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居里夫人”的传奇人生

2010-11-08 10:26:07来源: 新华网

 

 2003年春节王明贞在家中

1954年与丈夫在旧金山手捧申请回国的材料

1926年中学毕业(左二)

     她的人生

     1906年,出生于江苏苏州。

     1926年至1928年,在南京金陵女子大学学习。

     1928年至1932年,在燕京大学物理系学习,获得学士、硕士学位。

     1932年至1938年,在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数理系任教。

     1938年至1942年,在美国密歇根大学物理系学习,取得博士学位,师从诺贝尔奖得主乌伦贝尔教授。

     1943年至1945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雷达研究所任理论物理组副研究员。
    
     1947年至1949年,在云南大学物理系任教授。

     1949年至1952年,在美国诺特丹姆大学物理系任副研究员。

     1955年至1968年,在清华大学物理教研组理论物理组任教授。

     1968年至1973年,遭受“四人帮”迫害入狱。

     1973年返回清华大学工作,1976年12月退休。

     2005年,在清华园度过百岁华诞。

     2010年8月28日,因病逝世。

     2010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按照英美国家的普遍说法:“为我们终结‘二战’的是原子弹,而帮助我们赢得战争的则是雷达。”

     雷达的发明,成为扭转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局的关键。其实,在这“赢得”的背后,也凝聚着中国科学家的智慧。在为雷达关键技术研究作出过贡献的中国科学家中,王明贞是贡献最大、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位。

     2010年8月28日,王明贞——这位中国最早的女物理学家之一、杰出的物理学教育家、有着“中国居里夫人”美誉的女科学家与世长辞。

     清华园17号公寓——王明贞生前住了40多年的家,一张古朴的藤椅、几盆月季、几摞旧报纸……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时光荏苒,王明贞104岁的人生故事就如同那老房子墙壁上斑驳的印记。在经历了中华民族百年兴衰荣辱的同时,她的一生也充满了传奇色彩……

     1 早年学业几度坎坷

     回首往事,那是一段斗争、碰壁、再斗争、再碰壁的岁月。

     在苏州古老的十全街上,有一户叫“怀厚堂”的百年老宅,1906年初冬,王明贞就出生在那里。

     她的家庭是当时国内罕见的知识分子世家:父亲王季同是清末民初著名数学家、电机专家;伯父王季烈是清末民初物理学著作翻译家;王明贞兄弟姐妹12人,除5人早夭外,其他7人都曾就学或执教于清华大学或西南联大,其中2人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母亲因难产去世,失去母爱的王明贞,一直受到祖母谢长达的爱护。

     谢长达是我国近代著名女教育家,致力于教育救国。在王明贞10岁的一天里,祖母看到她在家给弟弟穿衣服,便愤怒地对她的继母说:“明贞这时应当去学校念书,你怎么把她留在家里当婢女使唤?”在祖母的支持下,10岁的王明贞进入振华女中附小读书,在此确立了她最初的学业与人格。

     王明贞念完初二时,全家迁至上海,她就读于一所教会学校。这所学校的学生多半家境富裕,而王明贞的穿着比较寒酸,总是会受到同学的嘲笑。这个局面直到第一学期大考结束才有了改变。全班第一名,每门功课都是“A”,王明贞的成绩让同学们对她刮目相看。

     尽管成绩出众,但是想进大学的想法遭到继母反对,中学毕业后的王明贞身无分文,感到前途迷茫。其间,她险些被迫与父亲老友的儿子成婚,好在对方要到德国留学4年,她才得以解脱。

     恰巧,她的姐姐王淑贞(杰出的妇科专家、与林巧稚齐名)当时学成回国,一口答应帮助妹妹上大学,20岁的王明贞流下了感激的眼泪。

     1926年秋,王明贞进入南京金陵女子大学。然而两年的学习并不顺利,因老师阅卷不公正,倔强的王明贞一气之下离开了南京,转学到了北平燕京女子大学物理系读三年级。她一边求学,一边在护士预科班当数学老师,勤工俭学,每周两堂课,报酬每月8元,这对穷学生王明贞来说,既是很大的帮助,又让她获得了教学经验。

     3年后,哥哥王守竞(著名物理学家、中国第一位研究量子力学并卓有成效的学者)从美国留学回国,负担了王明贞最后一年的大学费用。

     有了哥哥姐姐作榜样,王明贞自然而然把出国留学当作人生的一个奋斗目标,她向往着能去美国密歇根大学留学。

     王明贞第一次申请留学资格是在1930年,刚大学毕业的她就得到了密歇根大学提供的4年全额奖学金,但是没有足够的路费成行。王明贞在回忆录中说:“向继母要,她是肯定不会给的;向哥哥姐姐要,他们倒是会给我,但是为了进大学,我已经欠他们太多了,这次实在开不了口。我决定工作几年攒够路费再去申请。”

     她以母亲生病为由,向密歇根大学寄出了一封谢绝信。那时,她没有想到,此举,使她留学的行程延迟了整整8年。

     王明贞留在了燕京大学做助教,同时攻读硕士研究生。而后,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当时被称为“庚款考学”的公派留学资格,但主考官却说:“派个女的出去学物理浪费钱,不如换一个男学生。”于是,命运又一次捉弄了她。

     失望之余,王明贞来到金陵女大任教。1937年,抗战爆发,不久,战火向南京蔓延。金陵女大大本营迁往成都。那时,金陵女大校长吴贻芳了解到王明贞的遭遇,深为不平,特向密歇根大学写了封推荐信。王明贞终于得到了期盼已久的密歇根大学4年全额奖学金,圆了留学梦。

     回忆这段经历时,王明贞告诉人们这样一件往事。1937年,金陵女大迁走时,一部分没有家眷的老师和职工暂时留在南京护校,王明贞也是其中之一。有一天,她上街买牙膏,正巧碰上在国防部工作的哥哥,哥哥告诉她,赶快离开南京,南京要发生“大事”。王明贞听从了哥哥的劝告,与一个女生一起去了武汉。几天之后,南京大屠杀发生。

     “我当时要是没离开,不受辱,也会死在里面。”王明贞感慨地说,“人生就是机遇,我还算是幸运的。”

     2 负笈海外成为“另类”

     几经周折,1938年,王明贞终于来到了美国密歇根大学。在那里,她简直成了“稀有人物”。整个班上只有一个外国人,就是她;班里只有一个女生,也是她;入学后的第一次考试,班里只有一个100分,还是她。

     那天的评卷课,王明贞至今难忘。她在回忆录里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景:“考试过后的两个星期,任课教师丹尼斯教授来到班上,怒气冲冲地骂了一顿说:‘你们真是一群笨蛋,上次测验的最高分数只有36分。’当时我听了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因为我觉得我的答卷没有错。下课后,我就抢先追问老师,我得多少分。教授说:‘你得100分。’当时在场的同学听了都大吃一惊。这件事从此在系里传开了。”

     第二学期的理论力学课上,又发生了一件事,让王明贞更加引人注目。任课教师格斯密脱教授向学生介绍了一个关于钟表的物理问题,提到曾经有一位科学家发表过一篇论文,并在论文中承认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格斯密脱风趣地说:“你们谁能找出这个问题的解,我就给两块钱。”王明贞课后经过几天的思考和推算,终于找到了解,并将结果告诉了教授。教授非常高兴,还在全系的讨论会上讲了这件事。

     “我当时倒不是为了两块钱,但是教授真的拿出支票簿给了我两元。”王明贞回忆说,“当时正好中国同学举行一个演出,门票一元,我就买了两张门票送给了教授夫妇。”为了发表这个解,格斯密脱教授与王明贞合作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1940年8月的《应用物理》杂志上。

     外表无华的王明贞,秀在其中。理论课成绩全是“A”和“A+”,有一门数学课还得到了“A++”;4年课程实际3年修完;在校期间获得了3枚金钥匙奖,其中一个是当时全美学生的最高荣誉奖。

     1942年,王明贞获得博士学位。不久太平洋战争爆发,王明贞原计划学成回国,这时无法成行,只好在美谋职。导师推荐她到麻省理工学院辐射实验室工作,这个实验室也是雷达的诞生地。由于实验室属保密机构,进入那里工作,首先要接受美国联邦调查局严格的背景调查。

     经过长达3个月的等待,王明贞进入辐射实验室理论组工作,再一次成为“唯一”。作为十几位理论研究者中唯一的女性,王明贞负责研究噪声理论。开始时,有些美国人对她态度冷淡,在看到她确实解决了一些有难度的计算问题后,才逐渐对她表示尊重。

     1944年夏季,根据她的博士论文,王明贞和导师联名写了一篇关于布朗运动理论的论文,刊登在1945年的《近代物理评论》上,在之后的半个多世纪里,这篇文章一直被评为“20世纪上半叶物理学方面最有影响的论文之一”。

     50多年后,在美国学者撰写的纪念“噪声”诞生一百年的文章中这样写道:“王的论文,思路清晰,直接明了,比阅读过去50年来出版的无数随机微分方程方面的著作要好几个数量级,堪称经典。”

     从上述评价可以理解,为什么王明贞的论文发表至今,据SCI(世界著名的三大科技文献检索系统)记录已被引用1500次以上,即使在60多年后的2009年还被引用19次。

     1945年秋季,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麻省理工学院把几年来辐射实验室为战争而进行的研究工作,用一部丛书的方式公开发表,其中,王明贞所做的关于噪声理论方面的工作,全部载入了这本书。

     3 回国执教清华流芳

     1946年,王明贞经过半年多的等待,终于买到了一张回国的船票。回国之后的王明贞受邀到云南大学物理系任教,并在那里结识了她未来的丈夫俞启忠。

     为了让身怀抱负、造诣独具的丈夫出国“见识见识”,王明贞于1949年8月再次踏上了美国的土地,与多年前不同的是,她并非孤身一人了。在美国,王明贞依旧作她的研究,而丈夫俞启忠则在各个学校参访“取经”。

     出乎夫妇俩意料的是,1949年竟成为了如此不平凡的一年——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来,唤起了留美中国学生回国报效国家的热忱,王明贞夫妇归心似箭。

     然而,当时的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对华人归国百般阻挠,在美国保密机关工作过的科学家们更是上了“黑名单”。移民局多次召王明贞去盘问,王明贞毅然辞职,不愿再为美国政府效力,也因此失去了丰厚的收入。

     当时,王明贞夫妇留下了半年的生活费,哪知美方敌意的态度让他们的计划搁浅了两年之久。靠学教育学的丈夫在一个旅馆里做管理员,生活才得以维系。

     那是清苦的两年,又是充满斗争、焦灼、愤慨和期待的两年。为了得到移民局的获准后立即就能动身,他们屡次去预订船票,又屡次延期。这两年中,王明贞的家成了有志归国的旅美青年的联络站。

     1955年,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关怀下,不惑之年的王明贞和丈夫回到祖国,他们成为年轻共和国的骄傲。

     刚刚回到祖国的王明贞,在留学生工作志愿表上写下了“服从分配”4个字。于是,她很快被教育部分配到清华大学物理教研组工作。1955年9月,王明贞夫妇将住所搬到清华大学,自此开始了她的清华从教生涯。

     在这里,王明贞成为清华大学建校以来的第一位女教授。她中断了对“布朗运动”和“噪声理论”的研究,悉心搞起了教学。

     来到清华,王明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立理论物理教研室。她加入理论物理组后,时任理论物理组组长的徐亦庄教授想让王明贞做组长,被她婉言谢绝。

     20世纪60年代前后,王明贞成了“沉默的王教授”,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不喜欢出头露面”。有一次,全国妇联要在北京开大会,邀请王明贞作为北京市妇女代表参会,王明贞说:“我认识的北京市妇女很少,怎么能做全市妇女的代表呢。”大会工作人员说:“您的名字已经正式通过,改动也不方便。”王明贞只好勉强前往参加,却在小组会上一言未发。

     王明贞的教学让人印象深刻。曾经在理论物理教研组担任助教的王诚泰老师回忆说:“王先生备课极为认真,她对每一个公式、每一项系数都要推导和检验,她鼓励学生提问并与他们平等讨论。”侄女王忆至今记得王明贞说过的话:“对学生提的问题,如果一时没有答案,千万不要急于回答,要告诉学生,回去查一下再给他们准确意见,这是对学生负责,更是对职业负责。”

     王明贞执教清华11年,直至1966年“文革”开始,她被迫走下讲台。“我是认真备课的,从来没有在课堂上说过一句废话。”这就是王明贞对自己11年清华从教生涯的评价。

     2010年9月6日,在清华大学为王明贞先生举行的追思会上,清华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顾秉林说:“王明贞先生为清华大学统计物理学科的建设开创了先河,她将其广博而深厚的平衡态和非平衡态统计理论融会于教学之中,形成了王氏风格。王先生担任统计物理热力学的教学工作,为培养我国自己的物理学家、工程物理学家作出了重要贡献。”

     4 风骨永存山高水长

     时光犹如潮水,它把人抛向一个又一个无法预料的际遇里,让人们时而满怀希望,时而深感无奈。1968年,62岁的王明贞遭“四人帮”迫害入狱。

     命运偏偏要与恶魔为伍,摧残这位女科学家,以囚禁来考验她的心灵。这一段冤狱经历整整5年8个月。

     面对不公,她没有丧失信念。

     王明贞还记得,她在监狱里如饥似渴地阅读马克思的著作。她专门将书中作为证明理论的每一道公式全部在脑子里推演一遍,竟然发现有三四个地方的计算结果和理论不符。王明贞想,这一定是因为这本著作出版时,马克思去世了,出版人恩格斯也没有发现这些错误。

     90多岁时,在和别人谈起这段岁月时,王明贞付之一笑,从容,淡然。

     1973年,王明贞重返工作岗位,并利用退休前最后3年时间编撰字典。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王明贞也正式退休。

     退休后的王明贞安居在清华园的家中,花园里有月季,屋里有盆景……夫妇俩订了七八份报纸,《参考消息》天天从头读到尾。1999年老伴去世后,王明贞便很少出门,只在天气暖和的早晨到户外晒晒太阳。她每天用的藤椅还是1955年回国时买的。40多年了,几经她亲手修补,一直都在用。

     王明贞夫妇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年老的保姆和他们共同度过了十几个年头,当然,还有王明贞的学生们。

     为人师者,感染着学生的是才学和魅力,而王明贞更把学生视如子女,学生视她如慈母。

     2002年,96岁高龄的王明贞为了请学生吃饭,执意亲自下厨。每一个海参都被她精巧地做成蝴蝶造型,学生们吃的每一颗草莓都是她当日清晨亲自去采购的,为了这顿和学生的聚餐,王明贞足足准备了一个星期。

     一次,90多岁的王明贞在校园散步时,发现一名学生正在复习统计力学,她竟然给这个学生答疑了两个多小时,快到下午1点钟,还没有回家吃午饭,急得家人四处找她。

     学生们每逢元旦、春节、教师节都要去拜访王明贞,会书法的学生写了韩愈的《师说》条幅送给她,她把条幅一直挂在客厅里。

     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教授卓韵裳记得,王明贞97岁高龄时,还亲自缝制了一件皮袄,从拼皮到挂面都是自己做的,还配上自己缝制的不同色彩的钮扣。“当王老师把这件皮袄展示给我们看的时候,大家的眼睛都湿了。”卓韵裳感慨地说,“这是她坚持每天做半小时完成的。”

     据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吴念乐回忆,退休后的王明贞从来没有向学校和院系提过任何要求。“她是那种能不麻烦别人就不麻烦别人的人,唯一一次‘很严肃地召见’我,竟是向我打听遗体捐献事宜。原来,他们夫妇相约去世后将遗体捐献给祖国的医学事业……”吴念乐说着说着哽咽了。

     “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台湾能够回归祖国。”90岁生日时王明贞许下的这个心愿,至今仍在她的弟弟、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守觉耳边回响。“姐姐平和的语句,震撼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灵,她对祖国的这份赤诚没有人会忘记。”

     这就是王明贞的人生,散射过光芒,也经历过磨难。正是这个具有强大理性的女人,在人生的任何时候,都一以贯之地用达观的态度超度不利的种种,使她的人生散射出的珍珠般光芒更加耀眼。
思考

     王明贞先生

     对今天的启示

     ■朱邦芬

     我在中科院半导体所工作时认识大王先生(王守武)和小王先生(王守觉),也听说过他们的姐姐——王明贞先生。2000年以后我到清华工作,尤其是2003年以后当了物理系系主任之后,和王明贞先生有了较多的直接接触。

     王明贞先生是一位著名的女物理学家和杰出的物理学教育家,这两个称号可以概括她的一生。今天我们追思她,可以从她这一生所走过的道路,从她所取得的成就和为人,悟出一些教书育人的道理,也悟出一些做人和做事的准则。

     王先生是一位作研究非常认真,非常沉得住气、非常纯的人。她一生发表科学论文不到10篇,比许多人一年发表的论文数还要少,但她的多项研究工作都经得起时间考验。她1945年在《现代物理评论》(Review of Modern Physics)上发表的论文“关于布朗运动的理论II”(On the Theory of the Brownian Motion II),前两天,我查了一下Web of Science上的收录情况,从今年初至今还有9次引用。65年过去了,她的论文还有人在阅读,在研究,在引用,这是很了不起的,说明她的著作是沉淀下来的经典著作。此外,王先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噪声理论的研究,为雷达的研究和改进作出了重大贡献。一个科学工作者一辈子发表文章的数量是没有多大意义的,重要的是能为后人留下点有价值的东西。王先生这种求真的精神,正是科学研究的真谛,值得这个时代的科研工作者好好学习和继承。

     王明贞先生淡泊名利,我们现在的许多教授和她完全不能相比。现在有些号称从国外“全职回来”的人,一年在国内工作的时间很短,但是什么待遇都伸手要。王明贞先生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清华大学给她定了二级教授,但是她知道与自己同船回来、同到清华物理教研组工作的徐璋本先生只是三级教授,她硬是辞掉了二级教授,改成了三级教授,坚称这样对学校的工作有利。这种高风亮节是我们今天特别缺乏的。王先生回国以后对教学和培养学生极为投入。中国科研领域现在成绩很大,但阻碍我们进一步提高的一个大问题是急功近利,我们欠缺的是王明贞等老一辈科学家不计较个人得失、甘为人梯的精神。

     王明贞先生的家族,从父辈到他们这一辈出了很多杰出人才。我们现在对于培养杰出人才有一个基本观点,认为杰出人才不是课堂上教出来的,关键是要创造一个使杰出人才能够脱颖而出的良好环境。现在我们的学生当中也存在类似现象,优秀人才是一批一批出现的。有时候,同一个班级、同一个宿舍的学生都很优秀;而有的班就不行,一个优秀学生都没有冒出来。这说明环境是一个重要因素。我觉得王明贞先生的家族是值得研究的,到底是什么环境,什么条件使他们脱颖而出?

     王明贞先生虽然走了,但是她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遗产,值得我们去总结,去发扬。作为王明贞先生的同事和晚辈,我们应该继承王先生的精神和思想,以纯净之心治学,以博大之心育人。

关键字:物理  半导体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2010/1108/article_4547.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物理
半导体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