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代工生死一线:涨薪直接侵蚀30%利润

2010-07-05 09:31:18来源: 中国经营报

平均月薪近3000元!

“前一阵子,当我向老板汇报普工(生产线工人)月薪时,老板很惊讶,要我们赶紧核算核算成本。”张静说,老板叫停他们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公司利润并没有增加。如果按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公司将会关门歇业。

张静是东莞长江电脑公司的财务负责人,长江电脑公司位于东莞市清溪镇,是一家典型的代工公司,该公司生产电脑主机箱板和散热器外壳,为戴尔等诸多知名品牌做代工。

“我们现在一不小心,就可能亏损!”张说。然而张静所在的企业目前面临的状况在东莞并不是个案。据记者了解,类似长江电脑这样的代工企业在东莞就有14000多家,多为台资和港资企业。

在度过了近30年“美好时光”之后,在涨薪潮、人民币升值以及出口退税政策等因素的冲击下,东莞的代工企业走到生死边缘。

东莞代工企业生死一线:涨薪直接侵蚀30%利润
涨薪潮等诸多利空之下,企业利润不断被摊薄;扩大规模避险,又被招工荒困扰

涨薪直接侵蚀30%的利润

“加薪之后,基本上侵蚀掉0.5%的利润,而我们净利润只有1.5%。”张静介绍说。张认为,他们公司属于纯粹的代工企业,虽然制造能力很强,但是利润很薄。就一般劳动密集型代工企业而言,人力成本一般要占到营业额的30%左右。公司利润主要来自低廉的劳动力和低价的土地。

然而上述代工企业主要依仗的这两项竞争优势,正在发生改变。5月1日,东莞市开始执行新的最低工资标准,由2007年的770元/月涨到920元/月,涨幅19.5%。土地成本也在逐渐上升,各种变相加价在土地上费用开始出现,并逐年提高。

“最低工资提高对我们这样的代工企业影响是相当大的。”乐域(东莞)塑料电子制品有限公司财务部负责人周细归介绍。生产线工人的主要收入不是最低工资,而是建立在最低工资上的加班费,在生产线工人工资中,加班费往往是最低工资的1.5倍。张静也表达了几乎同样的观点,“在普工的收入构成中,最低工资和加班费往往能占到工资额的大部分,其余的计件工资和奖金则是很小的一部分。”

提高最低工资,对企业的唯一影响就是降低了利润。周细归表示,劳动生产率是无法再提高了,一方面是流水线这种生产方式已经走到极致,另一方面,普工的报酬,除劳动时间内的基本报酬外(最低工资主要指这块内容),还有计件薪酬,在利益面前,普工早已将他们生产效率挖掘到极限。

现实也确实如此。6月24日,长江电脑公司的生产车间。按照设定的程序,从一楼到二楼的生产线分别生产着电脑主机箱板和散热器的外壳,一块块电脑主机箱板被冲压成凹凸不平的造型,最后再贴上指定厂家的商标。“至于做成什么形状、涂上什么色彩,这些都不用工厂操心,订单上会写得很清楚。”张静告诉记者,长江电脑纯粹做代工,没有自己的设计和研发部门。

长江电脑公司在整个电脑产业链条中,只是组织好这样的生产线工人,按照要求加班加点生产出来即可,劳动力成本成了他们最主要的生产成本。

据了解,这些代工企业如今绝大多数利润率不超过10%,电子制造服务业平均毛利率自2006年的6.2%骤降到如今不足3%,而净利润则不到1%。玩具业在1990年时还有高达30%的利润,10年前的2000年也还有20%,但此后该行业的利润急转直下,到2006年就基本无利可图了。

“我们没有与国外厂商议价的能力,按照理论,只能向劳动力方面转移成本。”智嘉通讯科技(东莞)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锡帆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大家只能期待于在管理上控制成本,“如果没有空间,就只能牺牲利润。”

不确定性仍在加大

“这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不知道政府接下来会做什么。”一位东莞台商告诉记者,在此次加薪前的2008年,东莞市的最低工资比此前上涨10%,达到770元,2009年没有加薪,而今年的加薪幅度高达19.5%,“出乎多数人的预料,我们以为会是800元,没想到竟是920元,官方给我们的说法是2009年没有加薪。”

“这是否在暗示企业,今后每年都会加薪10%,即便某年不加,来年也会补加?现在老板们在等,工人也在等,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如果每年加薪10%成为常态,而我们的利润没有增加,甚至减少,最后只有倒闭。”这位台商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还有税收的问题,2009年可能是地方财政要增收,突然向企业追缴2006年以来的印花税,之前都是对合同征税,这次是不按照合同,只要公司有“进项”和“销项”都征税,企业苦不堪言。

这还不是全部。人民币可能出现的大幅升值也让代工企业噤若寒蝉。乐域(东莞)塑料电子制品有限公司的市场经理赵雅盛向记者坦言,人民币升值一个点,该公司的利润就要少一个点,“我们与香港总公司用港元结算,而港元和美元挂钩,我还不清楚香港的总公司有没有在报价中增加这部分成本,一般来说很难。”而与客户以美元结算的长江电脑公司更是关注人民币的走势,张静告诉记者,公司一直在做金融避险,但这种升值的不确定性仍在不时地侵占着利润。

就在记者采访期间,6月22日,国家税务总局公布了新一批取消出口退税商品的名录,虽然此次主要涉及高能耗产品,但对于代工企业来说,“出口退税”就像一把利剑悬在头顶,随时都可能落下。

“现在什么行业有17%的利润?现在出口型企业的利润都很薄,一下子取消17%的出口退税,就等于在剥夺他们的利润。”东莞台商协会会长叶春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对国家调整出口退税政策的担忧。一些受访的企业也表示,不确定的出口退税政策反映出国家对出口政策的态度。“取消出口退税可能成为压垮很多纯代工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扩大规模遭遇“招工荒”

“现在有订单回来了,甚至超过了金融危机前,但做不出来呀。”

在利润被逐渐摊薄的情况下,代工企业果断地选择扩大规模。但是“招工荒”又是他们无法回避的一个现实问题。李星是东莞市一家本地制衣厂的老板,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直在被追单电话“骚扰”,李星无奈地表示自己陷入了规模的困局。为了获得规模效应,李星在2009年将企业产能扩大了一倍,工人也由500人增加为1000人。李星向记者透露,他的工厂现在只剩下300个正式工人,活儿急的时候会请临时工,而更多时候,他是“满世界”找有生产能力的工厂将订单转包出去,“建立客户关系很不易,不能拒绝他们的订单,即使赔本也要赚个吆喝,现在最怕接到国外客户的催单电话。”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长江电脑公司,张静坦言现在最头疼的还不是加薪,而是加薪后依然延续的“招工荒”。“我们公司现有1400名工人,他们的平均在岗时间只有半年。最严重的时候有9个工头同时为我们提供临时工,而每个工头带领10至20个工人。”

虽然缺工渐成常态,但代工企业依然对扩大规模情有独钟,在采访期间,记者发现面对危机,乐域公司和长江电脑公司都在扩大规模,只是将来能否招到工人,两家企业相关负责人心中都没底。他们依靠扩产来解决利润被摊薄的设想充满了不确定性。

“过去工厂工人不会轻易流失,因为工厂门口排着等待工作的农民工。但现在愿意出来打工的人少了,这是代工企业前所未有的危机。”智嘉通讯科技(东莞)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锡帆认为。一位曾在东莞打工,现在已经在武汉一家制衣厂上班的工人告诉记者,过去东莞的工资要比在武汉高出一倍,但现在已经缩小到500元以内,算上各种生活成本,他不愿意再背井离乡去东莞。

能否通过继续加薪来吸引劳动力回流珠三角?受访的代工企业老板们态度不一。但他们无一例外地反对富士康近乎翻倍地加薪,认为“企业不堪重负破产,工人也会失业”。即便如此,这些代工企业向内地迁移或者南下越南、印尼现在还仅仅停留在探讨阶段。主要原因在于,这些代工企业多是围绕龙头企业生产,如果龙头企业不迁,他们是不可能“说走就走”的。

一样的代工,不一样的冷暖

面临危机,这些不同层次的代工企业感受也大不相同。

张锡帆的企业最初是一家只生产电话线的纯代工企业,但如今他的产品线已经覆盖到通讯器材领域,并且有自己的研发,在重重危机下,依然保持10%以上的利润。乐域公司也是如此,该公司的部分产品已经开始在国内打品牌,一些大卖场也能看见其产品,即便同样遭遇用工荒,它的利润也是长江电脑公司的数倍。相形之下,纯代工企业在各个方面均无法主动,生存也受到挑战。

实际上,以廉价劳动力取胜的纯代工企业,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前就感到了寒意,当年初新《劳动合同法》实施,原先的每周6天工作日变成了5天,周六开工算加班。“长江电脑公司为此一年就被侵蚀掉了600万至700万元人民币的利润。”张静说。

而《劳动合同法》中每周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的规定也让很多代工企业难以适应,“代工企业就是在劳动力和时间上拼利润,现在限制加班时间,就是变相地减少订单,也是在增加生产成本。”

即使纯代工企业,也因为不同代工模式,对企业利润影响不同。那些通过转厂出口(被直接出口企业层层转包)的纯代工企业一直以来都没有享受到出口退税的优惠。长城电脑公司就属于这样的代工企业,“我们也是为国外代工,但我们却享受不了出口退税政策,所以这次出口退税政策对我们没有影响。”

因为不能直接出口,也因为没有设计、研发环节,长江电脑公司就不如乐域公司日子好过。周细安说,他们乐域公司的利润平均在10%左右。

在这样低的利润率下,像长城电脑这样的代工企业有何本钱和能力来做转型?更为关键的是,以“节省”为主要手段的代工之路,又如何快速地转变到以“烧钱”为主要手段的市场销售之路?

这些纯代工企业正面临着考验。“随着经济转型的全面启动,内地省份对代工行业的容忍度可能不会超过10年,直接去东南亚或许还能生存20年。”台湾大学国际企业系教授卢信昌在向他们预警。

关键字:东莞  代工  生死  直接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2010/0705/article_3769.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东莞
代工
生死
直接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