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a是否要担心英特尔的并购记录?

2015-08-21 10:49:46来源: EEtimes 
业界都在担心Altera英特尔收购之后的命运,但与此同时,这家受人尊重的可编程逻辑器件厂商的产品、技术路线和雇员,很明显前景让人牵挂。

目前有迹象表示,英特尔正在小心翼翼地处理Altera的收购,极为小心地进行业务整合。例如,在英特尔对待客户的FAQ中,清楚地指出,这家处理器的巨头已经计划好“全面地支持和发展Altera目前的FPGA业务,”并且他还打算“继续支持和发展Altera基于ARM的产品线。”

在本周旧金山开始的英特尔开发者大会(IDF)上,英特尔同样给出了空间和机会给Altera去展示自己的东西,Altera展示了他的FPGA用于网络和存储上的高带宽、低延时连接技术。同时它也展示了FPGA在压缩、数据过滤和算法加速的应用。

尽管如此,很多人对英特尔-Altera收购案例表示怀疑,无论是来自Altera内部或外部的。

而Altera内部的焦虑程度据说非常高。雇员们四处投简历,向未来的雇主们去吹嘘自己的成就,寻找新的岗位。

对于每一个曾经面对过即将要来的并购的人来说,这看上去很疯狂,尤其是在今年,全球半导体产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并购。

产业分析师和工程师们的较大的担心是,在英特尔收购Altera最坏的情景---把新收购进来的人才、产品和技术束之高阁,似乎他们从来就没曾在过。

听起来太偏执?

好几位观察家都有如此类似担心,指出英特尔在并购历史上,很少甚至“几乎没有”成功收购的记录。他们辛酸地回忆起那些惨败的并购细节。

许多分析师还只是责怪英特尔“以PC为中心”的心态。这一看法,在这家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在过去几十年以来就根深蒂固。其他人指出英特尔就没有整合收购芯片公司的能力,尽管它在几个软件公司的收购上处理得还不错。

无论是什么原因,在上世纪90年代英特尔收购完多家网络与通信公司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几位产业分析师对EETimes(电子工程专辑美国版)说。

研究公司Insight64就职的Nathan Brookwood对我们说,“在Craig Barrett时代他们就收购了一大把通信硬件公司。而Paul Otellini上任成为CEO后,其中大多数被收购的公司就被低价转手卖出。”

下面是几个当时英特尔大手笔挥霍时代的缩写:

在1999年英特尔花22亿美元收购了Level One Communications公司,后者成为其全资子公司,并入到英特尔的网络通信事业部。

同样在1999年,英特尔花16亿美元收购DSP Communications Inc.公司,一家CDMA和TDMA基带处理器芯片供应商。这家公司成为英特尔的全资子公司,被划到计算改进事业部下动作。

1999年英特尔还花了7.8亿美元,收购了电脑-电话专家Dialogic Corp.公司,然后并入到英特尔企业服务器事业部。

2000年英特尔13亿美元收购位于哥本哈根的光网络芯片供应商Giga A/S。Giga成为了英特尔的子公司,并位列Level One Communications公司之下。

调研公司Forward Concepts的总裁Will Strauss,估计英特尔在1999年至2001年间,在收购上述公司和其它小一点的通信公司上共花了超过100亿美元。他对EETimes说,“我认为没有一家,是的,没有一家的收购,为英特尔带来了利润,甚至都没有给英特尔有帮助。”

所以,这些收购的公司都发生了什么事?

Strauss说,很多公司仅仅是“收到英特尔旗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例如Level One公司。”他还指出,“其它的就被再次卖出, 像DSP Communications Inc.公司的财产和StrongARM一道,6亿美元卖给了Marvell。”

Strauss还谈到了3亿美元收购通信软件方案商Trillium Digital Systems公司。“英特尔然后就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将它卖出,后来这家公司被Rdisys收购。”

如果历史真是一面镜子,那Altera也会被晾晒在一边,被遗忘,甚至会被这家史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亲手埋葬。虽然今天英特尔还在为此辩解。

为撰写此文笔者曾要求做一个采访,但被英特尔拒绝。相反的,这家公司作了一个声明。

“这项收购符合并推动英特尔的增长战略,它会将我们的核心资产带到其他有利可图的,互补的市场领域。在两家公司强强联手后,我们看到增长Altera公司的现有业务的同时,也创造了令人兴奋的新的FPGA产品在物联网数据中心和互联网的双重机遇。”

两家公司合并后,Altera何去何从备受业界关注,产业分析师认为这种关注也迫使英特尔小心应对。

“会有很多的投资者紧密注视Altera,” 市调公司Envisioneering Group的研究总监Richard Doherty说。“大家都期待英特尔保留技术核心和市场专家。对于英特尔来说是新的业务,并且目前英特尔的高管们还没有掌握这些技能。”

英特尔改变了吗?

另一个观点是,相比15年以前,英特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英特尔的发言人对EE Times说,“在过去几十年中,英特尔只做了三个大的上市公司的收购:McAfee、英飞凌无线业务和正在进行的Altera。” 她补充说,“在过去十年中的大多数的收购是私人企业、或是收购小的工程团队和这些私人企业中的有关IP。”

市调公司Moore Insights & Strategy的总裁首席分析师Patrick Moorhead,真心地表达了对英特尔收购的认可与支持。

他对EE Times说,“英特尔的收购是看上别人的IP,而不是为了业绩的增长去收购。因此,他们是为了获得这些技术与IP,更好地集成进英特尔的产品中。”

当问到在90时代末这些硬件公司收购的悲惨下场时,Moorhead说他对于16年前的收购并不熟悉。他说,“这是两任CEO之前的事了。”

硬件 vs 软件

持此观点的可能只有Moorhead一人。记事更长的分析师们都不看好被英特尔收购的公司。

Brookwood 认为,那些近年来英特尔看上去成功的并购案例都是软件公司,而不是硬件公司。

“他们收购了好几家软件公司,并且在之后做得还OK,包括有McAfee, Wind River, Havok和Kuck & Associates,一家编译器优化设计公司,在收购后让英特尔取得了标杆性优势,”他说。

Jon Pedddie 研究公司的总裁Jon Peddie也表示同意。他引用了McAfee 和 Haptic这两个成功收购的案例。“英特尔放手去管,”他说,在管理被收购的公司过程中英特尔一再出现的问题是,他们坚持 “英特尔的方式”。

可能当英特尔买入芯片公司时,问题似乎一再出现。Brookwood指出,“英特尔有着独一无二的很强势的企业文化。”他说,“当它收购别的半导体公司后,它的文化与别家文化并不相融。我认为这是问题的根源。”

此外,“如果被收购的这家公司并不是市场上的领导者时,英特尔不知道如何去应对这些第二梯队的公司,”他补充说。

关键是要知道自己要什么

英特尔,然而,也许正在学到教训

Forward Concepts的Strauss对我们说,“在之前的管理团队下,英特尔在对于被收购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名声,但相比5年前,他们看上去已经比以前更在意他们收购是为的什么。”

在他看来,要明白自己要什么东西并且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收购之后的第一步就是要更清楚和专注于此。Strauss说英特尔要返回到通信领域,“在我看来,这就是英特尔为什么要收购Altera。”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在2010年英特尔宣布和2011年早期完成收购英飞凌无线业务,得到了手机的基带芯片技术。

Brookwood说,“要对收购英飞凌无线业务部是否成功还为时过早。但是英特尔肯定对这家公司投入了很大资源,并对于因此而来的Sofia产品线有着很大的期望,”他说。尽管如此,“从Infineon过来带领团队的Hermann Eul,还是离开了这家公司。”

Strauss将收购英飞凌看成“最终在在技术上的一个成功案例”。它历经了LTE基带(来自英特尔在收购英飞凌之前就收购的Blue Wonder团队)和英飞凌的2G/3G基带的痛苦融合。“就市场而言,英特尔仍然在为找到足够的多模LTE基带客户而为愁。”

现在英特尔的移动通信事业部安放在了慕尼黑的英飞凌园区。英特尔在2010年收购的英飞凌的无线事业部。

在无线基础架构这一块,“英特尔已经牵手Alcatel涉足到C-RAN (Cloud Radio Access Network), 后者采用了英特尔的基于至强处理器的服务器,在一些远距离蜂窝基站上将光纤连接到无线电发射塔。”

毕竟,任何一个并购的成功,更多的取决于收购公司的战略上,是有多需要被收购公司的特定技术。

Strauss说,“自从服务器上的基带功能需求要用到更强大的DSP功能,央特尔的Xeon处理器要迎头赶上遇到较大的麻烦。” 而有了Altera的FPGA芯片去做Level 1 PHY后,“英特尔的服务器平台会变得更好。Altera的FPGA芯片的最大市场正好是用于通信上的DSP处理,这并不是一个意外,”他解释道。

以PC为中心的意识形态

一位分析师以匿名的方式谈到英特尔的收购整合方式:“Intel-ized”。他解释了英特尔是如何将收购到的公司分离出去而不是将其融合到英特尔公司内部。

最说明问题的案例是追述到1997年英特尔收购了Digital Equipment的半导体事业部。据Brookwood称,这个收购发生在DEC起诉英特尔偷 窥了它的知识产权之后。DEC “送给Intel StrongARM处理器,但最终被卖给了Marvell,以及一个PCI 转换事业部。”

无论那个收购的动机是什么,英特尔看上去从来没有搞懂它在收购DEC的价值何在。

Envisioneering公司的Peter Glaskowsky认为,“DEC半导体的机会明显是被浪费了。这么多年来,正是移动市场快速增长的年份,英特尔有全球最好的ARM内核,当时移动市场正在遇到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但英特尔的ARM技术已经失去所有的价值了,” 最终也被拱手卖出。

Glaskowsky对我们讲,“我参加了所有的StrongARM的课程,开发者会议。英特尔不动声色地干掉了它,对几十个有兴趣整合它的ODM公司和无数个软件开发者都造成了伤害。” 他总结道,“没有人知道原因,除了被公开一再赘述的X86过去是,将来也会是,唯一可行的移动架构。”

英特尔很多年来在谈到非PC业务增长上的都是讲得很多。如果你再阅读一下过去几十年英特尔的新闻稿,每次当英特尔收购通信/网络的芯片公司时,英特尔都会明确表示出它对非PC市场的承诺。

Strauss批评英特尔过去收购通信公司时的错误,他认为是英特尔中层管理者的“以PC为中心的意识形态造成的”。他说,“只有有机的增长能够将内部的意识形态转变为以通信为中心的意识。收购别的公司不会自动地带来内部意识的转变。”

混合的记录

当众多分析师将英特尔的并购行为描述为“混合的记录”,英特尔坚持认为一直以来的成功收购不仅限于在软件公司,也包括了硬件公司。

英特尔的女发言人认为成功的案例有:TI的有线调制解调器 (2010年)和前英飞凌的有线连接事业部Lantiq(2015年)。“我们的有线网关业务现在做得非常好,”她说。其他的案例包括有2014年的Mindspeed的资产剥离和LSI分离出来的Axxia业务。“它们增加到了到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事业部的网络和电信产品线,”她指出。

Intel-Altera

好,现在谈一谈Intel-Altera。

Moorehead对于英特尔与Altera的的合并成功非常有信心。他指出,“英特尔在平衡ARM与X86的需求时,在Wind River Systems上就做得非常好。我预计英特尔在Altera这件事上也会做得同样出色。”

Moorehead说,英特尔CEO Brian Krzanich对于在收购之后是否会继续投资基于ARM的方案并没有做任何公开承诺。“英特尔也表示了他们对于保持分立板卡和芯片级的FPGA的业务的期望,同时还会找到集成FPGA至英特尔芯片中的新的方法,无论是在封装级还是晶圆级。”简而言之,他总结说,“对于我来说,这是在进步,而不是退缩。”

Brookwood则表现得更加谨慎。他指出,“英特尔在过去与Altera作为合作伙伴时,Xeon/FPGAR 市场推广和技术开发上都有不少成功经历,并且他们在14纳米的代工合作上也期待能够拿出能够市场化的产品来。”

他总结道,“我对于Altera的文化是否能与英特尔匹配不持观点,但是这种文化匹配将决定最终这个收购是否能走向成功。”

要在英特尔无限温暖的大家庭文化中生存下来,并且处理好新的“亲戚”关系,Doherty认为,Altera的工程师和经理们如果要继续保持他们的设计与市场源动力,则可能会要求一些特别的独立空间。

被问到英特尔会如何与Altera融合时,英特尔给出了以下声明:

我们正在努力工作确保顺利的合并。我们希望与Altera的雇员和客户保持亲密无间,他们被我们看成是Altera最重要的资源。我们认为双方过去在晶圆代工上的愉快合作会给合并带来帮助。

关键字:Altera  英特尔

编辑:刘燚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FPGA/2015/0821/article_360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Altera
英特尔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夏宇闻老师专栏

你问我答FPGA设计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国内最早从事复杂数字逻辑和嵌入式系统设计的专家。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