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太阳" 史上最强光伏产业扶持政策遭质疑

2010-03-26 09:48:09来源: 南方日报 关键字:光伏产业  金太阳

      “金太阳”,这项原本拯救国内近万家光伏企业于金融危机“水火”的补贴工程,由于机制漏洞,并缺乏相关配套规范,最终恐只落得“隔靴搔痒”,更为严重的是,对“金太阳”之若鹜的中小光伏企业,或因这项充满不确定性的风险投资而最终“灼伤”自己对于更多地中小企业来说,金太阳是“及时雨”,还是一味“饮鸩止渴”的毒药,仍未可知。
 
      “分羹”百亿补贴

      本月底,“金太阳工程”第二期项目截止。自此,近100亿元来自政府对于国内太阳能光伏产业的财政补贴,即将全部尘埃落定。

      2009年7月,财政部、科技部以及国家能源局三部委启动了“金太阳示范工程”,规定将对我国并网光伏发电项目按光伏发电系统及其配套输配电工程总投资的50%给予补助,偏远无电地区的独立光伏发电系统按总投资的70%给予补助,计划补贴规模已经达642兆瓦左右。

      如果以投资成本每瓦29元来计算的话,此次金额约100亿元左右的补贴,被称为“中国光伏产业有史以来最强的产业政策支持”。

      在“金太阳”工程实施伊始,一期申报在各省就掀起了不小的热潮。按照政策,每个省最多申报不能超过20兆瓦,但仅以山东一个省为例,就有超过100兆瓦上报至省里;而有实力的光伏企业,例如英利集团一家,上报的规模就达50兆瓦。

      在“先占先得”的申报热潮中,企业做假标,使用劣质产品以次充好纷至沓来。

      一位业内人透露:有相当一部分企业为了多得到财政补贴,采取“低购高报”的办法,提高系统总造价,借此骗取补贴。更有甚者,直接使用不符合补贴质量要求的劣质产品,甚至国外退货的废次产品。据了解,有的供应工厂晶硅组件每瓦只报9.5元,薄膜电池只报6.5元,比目前最低生产成本还要低20%。

      这样做的主要原因一是在于金太阳项目承办企业为获取最大利润拼命压价,供应商为取得订单不惜亏本;其二则是有些供应商为了将原来组件产品的二级品、次品库存消化在了“金太阳”工程里。

      对此,财政部经建司能源处处长吴海军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一旦发现作假,严惩不贷。”今年年底,“金太阳”工程的一期项目有望陆续建设完成,所有参与光伏企业均面临工程验收、发电效率核查等各项验收。

      赔钱赚吆喝?

      企业之所以对“金太阳”趋之若鹜,大型光伏企业和中小型企业的不同态度显得耐人寻味。“我们把‘金太阳’更多地当作一个示范项目来报,同时也是锻炼队伍,它的示范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赛维LDK的公关总监姚峰这样说。

      产能达到2000兆瓦的赛维,此次仅申报了总计不到5兆瓦的4个金太阳工程,这与其此前对于“太阳能屋顶”的热情相比较,逊色许多。姚峰解释说,“至少‘太阳能屋顶计划’中,财政部的补贴标准为20元/瓦,企业是可以盈利的。”

      在目前光伏发电的成本仍然高于火电发电,在政府未能对光伏发电的上网电价作出规定的情况下,“金太阳”工程伊始,业界已预料企业不能全面盈利。

      日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张付胜曾算过一笔账:将设备、维修、施工以及材料等成本计算在内,按照目前商业用电0.9元/度的价格,一个“金太阳”项目的成本回收期是21年。按照国家补贴总投资的50%,这一成本回收期理论上可以缩短为10.5年。

      “这只是一个理论上的计算,刨除下雨、下雪以及阴天等不能发电的天数,实际上全年发电天数不到200天,而且一天的发电高峰也就在4小时左右,项目回收期就更长了。”张付胜叹气说,“无论怎么算,‘金太阳’都是赔本的项目。”

      张付胜所在的昌日新能源,其太阳组件产能仅为50兆瓦/年,是一家典型的中小规模光伏企业。在中国,昌日新能源这样的光伏企业就有上千家,它们紧跟尚德、赛维等明星企业之后,造就了中国光伏产业的“繁荣”。[page]

      和明星企业不同,对于这些企业来说,“金太阳”并不是可有可无、装装样子的“门面工程”。“这是我们这些企业的救命稻草。”张付胜说。2009年,金融危机导致光伏产品出口市场的极大萎缩,“我们需要国家政策扶持,‘金太阳’项目至少能让我们的机器运转起来,工人有饭吃。”张付胜直言不讳。

      于是,大批的中小光伏企业成为了“金太阳”项目中的承建方,几乎包揽了从项目申报到后期施工的各个环节。而在这一过程中,通常光伏企业承担了大部分的施工成本。

      然而,这背后是光伏企业需要承担的沉重的成本负荷:以昌日新能源这样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光伏企业来说,建设一个普通光伏电站所需的上千万成本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能力范畴。

      填补这一巨大漏洞的途径之一,就是卖产品。“虽然‘金太阳’规定,项目实施必须实行公开的招投标,但如果不用我的组件产品,都用别人的,我不是瞎忙活?”张付胜坦言。

      于是,招标内定——就成为了“金太阳”工程密不可宣的默契。此外,在招标环节缺乏,面对肯定要赔钱的项目,很多光伏企业想尽办法节省成本,甚至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及时雨还是饮鸩止渴

      2009年7月21日,在“金太阳工程”补贴出台之时,尚德电力(STP.NYSE)股价在第二天即应声上扬,当天收于17.80美元。对于尚德、赛维这样的上市企业来说,这无疑在它们陷入金融危机的困顿中,及时伸出了援手。

      然而,对于更多的中小企业来说,金太阳是“及时雨”,还是一味“饮鸩止渴”的毒药,仍未可知。

      3月22日,中海阳能源科技公司的董事长薛黎明,风尘仆仆地从福建返回北京。中海阳一期申请到了4个金太阳项目,其中位于福建的连城并网光伏电站一期建设项目已经破土动工。

      此时,他最大的担忧仍是没有到位的财政补贴。根据财政部网上公示的项目名单,连城光伏电站一期示范的总规模为3兆瓦,这意味着大约8700万的总投资额。目前,50%的财政补贴,也就是近4350万的款项仍然在从中央财政向省、市甚至县财政一步步下发,而薛黎明自己,已经先期投入2000万

      和昌日新能源一样,中海阳的注册资本也不过才4000万,一口气要吃下4个金太阳工程,对于薛黎明来说,无疑是一项风险投资。

      就在10天前,中海阳刚刚在中关村高科技“新三板”挂牌交易,薛黎明希望通过股份转让获得1亿至2亿元的资金。

      事实上,即使财政补贴的迅速到位,也仅仅可以保证工程的如期进行,而要真正获得“名利双收”,恐怕还要等待悬而未决的上网电价何时出台。

      “发出的电不知道卖给谁,不知道谁给钱、付多少电费。”薛黎明坦言,自己的资金储备足够支撑一年。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国家提出太阳能光伏的上网电价至少需要2-3年的时间。

      目前,财政部公示的二百多个“金太阳”项目中,承建企业的产能在50兆瓦左右的企业几乎占到了一半。也就是说,近1/2的中小光伏企业面临着同样的窘境。

      如此,“金太阳”工程,很有可能变成了食之无味的鸡肋,更甚者,极可能绞杀了那些盲从的中小企业。

[1] [2]

关键字:光伏产业  金太阳

编辑:金继舒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2010/0326/article_291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进口低价多晶硅大量涌入:外资主导太阳能产业
下一篇:专家与企业谈中国光伏产业可持续发展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光伏产业
金太阳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