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江:解开死局须抛弃私人恩怨

2012-08-24 09:55:20来源: 网易财经

    雷士照明深陷管理权争斗,董事会拒绝创始人吴长江回归,创始人携员工和经销商“逼宫”。到底吴长江辞职是处于自愿还是入了圈套?阎焱声言吴长江行贿究竟是真还是假?外资施耐德到底是狼还是羊?

    第一节寄望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吴长江,1965年生于重庆铜梁,1998年创办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2010年,雷士照明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宣称,董事长兼CEO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职。此后,雷士照明陷入动荡之中,工人罢工两周,高管离职不断。2012年8月17日,吴长江专程赶到惠州工厂进行安抚。

    记者:吴总你好,今天(8月17日)上午您和公司的管理层开了一个会议,请问会议主要的内容是什么?

    吴长江:今天上午我是以一个老领导,一个兄长,也是一个股东,大股东的身份回来见见这些兄弟们。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对他们进行发号施令,但是我站在我的立场,把我一些观点告诉他们。我说,你们着急我也着急,你们这个心情我理解,但是我希望不要用这种过激的方式,这样是对我们这么多年辛苦打造的雷士是一种伤害。我说不管它将来怎么样,我说我现在还得行使我的权利,我们来召开特别股东大会,我们来让所有的股东来做一个决策,如果说还有着一线希望,我们就要去争取。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你们坚守岗位,把生产、把经营、把销售理顺。只要有一分希望我们就不要放弃,也许奇迹会发生。

    记者:我也看到包括徐风云徐总,还有另外一位独董,都已经提出了辞职,我想请问一下其他的一些高管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吴长江:这些辞职的人,最后没有被我劝住,是因为他们已经是对董事会彻底绝望了。而且他们也跟我有个承诺,他说吴总,只要你什么时候回来,你随时招呼我,我就回来,所以我就管不住了。你像包括独董,独董离职我都不知道,是后来董事会的其他成员告诉我了,说我们那个独董离职了,我当时听到的时候真的是很难过。

    记者:现在供应商那边已经停止了供货,公司也面临原材料不足的问题,现在你们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吴长江:现在我跟你讲,他们这样做,我非常理解,是为了支持我,挺我。这事我跟他们供应商也沟通了,我说你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坑了我、害了我,伤害了雷士。我希望他们能支持雷士。我也跟他们讲了,我说雷士现在账上有十几、二十个亿的现金,你们不用怕。他们说董事会没有诚信,他们就担心。我说,你怕什么?还有法律吧。如果说他们不付款,或者付不了款,你们可以通过司法的程序,不用担心。我说,雷士只要我还在就不会出问题,只要我还没放弃它,雷士就不会倒,我就跟他们讲这个话。

    记者:公司目前的生产情况是怎么样的?如果原材料供应不足的话,这两天能不能维持正常的生产?

    吴长江:原材料的问题我说的,他们不愿意供货的就给他们做工作,让他们赶快送货。有些已经,就是说有所松动,有些现在还在坚持,甚至说你得先打款,我都在跟他们做一些交流。

    记者:不止原材料商,经销商那边想成立新的品牌,您和经销商的沟通是怎么样?

    吴长江:我知道,我知道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这样的想法,但是我一直在尽力阻止他们。

    第二节辞职系弄假成真

    阎焱,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2006年,软银赛富投资2200万美元到雷士照明,股权比例为35.71%。2008年,软银赛富再投1000万美元,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正式宣布,阎焱接替吴长江成为董事长。2012年7月13日,阎焱发表微博称,吴长江是因被中纪委要求配合调查重庆市南岸区的一些事,有意出国躲避而被律师要求辞职的。辞职是得到吴长江本人同意的。

    记者:关于您本人离职的事情,之前阎焱那边说过,离职是您本人的自愿,并不是被董事会赶出来的。

    吴长江:一派胡言,就是在说瞎话,这是典型的撒谎。我有证据。我(5月)19号告诉他,他(5月)20号叫我离职。当时我是想,我说我又回不来,我不想回(国),他不让我回来。我就打了个报告,我是叫我的秘书打的,以我的名义给董事会写了一个(辞职信),写的是“辞去CEO”,因为我回不来嘛。他说那你先不用管公司的事了,后来他说是董事会和律师做的决定,让我辞去所有的职务。当时我还在跟他讲,我说这样会影响公司,影响资本市场,股价会大跌。他说不怕,我们因为之前做了决议的,要回购的,而且你只要一回来,事情搞定了回来,董事长又给你,还是你来做,我就相信了。其实,当时说的辞职是假辞,我就相信了。好,他们把那个辞职的文案版本起草好之后,发E-mail给我,我签字之后再扫描回去的。我有证据,我不是说凭口说。我不是说了吗,如果他敢这样讲,他只要敢当着这么多媒体,当着这么多人赌咒发誓,是吴长江自己要辞的,不是我们董事会要他辞的,如果说了假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他敢说这个话,我认了,我认了。真要如果有这样的小人,我赶快避远一点。我敢赌咒发誓,我敢去测谎,我们用科学的,用测谎机,我们一起去测谎,看谁在说谎。

    第三节我要告阎焱诽谤

    2012年8月16日,阎焱在接受《经济观察报》时采访表示,吴长江不仅向重庆市南岸区委书记夏泽良行贿,还和其他官员签订了450万的顾问合同,并且已经支付了300万。正是由于这些事被查,吴长江才被中纪委谈话的。

    记者:阎焱之前也多次提到,您回归雷士要满足三个条件,其中一个是关于中纪委调查的问题。我想再听您讲一下,这个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

    吴长江:那不扯淡的那个事。我当时跟他讲了,是协助调查,因为我们当时就是请了一个顾问,这个顾问他是一个商人,不是一个政府官员,那么他卷到这里面,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他。我协调调查,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搞清楚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都已经是澄清了。我协助调查的事情我已经协助了,我已经回到国内了。他原来跟我讲,只要回来国内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都给我的,没有任何条件的。现在又来这样条件,那样条件,现在七八个条件,这明显成心就是在搞事。

    记者:他有说到关于贿赂的一个问题。

    吴长江:这个事情我马上要起诉他,我说的我过去忍耐,不是我软弱,我只是不想把我们那种关系搞得太僵。我只是想,还抱有一份希望,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对他还抱着一种期望,我没有起诉他,我没通过法律的程序。曾经有一件事,我通过了律师,发了一个律师函给他,他暴跳如雷。那么现在我就告诉大家,我一定会维护我的权益,他诽谤我,说我拿了政府2000万,政府已经说了,没这回事的。说我贿赂政府官员,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这是诽谤我,我会。

    记者:有没有走到一个法律的程序呢?

    吴长江:我会,我迟早会,我很快。

    记者: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时间?

    吴长江: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第四节重庆大楼不存利益输送

    2012年8月14日,雷士照明董事会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此前仅批准将雷士照明旗下一家销售公司迁到重庆,吴长江未经董事会批准,便将雷士照明“部分总部”由广东惠州迁往重庆,并与当地政府签署了相关合同文件。

    记者:雷士将总部搬到重庆的时候,是签了一个具体的具有约束力的文件,还是说只是一个意向书?

    吴长江:因为我们之前签了一个文件的。过去很多是由他们招商引资,出于宣传需要,签一些做一些秀这方面的东西,有,过去。现在你们都知道,重庆南岸区政府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么现在我这边是没有,现在政府没有提供。那么现在,我们整个这块,我跟大家讲,我没有违规,没有越权。

    董事会我们之前有决议,投资两个亿到重庆注册一间公司,把部分职能部门搬过去,主要是以销售为主,把部分职能部门搬过去。我带着董事会的授权我去跟政府谈,政府希望我们投资十个亿,因为两个亿太小了,要拿很多优惠政策和条件,太少了。他们认为如果我投十个亿,对他们来讲是一个政绩,也好看一些。所以当时政府就提出了意见,你们可以来建总部大楼,卖一块地给你们,建个总部大楼,也算你们的投资。当时我就说了,董事会只给我批了两个亿的权限,这个大楼总部是绝对不会来建的。如果说我错,我就错在了自己擅做主张,我们跟政府一起找了个第三方,来建这个大楼。一方面我没有越权,违规董事会的决议,另一方面我们又满足了政府的招商引资的条件。我没有做利益输送,也没有侵犯公司的利益,没有动用公司一分钱。

    第五节施耐德缺天时人和

    2011年7月,施耐德电气收购雷士照明9.2%的股权,成为了公司的第三大股东。2012年5月,吴长江辞职后,有施耐德背景的张开鹏继任为雷士照明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雷士照明员工罢工的要求之一便是,施耐德退出管理层。

    记者:目前施耐德那边很少有表态,但是我们也看到有很多的报道是关于施耐德的阴谋论的。我想请问吴总,您怎么看待这个阴谋论?

    吴长江:其实这点我跟朱海(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沟通得一直很好。很多人说朱海有一个阴谋,说施耐德有阴谋。我当着朱海讲说,我说我不认为你有什么阴谋,你要有的是阳谋,不是阴谋。你就是看好雷士的渠道嘛,看好雷士这个企业嘛,我说没问题,我敞开的,我说我渠道向你敞开,你要雷士也没有问题,你只要把雷士做得更好,我佩服你。他也跟我这样讲,他即使收购雷士,即使占雷士的控股,他也希望我留下,这是他跟我讲的。

    记者:但是后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情况好像大家都认为施耐德是想收购公司,想得到公司的渠道?

    吴长江:他就是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其实之前那些员工,包括公司管理层对他都是有这种抵触的情绪。我跟朱海一起交流、沟通,我也是说,我说是你们在时间点上,进入雷士的时间点不对。第二个我说,下的药过猛。我就这样跟他讲的,他承认,朱海亲自承认,他说是。我们都是在反省,在总结。如果说他以后慢慢逐渐地派一些管理团队进来,我们一定能够接受。结果他是在我不在公司的时候,就是我离职以后,他马上派了一个团队,都是施耐德的人,这让我们的团队,让我们的管理层产生了一种抵触情绪,这是这样造成的。

    记者:我们看到雷士之前的公告,已经有两位施耐德的高管离职了,但是公司现任的CEO张开鹏其实并没有离开公司。您对董事会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是怎么看的?

    吴长江:我觉得是很不负责任,他们这个公告都是很不负责任,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事实。比如像管理层,张开鹏已经是离开公司了,根本没参与过管理。但是他们不公告,这是隐瞒真相,就是没跟那些中小股东讲清楚。我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现在他们给我反映的是没有,自从7月12号以后,他(张开鹏)就没再回过公司,他也没有安排公司的工作。

    记者:阎焱那边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吴长江:一样的。他根本就没跟下面这些去安排工作,去指挥,去协调,没有。

    记者:现在回过头来看的话,您有没有后悔引进风投,包括施耐德他们?

    吴长江:这个不叫后悔,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只是我有一些体会,我希望通过我的亲身体会,给广大的创业者们一个借鉴。我就是打个比方,当你想结婚的时候,想找老婆的时候,最好是先谈恋爱,谈得久一点越好,甚至时髦的生活方式,先试婚,后结婚,不要因为想找老婆了,想成家了,只要是个女的你都接受,就会出问题。

   

    第六节担保股票可退本金

    2012年7月13日,雷士照明广东惠州和重庆万州工厂的员工开始罢工,旗下36个运营中心也一度停止入货,强烈要求吴长江回归。

    对此,有分析认为,上下游经销商和企业员工如此力挺吴长江,其个人魅力固然不可忽视,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在于股权捆绑。由于当年通过吴长江持有的雷士股票“有烂在手中的风险”,所以员工和经销商都希望通过吴长江的回归来提振股价,好尽快解套。

    记者:我知道,公司有部分员工通过汇款到您的私人账户里面,买入公司的股票。这个具体是怎么回事,您能亲自讲讲吗

    吴长江:现在我告诉大家,当初上市的时候有很多包括员工、经销商,都非常看好公司的未来,所以他们当时提出来可不可以购买雷士的股票,这个事后来我在董事会上,而且跟我们的投行也了解了,最后是同意给我们700万美金的额度,就是说叫所谓的“亲友股”好了。这么多员工,他们有些是3万,有些是5万,有些是10万,几十万这些,那么这么多人怎么做呢?他们去开户再买,很不方便,最后他们投行的人建议,找几个人去海外开户,由他们几个集中代持这些员工的股票。那么员工要打款,打给谁呢?打给这几个人他们肯定不相信,结果就用我的名字在建设银行开了一个户。这个账户不在我管理,是公司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财务的人员,他们去参与管理,他们在运作。就相当于我跟那些员工做了个担保,他们把那些钱做一个抵押,到香港去换外汇,向香港朋友借外汇,借港币去开的户。后来我们大家选了六个人,能靠得住的人代表去开户,他们在IPO的时候去买的股票。这些事我都没有参与的,我没有管的。是到了2010年底,2011年初的时候,那个时候公司股价涨了3块多钱,4块钱的时候,有些员工就想退,后来统一登记。登记了之后就是卖,就是一些大宗交易的基金,这些基金也不是我去找的,是有些管理层,或者一些朋友自己找上来的,就是卖给他们。前面两批他们都钱拿到了,都有很高的回报,很短时间就很高的回报。后面这还有一小批,说实在的,这一小批也是更看好公司的未来,因为后来施耐德又进来了,施耐德是溢价4.42元进来的,所有的人都看好公司的未来。所以说那个时候,包括我们有些高管也有些去贷款买股票,但是这个时候说实在的,谁知道这个大事不好,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不但没赚到钱还亏了,后来股价一直往下跌,到2块多的时候就一直没卖,大家都没卖,他们也没提出来要卖。那么在这个时候出问题了。

    记者:那么接下来怎么处理这部分员工手上的股票?

    吴长江:如果他们急着要用钱,我真的想,我都在跟他们谈,因为当时是我担保的,他们的钱是打到我的账户上,我说可以想办法,我宁愿自己亏,我不愿意让我的兄弟们,员工亏。你们这个时候要(退),我可以,比如说退你的本金,甚至给点利息都可以。我都是在跟他们商量做这个方案,但这个是股票没卖的这些。

    记者:您之前从经销商那里获得的个人贷款,涉及到具体的金额有多大?现在这部分的贷款情况是怎么样的?

    吴长江:现在我跟你讲,我跟他们贷款,我们有贷款合同,而且我是跟他签的是借款的,有协议的。因为我给他提供商业机会,赚钱的机会,他们投100万,赚了300多万,给他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好,我是拿这个给跟他们换的这么一个借贷,这个事情是有的,总共有几千万这样一个借贷,是有的。我们纯粹是私人的朋友之间的一种借贷,我没有牺牲公司的利益。

   

    第七节解开死局须抛弃私人恩怨

    2012年8月14日,雷士照明董事会发布公告明确表示,“重新委任吴先生为本公司董事长及董事并不妥当”。受此消息影响,雷士照明在第二天的复牌日暴跌了28%。自吴长江辞职起,雷士照明的市值已在两个月内蒸发了30多亿港元。

    记者:董事会已经做出了否决您回归的决定,请问您怎么看?近期还有没有可能和董事会做进一步的沟通?

    吴长江:没有用,徒劳的,徒劳的。因为之前我们做了很多次沟通,沟通的时候都做得很好,但是这个是明摆着,明摆着他们是要把我拒之门外,但是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看不明白?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个人的那种私怨,把个人的恩恩怨怨,个人的私愤发泄在所有的股东身上,那些中小股东身上,员工身上。我认为这是对企业不负责任。大家都明知道这家公司只有我回来了,才能把公司做得好,只有我回来了,公司才能生产经营正常。然而他们就是不让我回来,他们不让我回来,自己又不来管理,自己又没有办法来管理。

    记者:有很多媒体都在猜测,您和阎焱的关系已经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您觉得呢?

    吴长江:我觉得是个理智的人,是个对股东负责任,对投资者负责任,对员工负责任,对社会负责任的人,这个事情很好解决。

    记者:在一些旁观者看来,现在雷士的这场风波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死局。您是觉得要怎么解开这个死局?

    吴长江: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把个人的恩恩怨怨,个人的情绪带到公司这个层面来。我们要站在广大的投资者、中小股东这个立场,站在员工的立场,站在一个具有社会责任的立场上来考虑这个问题,放弃一切个人的成见,放弃一切个人的恩怨,只有这个办法。

    第八节我讲诚信讲契约

    记者:在这次雷士的危机当中,有一些专家提到了法制精神和契约精神的问题,请问您怎么看?

    吴长江:我问什么叫契约精神?我们某些人在西方留学了几天,把西方那一套拿到中国来跟我讲契约。你懂契约吗?什么叫契约?中国的文化,传统文化,五千年不倒,我们中国的契约精神比西方的契约精神要高多少层次?你西方是白纸黑字就叫契约,我们中国人是只要承诺了,君子一言,你跟所有的人讲了,你承诺了,就要兑现,这就是契约。我们那些经销商也好,员工也好,供应商也好,他能够认可,能够凝聚,如果说我们不讲契约精神,我们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不讲诚信的人,你说他们愿意追随你吗,他们愿意跟着你吗,他们还相信你吗?

    对于雷士照明的这场内斗,说到底还是创始人和投资人对于管理权的争夺。有观点称,投资人如果不满意可以退出,实在没必要如此内讧。也有声音批评创始人,如此携员工和经销商逼宫,确实不够成熟。到底这场内斗何时结束?输赢又如何了断?看来诸位看官,还需要耐心等待。

关键字:吴长江  雷士照明

编辑:马悦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2012/0824/article_785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吴长江
雷士照明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