使得大部分硬件设备用的也都还是微米级芯片。这也是我们所说的第一个故事背后的真实场景,令人无奈。

光刻技术是芯片制造产业的核心,决定着芯片的元件特征尺寸。伴随半导体产业“摩尔定律”的延续,极紫外光刻(Extreme Ultraviolet Lithography, EUVL)被公认为是最具潜力的下一代光刻技术。不过技术最先进、性能最稳定的光刻机设备100%被欧美国家垄断,且严禁技术转让。

目前国内光刻机最多可做到28nm,另外13nm技术正在研发中。但是,国际上已经实现了10nm,而7nm技术也即将研发成功。这就是差距。

由于缺乏精密的国产加工设备,国内芯片制造设备都需要从美国进口,这就要受到他们“出口限制令”的制约,比如不能用于军事产品的生产、不能研发指标非常先进的芯片。

专用芯片才是未来新的增长点

一直以来,关于通用芯片和专用芯片的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虽然从通用性和可修改性来说,通用芯片具有很大优势,但从针对性和功耗等方面考虑,专用芯片才是未来新的增长点。

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微电子学院副院长林福江说:“功耗是(芯片产业)现在最大的问题,哪一款芯片能把功耗降下来,它的寿命就能延长,竞争力自然就上来了,功耗是所有芯片现在最大的瓶颈。

“通用芯片要考虑到通用性和修改的灵活性,在设计的时候需要加入很多预留的模块,所以功耗会很高,同时卖的也贵。但专用芯片因为是有明确目的和用途,所以才设计之初就把很多东西直接加进去。

“虽然专用芯片的灵活性不高,但因为是专门设的,很多东西已经硬化、块化,所以它的速度快、功耗低,相应的价格也低,卖的便宜。

“也就是说,在达到相同的性能下通用芯片势必要消耗更多资源,而专用芯片就不需要,因此未来发展专用芯片将是必然趋势。”

浙江大学教授韩雁也持同样观点,她说:“专用芯片比通用芯片体积(面积)小、功耗低,大批量生产时成本低。尤其是面向数字模拟混合电路的话,只能做专用芯片,不能用通用芯片。”

就业形势下的硬件之殇

“现在大多数学生都不太愿意做硬件,而更愿意转行去做软件!”

这恐怕是很多高校、科研院所的普遍现象,原因很简单:做硬件赚钱少,工资低!

摩根士丹利在年初的一份调查中宣称,一家成功的半导体企业往往能够获得40%甚至更高的利润率,而电脑、电子产品和其他硬件行业的利润率往往甚至不足20%。

显然,这一数据在国内并不准确,因为国内的利润率远远达不到40%。毕竟高端芯片设计、架构等握在英特尔、ARM、高通这些巨头手里,而加工制造工艺在三星、英特尔、台积电等大厂手上,缺乏核心技术和精密工艺的国内芯片企业,利润率可想而知。

韩雁教授一直致力于做基础硬件,自嘲自己是“做砖头”而别人是盖楼。虽然工作成绩斐然,不过她也有自己的担忧。

韩雁说:“因为做软件的成本低(有时候甚至可以在家办公而不需要租办公室),因此相对的利润就大,开出的工资也高。

“而做硬件的恰恰相反,受制于硬件设备巨大的购置成本和测试、流片等工序的巨额支出,在过高的成本压力下,工资自然高不到哪去。”

林福江教授对此也深有感触:“虽然说现在是智能硬件的时代,毕竟IOT物联网、手机/通讯、自动驾驶、消费电子等对传感器、芯片的依赖性极大,但现在很多人不愿做IC设计、不愿意学微电子,也不愿意做设备硬件,转而学那些时髦的、能赚快钱的专业领域,让人痛心疾首。

“只能说有些学生眼光不够长远,心态略显浮躁吧!”林福江表示无奈。

不过,从就业形势上看,很多学生不愿意做硬件,也能被软件业接纳。这说明软件业仍然没有饱和,作为社会需要,也可以理解,无需勉强。

芯片产业很多人不愿意动手,这是不对的

总的来说,核心芯片技术由五大元素组成,这五元素分别包括:系统(ASIC)、通讯(RFIC)、建模(MDL)、微波(MMIC)和模拟(AMS),其中建模是核心元素。

在这五大元素中,实测分析建模是射频芯片设计基础中的基础。任何芯片在设计环节之后、进入批量化和商业化生产之前,必须要经过数次甚至数十次的实测分析,尽量找出设计中的BUG,找出不合理之处,才能有效的降低成本和提高流片成功率。

但目前的情况是,跟理论知识相比,国内很多人的动手能力不强,甚至可以说很弱。

林福江说:“(在射频芯片的设计中),国内很多人不愿意动手,这是不对的。只有理论不行,还要多学技能多动手,我们的动手能力需要不断增强。”

对未来芯片发展走向,林福江教授认为,“芯片单位面积上可以容纳元器件数量的极限值”将是一个很关键的突破口。

“这个极限值是和芯片最小尺寸相关的,现在器件的最小尺寸已经到三纳米了,已经是极限了。尺寸小,器件也小了,最小尺寸已经到了极限,从分子往上就是单电子、单原子。”林福江说,“在达到极限值之后,未来的芯片技术将要朝着哪个方向发展,现在还不好说。”

[1] [2]

关键字:IC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article_201710311922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协同创“芯”,共赢当下
下一篇:无锡与韩国SK海力士深化战略合作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全部
IC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