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到美国,谢兵眼里的TI、中国及半导体

2015-08-19 18:24:26来源: EEWORLD作者: 向农
    外人眼中的“衣锦还乡”,却被谢兵一句轻描淡写的“活下来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所冲淡。
 
    2015年7月,深圳,一场通常拘谨、公式化的高端商业采访却更像是老朋友间的聊天,就在18个月前谢兵还是TI大中华区总经理,而如今他的职位是德州仪器(以下简称“TI”)全球销售与市场应用高级副总裁,负责管理TI全球的销售与FAE,也是TI几位核心“C level”管理成员之一。他于2015年1月的就任则是TI该职位历史上首次任用非英文母语者。
 
    这也是谢兵任职美国后首次接受中国媒体采访,他表现出了一种“回家”的兴奋与热情。记者原本已经很自然地在心中预设好了一个华人努力奋斗、跻身外企核心管理层的故事,谢兵却娓娓讲出了他对TI比以往更深层次的理解。当所有人都在为谢兵的就任让中国从此“朝中有人好办事”而兴奋时,他却带来了全球化的视野与思考。

   

    德州仪器全球销售与市场应用高级副总裁谢兵
 
幸运儿谢兵
 
    坐在EEWORLD记者眼前的这个头发花白、眼神犀利的中年人,看上去精神状态很好,总是由衷地面带笑容,所以你可以相信他在美国的这段工作很顺利。从当年那个20岁穿着西装、挤着鸡飞狗跳的的长途汽车穿行在贵州山沟里的年轻销售,到如今掌管TI全球的销售与市场应用部门,毋庸置疑,谢兵的个人能力是出色的。但当我们惊呼谢兵冲破外企天花板的能力时,他却屡次提到自己非常幸运。
 
    在谢兵的个人生涯中,此次去TI总部的任职是第三次长时间出国,第一次是1994年去美国读MBA,第二次则是2001年去TI加拿大公司做了四年销售,因此他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在国外呆了很多年、和老外打成一片的华人。正因为如此,作为半导体业内重量级的企业,TI对谢兵的任用才显得难能可贵。
 
    TI的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很多中国人知道这个城市是因为达拉斯小牛队,事实上,德州共有三支NBA球队,除小牛队之外,还有姚明曾效力的休斯敦火箭队、实力强大的圣安东尼奥马刺队,而且几乎所有的德州人都是橄榄球的粉丝。德州人对体育的如痴如狂,让他们崇尚公正平等、成绩至上、团队精神。作为美国本土面积最大的州,德州人有一句俗话:“Everything is bigger in Texas”,这里地方大、房子大、车子大、饭菜的份量大,最重要的是人们的心也很大,他们友好、单纯、豪爽、热情,与美国的东北部形成鲜明对比。而拉丁裔、非洲裔、白人、亚裔这样的多民族也让他们更具包容性,在美国人心目中,德州绝对是一个对外来者最欢迎、最包容的地方。TI公司的企业文化里显然融合了很多这些特质。事实上,目前TI公司 88%的产品都是在美国之外进行研发的,这也反映了整个公司从上而下都是相互包容、合作的。除了开放的文化之外,TI一个很重要的传统是业绩说话,而谢兵领兵中国时恰逢中国电子行业发展的黄金十年,TI在中国的业务快速增长,中国成为TI营业额最高的国家。这些因素解释了为什么TI会由一个非英文国家的人来负责销售和技术支持。
 
    谢兵的幸运还体现在美国团队对他的支持上,他还遇到了一个很棒、很职业的前任——John Szczsponik。在接手工作前的九个月间,达拉斯总部的人总能看到那个一米九的高高大大的白人身后如影随行地跟着一个不到一米七的东方面孔,这种强烈对比营造出的滑稽场面正是TI体系中很重要的shadowing(“传帮带”)传统。除了John Szczsponik自己本身的业绩汇报外,谢兵总是和他在一起。正是通过这种贴身式的学习,让谢兵看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也调整了很多,比凡事都要自己摸索少走了很多弯路。
 
换个角色看中国
 
    原本在国内时,谢兵每周总有两三天要出差,而到美国总部后自然就变成了全球各地跑。“倒时差的能力更强了”,谢兵开玩笑说,“我其实还没来得及感慨呢”,因为有太多新鲜的东西一下子涌到他面前。坐镇全球后,他可以接触到最前沿、最尖端的技术和产品,以更宽广的眼光审视技术的发展。他曾去英国拜访过一家高端家用消费电子公司,其设计周期竟然一点儿不比德国工业类产品短,这说明其对质量的追求可以用“苛求”来形容。他们的产品在从设计到打样的过程中存活率极低,这意味着当他们推出一个产品时,基本上就可以占领所看中的市场。这种情况是以前谢兵在国内甚至在亚洲从没见到过的。
 
    同样,从全球的视角看中国也有新的发现,谢兵称之为“更客观一些”。以前我们常常会说珠三角工业的污染很大、价值链太低、利润太薄,而媒体也不时会以“血汗工厂”来渲染。但在看过了那么多地方之后,谢兵对此有了重新认识。是的,那些问题的确有,但在价值链上,到目前为止中国所处的这个地位是牢不可破的,而且有其独特的价值和对整个产业推动的作用,而这个作用可能是被低估了。谢兵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两年前,几个美国人出现在深圳华强北,从楼上逛到楼下,小商贩们中午吃饭聊天时调侃此事,说美国来了几个傻子要做手表,手表有什么可做的?最终还是有人帮这些美国人实现了创意——Pebble智能手表,这个KickStarter史上最成功的众筹项目之一。Pebble的美国人为什么要去深圳找代工?很简单,深圳的企业能在很快的时间内做出产品,并且任何一个调整都能在一天之内给出回复,全球没几个地方能够做到这一点。任何一个想法或创意,当你想把它变成产品或服务推向客户时,中国就是一个最重要的环节,全球没有其他国家能替代。
 
    而中国另一个常被人诟病的则是其工程师教育体系,谢兵承认确实有很多弊端,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体系每年制造了全球最庞大的工程师团体。虽然这个团体水平参差不齐,但当基数足够大时总会有佼佼者涌现。就在深圳的这几天,谢兵见到一位客户,是一位从一个不起眼的几乎没听说过的学校毕业的女士,她带领公司做到了行业的领军者。 
 
    从职业经理人角度来看,谢兵正在而且还将要经历很多新鲜的东西,应该说TI给了他个人职业生涯中前所未有的好机会。而他个人也在努力转变自己的角色,这个转变并不仅仅是工作性质这么简单。作为职业经理人,需要“在其位,谋其政”,他的职责就是保证业绩成长、客户满意,而这个客户群是面向全球的,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只是众多客户之一。但作为中国人,中国就是他心里那个soft part(柔软的部分),说起中国他的心里就会涌起亲切感。就在接受采访的前一天,谢兵开了8小时的会,能够讲这么长时间的中文让他很开心。好在从生意角度来讲,中国仍然代表着增长最快、最大的机会之一,谢兵可以理所当然、公事公办地给予中国很多支持。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谢兵在达拉斯所做的实际上是在中国曾经所做的一种很自然的延续,也就是说同样在支持国内的客户,同样见到国内的客户,同样可以帮到国内的客户。
 
“强”还是“大”
 
    今年以来,以NXP并购飞思卡尔、Avago并购博通为代表的国际大型并购案激增,而且有些公司通过并购体量已经超过了TI,这是否会对TI造成冲击?“每家公司追求的东西不同,TI追求的很简单,是更‘强’而不仅仅是更‘大’。有很多公司可能很大,但未必强。一个公司如果只是表面上很大,说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我们已经经历过太多”。的确,曾经TI最大的客户Nokia如今已无人提及,谢兵进一步向EEWORLD解释,这个“强”指的是技术、服务、经营、现金流都要做到更强。如果从财务角度来讲, TI追求的是每股现金流的变化率,最近五年TI的每股现金流复合成长率达到了15%~16%。“
 
    大家会很自然地想到,既然TI的现金储备状况还不错,那为什么不寻找一些目标呢?“TI不会因为别人做了什么而去跟风,也不会因为别人没有做什么而不去做。”谢兵眼中的TI作为一家有着85年历史的公司,有自己的底蕴和自信,有成熟的套路和章法,不会因为其他人的动作而会受影响,这也是他到美国总部之后学习和观察到的。以并购进行调整的方式TI其实也很擅长,无论早年间收购Burr-Brown,还是后来对美国国家半导体的收购,都大大增强了TI在模拟方面的实力。实际上这么多年下来TI一直在持续观察,他的选择标准是,第一,符合TI的战略方向——模拟领域,能够带来新的技术或者客户群,而且在文化上能和TI兼容;第二,财务回报率要达到要求。
 
    并购其实是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慢慢进入到成熟阶段时,在股东压力下提高回报率的一个很自然的动作。“其实并购就是一种调整,想在这个行业生存下去,就必须调整变化”,谢兵说。
 
    外人很难将“TI”和“生存”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但对于“C level”的人而言,这个压力是不能无视的。如果回顾TI的发展历程,其实一直都在持续调整中,从Jack Kilby发明第一颗IC至今已有57年,技术不断升级也带来了业务的不断转型。最近这二十年间TI就有两次大转型,第一次是90年代TI从综合电子制造商转型至专注集成电路的供应商,第二次则是2005年开始,从占到市场份额60%的手机市场退出,重心转移至模拟和嵌入式领域。2006年模拟和嵌入式应用只占TI业务的44%,如今已达到85%,TI的目标则是超过90%。从表面上看,TI的营业额基本上持平,略有浮动,但是产品组合在六、七年里却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不忘初心
 
    当深入到总部和在中国看TI又有所不同,虽然谢兵曾以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TI。这么多年,也正是因为TI不断适时而变,总是生机勃勃,让谢兵深深为之吸引。曾经他也为TI的某些东西沮丧过,但随着深入了解,之后TI的每一次华丽转身都让谢兵惊艳,他喜欢TI骨子里的那些东西,他知道这家85岁的公司散发着成熟的魅力,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不会因为眼花缭乱而乱了步伐。  
 
    在新岗位上每天忙忙碌碌,TI的客户群是电子设计工程师,谢兵这个位置做的事就是去关注他们的改变,通过洞察变化,适当地调整企业的策略方向。电子设计工程师的应用习惯在之前的十年已经发生了什么样变化,以及未来十年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正是谢兵、他的部门,以及全公司所关心的。
 
    看上去如今创客或者流行的一些东西似乎在颠覆过往,但在谢兵眼中,其实创客也是电子设计工程师,也是想把已有的产品做到更薄、更小、更节能、更智能,或者颠覆原本的应用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讲,原来的体系没有任何本质变化,甚至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会这样。在这种状况下,TI的根本策略自然不会有所变化,依然是关注这个群体,在其需要的时候提供好的技术、好的支持,推动其提高竞争力。只不过介入的时间越来越早,最初是在做出产品后供货,到后来则是在研发时就提供一些技术支持。
 
    但工程师的日常设计习惯还是在发生改变,早年间工程师会通过电话、传真来联系或寻求帮助,而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会把寻求新想法、产品知识、样片和设计等过程转移到互联网上。TI推出的 WEBENCH在线设计工具、TI Designs参考设计库、 TI Store在线商店等,就是根据客户尤其是年轻客户对网络的依赖性主动做出的调整。调整还在持续的过程当中,从内部的生产制造、研发到销售、财务,有些才刚刚开始,有些比较成熟了。向EEWORLD允诺,等再沉淀一段时间,TI会呈献出更精彩的故事。
 
    遇到一家适合自己、欣赏自己的公司,对任何一个职业经理人来说都是非常幸运的。谢兵的幸运还在于,他又赶上了国内电子行业大发展的十年,碰到了一个好的团队。但运气也不是所有人都抓得住的。当你走进谢兵在达拉斯的办公室,一定会被墙上那幅“天道酬勤”的书法吸引,这幅谢兵父亲的手书写的就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崇尚的信条。他信奉中国儒家体系中的很多东西,比如勤能补拙、天道酬勤,熟悉谢兵的人都知道他的勤奋远超常人。其实所谓的“天花板”并不只是外企的特产,国企、民企哪里都有,只不过呈现的方式不同罢了,谢兵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只要认真去做就会得到回报。
 
    谢兵有一个好朋友——Acer(宏碁)的CEO陈俊圣,不久前两人聊天时还谈到对于非英文母语的人来说管理全球的销售很难,因为销售工作是最需要把握文化和语言的。中国的职业经理人走过这么多年,我们也看到过很多案例,而谢兵则是其中外资背景里走得比较早,位置比较高的,他开玩笑说自己“就是趟雷的人,万一炸伤了胳膊、炸伤了腿,我也觉得很正常,无所谓”。
 
    从职业经理人角度来讲,谢兵希望自己的尝试对后面人多少能有所裨益。谈到目标,就是让大家觉得这家伙真的是职业经理人,就像他曾经的师傅程天纵(曾任中国惠普公司总裁、TI亚太区总裁)和前任John Szczsponik那样。对自己这一年半的表现,谢兵的评价是“好像还行,so far, so good”。

   

   达拉斯办公室墙上的书法,是谢兵父亲写给他的礼物

关键字:德州仪器  谢兵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2015/0819/article_11299.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德州仪器
谢兵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