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合肥长鑫存储器项目神秘,靠挖墙脚能挖出个未来?

2017-08-23 10:47:06来源: EEFOCUS 关键字:合肥长鑫  存储器

前两期《中国芯势力》介绍了长江存储和晋华存储,然而中国三大存储器势力还有一大神秘“队伍”——合肥长鑫,看看背后有着怎么样的神秘。


揭开合肥存储器项目神秘


合肥对DRAM的谋划不仅是合肥长鑫的存储项目,在2016年3月,就有消息传出,原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成立的半导体设计公司兆基科技(Sino King Technology)将在中国主导大规模半导体生产项目。据悉,这位尔必达前社长和合肥政府欲联合投资8000亿日元,爆料的文章中还用到了“打造中国最大DRAM内存厂”几个字眼。


短语用的很大气,奈何现在已经在网上找不到任何相关消息。


此后,合肥的存储器项目就一直充满神秘。



首先,在去年10月份有媒体发现,兆易创新对中国东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西安交通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四川成都的电子科技大学等展开一连串招募活动,而招募简章上揭示兆易创新与合肥的共建项目,要打造集设计、制造、加工于一体的芯片公司,项目共三期计划,第一期规划兴建一座12寸晶圆厂,落户合肥空港经济示范区,估计2017年7月动工,一开始团队只有50人左右,到2017年估计要达千人规模、2018 年上看2千人。


不过这个有招聘消息引发的猜想,兆易创新官方随后就发布了“澄清公告”,公告表明这仅仅才是初步接触。可见当时的状态还属于“有意向,却还要看缘分”。



这里出现了一个“主角”——兆易创新,据官方资料显示,北京兆易创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公司致力于各类存储器、控制器及周边产品的设计研发。虽曾濒临崩溃的边缘,但通过坚持与努力生存了下来。之前关于该公司最火的消息莫过于收购ISSI,ISSI主营业务为DRAM和SRAM存储芯片,收入占比约90%。



可以说如果并购ISSI顺利成行,兆易创新也有望成为继“武汉新芯和紫光国芯”、“福建晋华集成”之后的国内发展存储芯片的第三股势力。不过最新消息显示,这场收购被终止了,据说遭遇南亚科杯葛,也有消息称是因为价格不合适。


我们再回到合肥存储器项目上。


在去年10月底,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布一项合肥长鑫环评公告,建厂地点与兆易创新如出一辙,并揭露更多信息,公告指出该地将从事12寸半导体存储芯片生产,总投资额高达494亿人民币,产能初估一年在150万片(月产能12.5万片)虽少于武汉新芯存储基地开出的月产能20万片,但这样的数字已超过SK海力士无锡厂的每月11万片产能,不过开出的产能多寡是一回事,良率同样是重点。


2016年11月22日,有媒体发现太极实业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十一科技获得总额为6,686,777,099.4元(约67亿元)重大工程总承包合同。公告显示,该项目主要是合肥长鑫12英寸存储器晶圆制造基地EPC工程总承包,服务范围为项目前期文件编制和评审(包含可研、环评、能评和安评等)、工程项目设计(不含工艺二次配管配线设计)、工程总承包管理(服务),专业发包,配合发包人办理报建等相关工作。


2017年5月25日,由合肥市政府支持的合肥长鑫公司宣布,预计由合肥长鑫投资72亿美元,兴建12吋晶圆厂以发展DRAM产品,未来完成后,预计最大月产将高达12.5万片规模。

合肥长鑫(2017.6)


最近(8月19日),合肥日报一篇名为《前七月全市开工317个“大新专”项目》文章表示:“如今,在合肥经开区,合肥长鑫高端通用存储晶圆制造项目正在施工,该项目拟建成业界先进工艺制程的12英寸存储器晶圆研发项目,计划2017年厂房建成,明年上半年完成设备安装和调试,预计下半年产品研发成功。”


从开始发布公告表明不确定性到现在井然有序的施工,作为国内三大存储器势力之一的合肥长鑫,可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是这样的“箭”到底哪来的弓呢,也就是技术从哪来?

           

技术从何而来


有媒体表示“合肥长鑫公司没有DRAM研发能力”,还表示目前主要技术来源主要有两个团队,一个团队的员工主要来自SK Hynix公司的前员工,另一家则是前日本尔必达公司的员工。


之前合肥长鑫也不断招募台湾地区华亚科的前员工。由于华亚科在2016年被美光完全收购前,是全球继三星、美光、SK Hynix之外,第4家有能力发展20纳米制程DRAM芯片的企业。因此,根据之前的媒体报导,合肥长鑫已经从华亚科挖走了不少员工,甚至华亚科前资深副总刘大维也成为了这家公司的员工。


从一系列媒体报道来看,国内存储人才的引进堪称一部挖墙脚大戏,先有台湾媒体爆出“大陆两大体系紫光和合肥长鑫同步锁定挖角华亚科制程相关人才,其中由合肥市政府主导的存储器研发团队合肥长鑫,开出三倍高薪和紫光集团的双倍薪较劲,在存储器界丢出一颗震撼弹,凸显大陆建立存储器自主技术的决心。”


笔者看来,资本挖脚本无可厚非,在国内企业收购之路遭外强企业阻拦,人才吸引本就是一种手段。


之后还有报道表示“全球三大DRAM厂三星、SK海力士及美光,近期不约而同相继寄出存证信函给跳槽到大陆合肥长鑫、及为福建晋华负责研发的联电核心成员,全力防堵DRAM技术流入中国大陆,让全力发展自主DRAM研发的中国大陆踢到铁板,也让近期有意跳槽到大陆的华亚科核心技术人员,遭到空前恫吓。”


由此看来,国内存储器厂商想要到处挖人才,还得给员工做心理辅导。不过台湾南亚科也有部分人员已跳槽到合肥长鑫,但目前多以厂务为主,还未有制程技术人员加入对岸发展存储器的集团,但南亚科也展开智慧财产财权的保护和宣导工作。


曾经与非小编就读过一篇关于日本专家痛批中国半导体人才的文章,文中称中国的半导体技术人才具有偷懒、个人主义、缺乏忠诚感的劣根性,并认为中国无法培养出本土人才。虽说文章点出了几点事实,但小编认为这位专家过于以偏概全,管中窥豹,只需摆出中国半导体实力不断进步的事实便可“打脸”回应。


自2010年以来,全球集成电路市场能够首次重回两位数增长(2000年以来第五次两位数增长),存储器居功至伟。IC Insights预计,2017年DRAM市场规模将同比增长55%,NAND闪存同比增长也高达35%,价格是存储器市场实现大幅增长的最重要原因。在一片大涨的情势下,中国存储器厂商显然可以得益其中,但与大厂比还是有不小差距。这样的情势下,合肥长鑫能否扛起中国存储器这面大旗,还得期待它的真正实力。

关键字:合肥长鑫  存储器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article_2017082317269.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全球DRAM供应量不足 HPE内存价格暴涨
下一篇:中国半导体市场已处于变革前夜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全部
合肥长鑫
存储器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