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产业加班加点 重入扩张通道

2010-02-12 10:49:08来源: 新浪网

      “每年的年底,都是光伏厂家的淡季,但今年各个厂家都是加班加点。从单晶硅厂、切片厂到电池片和组件厂,周末都没有休息的时候。”上海普罗新能源公司总裁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即便是光伏产业最火的2007年,12月份开工的产能也只有50%。可想而知现在的局面是什么。”

      从取消合同、订单下降、库存增加、开工不足、市值缩水,大厂放慢扩张速度,小厂或关门或休眠到全天24小时运转、“订单还多得做不完”,中国光伏产业出现戏剧性的吊诡。

      2月1日,常熟阿斯特阳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对外高调宣布,计划在今年4月从820兆瓦扩产到1200兆瓦,产能增加50%。该企业去年8月才把产能从600兆瓦扩大到800兆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说,从2009年第四季度起,国内光伏企业重拾因金融危机而搁置的扩产计划。

      老企业扩产的同时,新兴企业纷纷加快进入步伐。

      2009年12月,全国各地上马的光伏产业不计其数。“蔬菜之乡”山东寿光也筹划打造光伏电池生产基地,协议总投资40亿元;英利集团、京能集团、京仪集团等机构和北京市延庆县政府签订了总额为40亿元的产业项目投资协议,其中涉及太阳能光伏电场、太阳能光伏电池等。

      短短一个月后,2010年,南京高新区1月29日与台湾中环集团旗下富阳光电签订“薄膜太阳能投资协议”,富阳光电将在高新区设立薄膜太阳能生产基地,总投资规模6亿美元,预计2015年总产能达到300兆瓦。

      “现在新进来的企业更多,恒基伟业要打造500万千瓦的基地,汉能也要打造500万千瓦的基地,这种盲目乐观潜藏着很大的风险。”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2009年底,德国收紧市场的呼声很高,值得中国企业注意。

      产能新扩张

      “1月底,太阳能光伏产业最大的事件莫过于德国政府的拟削减计划。”中投顾问能源行业首席研究员姜谦告诉本刊记者。

      在德国政府公布的最新太阳光电补助费率中,太阳能屋顶系统从4月1日起将下砍15%补助费率。规模较大的太阳能地面系统在7月1日实施新补助费率,但下砍幅度高达25%。

      “目前,国内一半以上光伏产品的出口地集中在德国。”姜谦说。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则认为,德国市场补助费率的削减,将使市场供求产生新的变化。“从去年第三季度以来,新的产能扩张速度很厉害。通常启动的产能在一年左右就会释放出来。今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一批企业会遇到和2009年一样的困境。

      高纪凡研究发现,中国光伏产业这些年一直是在供需波动中发展的,波动周期是24个月。

      2006年第四季度起到2007年上半年,是第一次波动。2008年第四季度到2009年上半年,是第二波动期。现在又面临着新一轮波动。“这种波动,有市场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和产业产能扩张周期有关。”高纪凡说。

      他向本刊记者解释说,光伏市场是双向调控机制。在对待供求方面,政府看的是已经安装的量,投资人和企业看的是实际产能,企业总是提前准备扩张产能。这两者之间有12个月的时间差。产能扩张到产品下线时间一般是9个月,所以说新生的产能总是受到压力。

      “就像现在来说,政府看到企业困难,启动了国内市场。中国市场已经大到支撑整个光伏行业的产能了吗?还远远没有,真正的安装量在全球市场上连5%都不到。但这导致了一些新兴企业和二三流企业想象性的市场利好,地方政府投资欲望和力度也在加大。”

      李俊峰认为,尽管2009年形势比预期要好得多,但“两头在外”的局面没有发生本质性的变化,出口仍有98%。光伏产品的中国制造在世界范围的比重也在提高,2009年已占到40%~45%,对国外市场依赖度更高了。一旦国外市场政策进行调整,就会对我们造成冲击。

      高纪凡认同这个说法,2008年底至2009年一季度,行业危机固然有金融危机造成的市场需求低迷原因,但主要还是西班牙政府停止市场补贴。

      2009年全球总需求量比上年只增长了10个百分点,但中国光伏企业产能增长了100%。“老企业比如天合接近100%,英利、尚德等大企业增长都在60%~70%。”李俊峰告诉本刊记者。

      “非理性价格”之问

      由国家能源局主导的第二批光伏并网电站近期启动。据悉在内蒙古、陕西等8个省份开建的电站,其装机容量高于第一批示范项目敦煌电站,单机容量在10~50兆瓦之间。

      对装机规模的限制是为了防止招标过程中出现的电价的非理性竞争,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副秘书长史利民分析说。

      尽管一年过去,但作为我国首个光伏发电示范项目——敦煌电站招标会上激烈的价格厮杀让业内记忆犹新。

      为了获得开发权,包括五大发电企业(华能、大唐、国电、华电、中电投)在内共有18个联合体竞价。其中,隶属于央企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的国投电力投出了0.69元/度的电价,不仅在18个联合体的全部报价中最低,而且明显低于当时2~3元/度的行业平均成本。0.69元/度的电价被业内称为“故事”,并认为有不惜亏损争抢项目圈地的嫌疑。

      2009年6月下旬,中广核能源公司牵头的联合体最终以1.09元/度的电价在这一项目的招标中胜出。

      但业内仍然有企业腹议这一标杆电价,原因是行业内的尚德、英利、天合等13家企业在“洛阳宣言”中提到整个产业的近期发展目标:到2012年,将把上网电价成本控制在1元以内。

      “2008年,业内认为电价在3~4元,光伏电站项目才有盈利的能力。到了2009年,一下子降到了1块多,这是多大的降价幅度!”史利民慨叹。

      “按照成本测算,光伏企业可以接受的上网电价还是在1.3~1.5元/度。“史利民说,为此商会向政府部门建议,扩大规模,让非理性投标的人赔不起,同时可以不采取最低价中标,争取平均价格来决定最终电价的合理性。

      但高纪凡认为,整个中国的市场不管怎么做,无论用标杆电价也好,还是招标法也好,有两点可以看到,未来3年需求量会呈现高速发展态势,但价格可能是恶性竞争。

      然而自从0.69元/度震撼性价格爆出后,光伏业界对上网电价应该在哪个区间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分化。一些以薄膜技术为主的企业,曾经向媒体暗示,薄膜技术和目前被大量应用的多晶硅技术相比,造价低廉且转化率高,在2~3年内发电成本将降低到火电调峰时的成本。

      而一些专家也提出,相比晶硅技术,薄膜电池技术更有市场前景,也能够规避产能过剩的风险。

      “晶体硅电池的综合成本肯定比硅级的薄膜电池(如非晶硅、微晶硅电池)更有竞争力。不是说薄膜电池没有竞争力,薄膜电池唯有碲化镉的太阳能电池目前有优势,但今年底和2011年,晶硅电池优秀企业可以达到比碲化镉太阳能电池更有竞争力的成本水平。”高纪凡说。

      “薄膜和晶硅,这两个技术是相辅相成的。2007年和2008年期间,多晶硅价格居高不下,促进了薄膜电池竞争力的提高,薄膜电池每年都有50%~80%的速度增长。2009年多晶硅的价格下来了,薄膜电池几乎是零增长。这相互竞争的结果,技术都在不断的进步。”李俊峰对本刊说。

      何时开启上网电价调整

      “补贴还是不补贴?自2004年德国公布光伏补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不绝。终于在4年后,金融危机爆发,我们国家终于出台了补贴政策。”史说。

      2009年3月26日,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的实施意见》和《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财政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对符合条件的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给予一定额度的补贴。业界称之为“太阳能屋顶计划”。

      7月,财政部与科技部、能源局联合公布《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中央财政从可再生能源专项资金中安排一定资金,支持光伏技术和企业发展。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提供给本刊的数据显示,2009年国内安装的电池总量应当在120兆瓦至180兆瓦之间。提前完成了2007年发改委公布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10年累计光伏装机250兆瓦的目标。

      “中国的光伏市场已经开始启动,但还远远不够。2009年我们的产量是4000兆瓦。”王斯成对《瞭望东方周刊》。

      启动国内市场被认为是解决光伏产业“两头在外”以及纾缓产能过剩的利器。

王斯成透露,即将出台的新能源振兴计划,2020年光伏累计装机的目标可能是2000万千瓦,也可能是3000万千瓦。

      “优惠的财税制度是不可持续的,只是缓解作用,而真正的培育市场、让其健康发展最有效的机制是有上网电价。”史利民说。

      短短一年,我国光伏发电的补贴已达70亿元。王斯成认为,从2009年11月起,在全国6大电网每度电征收4厘钱作为可再生能源电力附加,每年可以征收大约120亿~180亿元,除了风力发电和生物质发电外,已经有足够的钱来发展光伏发电,但如果上网电价问题得不到解决,光伏发展难以取得重大突破。

      据接近能源局的人士透露,去年12月中旬,政府有关部门召集光伏行业有关专家和企业就出台光伏并网标杆电价的问题进行内部讨论。价格的确定存在分歧,主要在于平衡财政补贴压力和保障行业合理利润。预计到2020年,光伏补贴会高达1000多亿元。

      “最近放出的消息说,还要用招标的方式摸索一个合理电价。”史利民说。

 

 

关键字:光伏产业  扩张

编辑:金继舒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manufacture/2010/0212/article_253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光伏产业
扩张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